Archive for the '遊樂四方' Category

Page 2 of 15

初訪侯硐

區議會選舉,多虧那名曾經搞野戰訓練搞出大頭佛的人自動當選(X!),搞得得沒事可寫,唯有寫寫旅行罷。

之前一直聽聞台灣侯硐貓村的大名。今次到台北短遊,也有將探訪侯硐列入行程之一,不過計劃出發的那天,台北雨下個不停,使得我一直猶疑,要不要坐近一個小時的區間車到侯硐看看,但那天上午到了日星鑄字行(見前篇)買鉛字,吃了舒國治曾在《台北小吃札記》推薦的肥前屋鰻魚飯後,信步由天津街行至市民大道的天橋下,見雨勢稍弱,想起好像在十數分鐘後,就有區間車由台北車站開出,就急步行至車站,入閘去到月台,剛好趕上區間車進站,就此展開侯硐之旅。

區間車站站停站,看著窗邊教人納悶,只因隨著火車離開台北市中心,天色只有更黑,雨勢只有更大,令人擔心去到侯硐時,只有傾盤大雨的份兒。擔心亦果然如是,在侯硐站下車時,只見雨勢遮蓋了山頭,有點淒清的感覺。

由於抵達侯硐時,時間已經不早(因為是隨意之行,所以沒有早出發),查查時間表,大約有個半小時的時間遊覽這個地方--天氣不好,也不用花太多的時間。先去到車站的煤廠遺址,看它介紹此地昔日產煤的情況,之後在河邊的亭坐坐,就開始感受到此地貓多的情況:四隻小貓在此避雨,牠們也不怕人,任由遊客拍照,可能是牠們見慣世面,早已對鏡頭見怪不怪了吧?

再穿過火車站的天橋,真正進入侯硐村,就發現但凡有「瓦遮頭」的地方,就有貓隻聚集。有貓訪客帶來貓糧來餵飼,貓隻當然來者不拒,亦有貓展現「高竇」性格的,即使美食在前也不理會,照舊打貓呼可也。不過見這裡貓則多矣,不過好像民居沒有太多人出入似的,或者是全部出了外?也可能是天氣不好的關係,貓都只顧著避雨,沒有空群而出,不過數目都已經夠多,足夠讓人拍照拍個不停矣,

時間所限,個多小時候之後,就要結束這次侯硐之旅。之後在台北,也有到以多貓的主題餐廳坐坐,逗貓玩也玩過不亦樂乎,不過相比於有專人照料的環境,似乎侯硐的貓更有趣及自由。不過早前有報道說,因為侯硐的盛名,有不少人棄貓於當地,這次也有見到貓是沒有繫上頸帶的,是不是工作的志工未有時間,為牠們登記及打預防針呢?

怎說也好,雖然天公不造美,但這次隨意之行十分有趣,只是回去台北的區間車,竟然比來侯硐的那班車費時更久,如果下次再有機會來,應該預留更充裕的時間...

有用資料:
交通工具:台北車站有區間車直達侯硐,基本上是每小時一班,可以參考我出發那天的去程,及回程時間表。雖然區間車是台鐵列車,但也可以用悠遊卡。
飲食:侯硐火車站外有食肆。

訪台北日星鑄字行

提起活字印刷,我通常會想到兩種東西,一是讀中學時參觀《明報》--那時報社還在北角,還沒有搬到柴灣的現址--還記得他們有執字房,見到工人從容快捷地執好一篇又一篇文章或報道的字,心中暗呼神奇神奇,二是現時在文具店仍然有售、一盒盒小粒的橡膠字粒套裝,用家可以將字粒拼好自己所需要的字句,然後鑲在套裝所附的模板上,然後就點蘸印台的墨水去印在紙上。我以前也有這樣的一套裝,不過鑲在模板時,不是調轉了字粒的上下左右,就是有時不小心,將字盤打翻,然後就要辛苦的執字粒...

當然,現在印刷已經電腦化,菲林、鋅版早已取代活字印刷,「執字粒」已經成為歷史名詞矣。

早前讀雜誌,得知台灣有一間叫「日星鑄字行」的地方,它的特別之處,就是它是全台灣現時唯一一間還在鑄造鉛字的地方,亦因為此吸引不少傳媒報道,亦有一群有志之士,成立台灣活版文化保存協會,去保存鑄字行所造的字體、銅模,還有它的設備,等等。更重要的,是日星鑄字行仍是一間運作中的商號,除了鑄字之外,也出售產品(「賣字」二字,似乎有點貶義!),況且其位置也在台北市中心,所以上周到台北短遊時,特地抽了時間,去尋訪這間商號。

下榻的地方鄰近捷運中山站,沿南京西路西行,轉入承德路,過了三個巷口就到日星鑄字行所在的巷子內,不過鑄字行沒有大招牌,初時也有點疑惑,驚找不到,不過見到店門大開,見到店內一排排的鉛字架,就知道是日星了。踏進店內,咦?門口旁的工作桌,沒有負責人在,反倒是一個像是送貨的大叔在另一邊...道明想買字的原意,那名大叔就到地庫,找來一名年青人來招呼我。

對方應該是為保存協會工作的人吧,很熱情地介紹不同的字體、大小,還有買字的流程,給他說明了要甚麼字後,他就拿出一個木盒,去到排架前,很嫻熟的找起字來--鉛字的排列是根據部首的(下圖),吾等早已慣了電腦打字,腦中只記得拆碼而非部首,傳統中文字典亦已少用,只能說若要自己撿字的話,肯定是手忙腳亂!在他撿字期間,詢問他可否拍照,獲得許可之後,我反而忙於拍下這些拿在手裡輕盈,但是集之就顯出文字的重量的鉛字...

由於要買的字不多,對方很快就撿齊了,由地庫回到門口,老闆娘也回來了。與她寒暄幾句,知道我是從香港來的,她就說:「近來有不少香港人來啊!」也很熱情的開了吊在一排排字架前的光管,容我隨便拍照留念,見到地面那層那長長的鉛字架,由最大的零號到最小的五、六號,還有不同的字體,全部鋪放在架上,真的不能不慨嘆:真是一個字海!還有鑄字機運作時發出的聲響,倒有點時光倒流數十載的感覺。

日星的鉛字並不貴,買了二十個字都是二百多元新台幣,老闆娘給我紮好、包好,交到手上時,容許我比較文藝腔的說一句,那個重量的感覺,確是很特別。離開前留下了聯絡方式,也留意到鑄字行的名片,那句宣傳語「昔字。習字。惜字。」簡潔之餘,亦很有力。在噗浪及面書「打卡」,說到了這個地方之後,也即時引起友人興趣,說要託我再買多數個字回香港--兩天以後、回港以前,也的確是再去了一趟,這次老闆及老闆娘都在,老闆娘一見到我也說:我記得你呢。

我自認老派,特別喜歡老東西,這次日星鑄字行之旅,非常滿足。對比起電腦的冷冰冰,鉛字對我而言,既是懷古,也可說是一種傳統的傳承吧。如果各位有機會去台北,也可以抽點時間到這裡看看,買幾個字作為留念也好--畢竟,台北不只僅有吃喝玩樂以及誠品書店,還有這種隱藏在鬧市裡頭,默默守護他們認為值得堅持的東西的店子。

有用資料:
日星鑄字行地址:台北市太原路97巷13號(地圖見此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五,早上八時半至十二時半、下午兩時至五時半;每月單周的星期六,早上九時半至十二時;星期日休息

又遊台北

又一次造訪台北,雖然朋友都說,同一個城市,兩年內去了三次,會不會太過份,但是她總有令人一去再去的理由。

正是因為去得多了,以前初訪這個城市時,那些遊客必須做的事情,都已經通通做了,景點都已經去過了,所以即使是三天兩夜式的匆匆一訪,時間也的確的多的著。這次遊台北,唯一要做的,就是去故宮博物院夏卡爾的展覽,不過去的那一天碰巧是周日,加上是台北展期的最後一天,結果展場人流擠得水洩不通,想用閒適的心情看夏卡爾的展覽,只有變成妄想...說實在的,展覽單位也應該好好檢討一下人數控制的問題,不應盲目的亂賣票。

不過為了看夏卡爾,代價就是不能留更久,看周四開始的富春山居圖特展,有點可惜。

除此之外,每天就是在台北街頭閒逛。這次選的酒店,離最近的捷運站有十多分鐘的步程,看似不便,但其實是步行遊覽台北的契機。每天早上外出,在信義路向西行,右拐入金山南路或新山南路,或興之所至走進小巷走走看看,又或是沿著大路北行,總之還是會到達忠孝路,可以換乘地鐵。反正天氣不是太熱,以這樣的方式遊台北,又是另一番體驗。

這次遊台北,買了一本專談當地咖啡店的新書,當中挑了幾間有趣的店,希望有機會嘗嘗的,第一天本來想去電影曾經取景的朵兒,不過發現自捷運站出發,應該要步行半小時才到,最後選了路程比較短的富錦街108號,途中經過松山機場附近的富錦街,竟也發現台北有這樣幽靜、閒適的地方(上圖就是在富錦街拍下的),坐在花園邊呷咖啡,邊看在書店新買的書(一口氣買了舒國治的《水城台北》《台北小吃札記》),實在寫意。

在離開台北的下午(因為坐當晚最後一班機,變相賺了一個下午),又走到了大安森林公園旁的院子咖啡,一邊讀新書一邊品咖啡,又消磨了快兩個小時的時光,之後順步沿著和平東路去到師大,穿過夜市後,才坐捷運到台北車站轉乘高鐵去機場,看傍晚台北民眾的作息(在我這個香港人看來,就是倒垃圾〔!〕),是很有趣的經驗。誰說要悠閒的飲咖啡,只有星X克?

回港以後,還有揭舒國治那兩本書,又萌起再遊台北的念頭了,哎,如何是好?

雜談F1馬來西亞站


在賽車場見到DC,不得不說一句,DC雖然(剛)步入中年,但真的很「型」…

今晚見友人,席間談起最近的旅行,對方打趣問我,下一次會去哪裡看賽車時,真的一時想不出任何答案來--撇除歐洲、西亞/南亞以及澳洲等遙遠的賽站,亞洲賽站已經看了大半(上海新加坡吉隆玻),南韓站的配套尚待磨合(去年首屆安排太糟榚,無論是工作人員、記者以至車迷都怨聲載道),日本站則因為日圓太貴,要去的話恐怕要花太多錢--大概可以去兩次新加坡(!)--所以經過這次馬來西亞站後,應該是暫無計劃再遠征看車,除非是周四的六合彩給我中了頭獎吧,哈哈!

兩年多看了三站一級方程式賽車,說有資格評論倒嫌太過,但還是有一些心得的。剛讀到最近一期國內出版的《F1速報》雜誌,其中一個專題,就是訪問車手及外國記者,對於中國站比賽的評價,當中不少跑慣江湖的賽車記者,都將幾個亞洲站比賽作出比較,而更巧合的是,他們都是選新加坡或日本站為第一位,馬來西亞次之,中國只是排第三而已。這個排名,其實也是我看了這三站賽車後,自己心目中的排名:新加坡站的票價雖然貴,但是氣氛夠好(夜賽刺激之餘,上座率高以及車迷熱情,都令比賽加分),中國站今年雖然減價求入場人數增加,但是賽場太大以致氣氛太「散」,配套(去年比賽雖然已經地鐵到賽場,但是在比賽日不用,簡直令人氣結!)及膳食太差,令人氣結及感覺不良好;反而馬來西亞站是介乎兩者之間,有優點亦有缺點。

這次馬來西亞站比賽的門票,是早在去年買的。當時見到雪邦賽車場有促銷優惠,只要在去年年底前買票,所有可供購買的門票通通五折,結果就用了六百馬幣就買到直路大看台尾段的門票,位置大概是起步點較報的位置,可以看到在十多位起步的車手開車的情形。這樣的票價,要在中國或新加坡買起點Grand Stand的票,應該是癡人說夢。也可能是馬來西亞辦了十多年一級方程式、汲取了不少經驗的緣故吧,賽事的周邊安排也不錯的,好像是周五兩節練習過後,有開放維修區給人參觀的環節,結果給我看到不少舉牌的美眉(呵!),還有與沙巴車隊兩名車手,小林可夢偉佩雷斯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小林是我喜歡的車手之一);不過倒沒有去看正賽過後,在賽場旁舉行、有Rain表演的演唱會(去年可是有Fatboy Slim哦!)就是了。

不過最令人讚賞的,還是賽會的膳食安排。還記得去年上海站比賽,場內的膳食都給一間國際知名酒店集團壟斷,結果只有汽水、果汁、瓶裝水、三文治、熱加及薯片等冷食供應,賽場外亦只有僅僅兩間供應商(包括不好吃的小籠包),但是要離開保安檢查站,太麻煩,結果我和同伴在正賽那天,要自行帶麵包入內充饑,想起來也真的覺得有點過份。這次到了雪邦,發現場內有不少食物攤檔,售價亦屬可以接受的範圍(壽司加汽水套餐只是廿五馬幣,折合六十多港元),不過最懷念的,還是只需五馬幣的冰凍西瓜盒。

但也不是沒有令人不快的地方的,例如大會安排的巴士服務,在星期五的第二節練習過後不久,就會開出尾班車,看來是沒有照料到,留在賽場內準倫參觀維修站的車迷們,結果我們一行四人要坐的士回市區;正賽那天在巴士站,也出現了小混亂的場面,因為太多人等巴士出市區,而指示觀眾到不同巴士線候車的標誌亦不足,當局亦好像沒料到,不少人自行駕車前往賽車場,結果那晚雪邦以至吉隆玻機場(其實雪邦賽車場就在機場旁)附近的公路,全部嚴重擠塞,花了近三個小時才回到吉隆玻...

賽後第二天,在酒店吃早餐時看報紙,說正賽那天入場人數有六萬五千人,和之前一年相比是少了人進場,自己在賽場所見,兩邊大看台亦有不少「吉」位,看來即使賽會在去年年底後,延長了半價票的優惠,吸引力仍然缺缺。馬來西亞站和FOM所簽承辦賽事合約,到二零一五年為止,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說,內閣之後會決定是否續約,但是在有不少馬來西亞資金參與一級方程式的情況下(涉及三支車隊),續辦機會仍是很大的,但是無可否認的,是在愈來愈多亞洲城市承辦一級方程式的情況下,馬來西亞這個「半新賽站」,定位確是有點尷尬--它沒有新加坡的光芒,也沒有中國、南韓以至印度的新設施,但資歷亦沒有日本站的悠久,要如何吸引人入場,確是一個大挑戰。雪邦賽車場建議加裝燈光,將賽事改成夜賽,但仍是初步建議。看來他們要多加努力了。

放假回來了

過去兩個星期,終於迎來期待已久的大假,到了東南亞兩個國家--馬來西亞及泰國--走了一轉。更正確的說,是到了吉隆玻及曼谷兩個城市遊玩。到吉隆玻是看一級方程式馬來西亞大獎賽;去曼谷就是純粹為了充電,主要是吃吃喝喝,順道參與宋干節,也就是我們經常掛在口邊的潑水節。

兩個城市,八日七夜,外加四程飛機,可回味的事不少...

*在吉隆玻五天四夜,基本上每天都是來回吉隆玻機場及市區,因為舉行比賽的雪邦賽車場,其實就是在機場隔鄰,每日從賽車場走下山路到巴士站時,只消抬頭一望,就可以見到小山後的機場的飛機升降,連帶兩程馬來西亞來回泰國的飛機,幾乎每日都經過賽車場,真有夠誇張的。

*正因為每日都要來回市中心及市郊,基本上沒有時間去參觀吉隆玻的景點--換句話說,去了等於沒去(!)。反而去得最多的,是在酒店附近的雙子塔,因為每日出發前往賽車場的巴士,都是在雙子塔下商場外開出的,結果順利成章有三頓晚飯,都是在那裡解決的,嘿...

*還是覺得,去看賽車,單反相機加「長炮」仍是需要的(因為敗家老弟賣了他的單反機啊!),可以拍更多更好的相片;至於iPhone及iPad,雖然都有專屬的賽車apps,可以看到即時計時數據,但是礙於座位的位置關係,大電視仍然看不清楚,下次再有機會看賽車,都是要租一部FanVision來看...其次就是,雖然買了預付的3G電話卡,但在比賽正日那天,我在賽車場上不了網,所有手機都廢了武功!

*在排位賽過後,結我發現為BBC做旁述的前賽車手古達,在賽車內出現,一大眾車迷猶如見到偶像,立即撲上出索取簽名及拍照,當然我也像一個小粉絲般,上前拍照拍個不停囉(因為BBC的一級方程式節目,都是必看的節目),不過另一名旁述Martin Brundle就沒有現身。

*最後一天賽車後,雪邦附近的公路全數擠塞,結果坐了近三小時車,才回到市中心,痛苦!

*在馬來西亞幾天都是奔波勞碌,回到曼谷的酒店,打開房間,透過落地玻璃及露台,整個Royal Sports Club盡覽無遺--猶如進入仙境!不過當晚去吃晚飯,卻成為了蚊子的大餐...

*宋卡節第一天去了Silom,體驗潑水節的瘋狂,不過由於太瘋狂的關係,沒有拍到太多照片(因為怕手機會報廢),有點可惜...下次有機會的話,應該去Khao Shan去打水戰!

*全程天氣都是陽光普照,馬來西亞是潮濕的悶熱,曼谷就是艷陽高照(尤其是第二天去大皇宮參觀時最甚!),最後當然又是曬黑了,可以想像下星期回公司上班時,應該會有不少人問:為何又曬成黑炭?

自年初至今,公司的事忙過不停,簡直沒有時間停下來思考,這次放了兩星期假,總算是好好的停下來調整一下。寫東西的欲望也總算恢復了一點,腦海中也開始有點題目「浮」出來了。

出走台北

過去幾天都放了假,匆匆的去了台北一轉,結果去了三天,雨下了兩天半。不過本來擔心強颱風會直吹香港,把我的旅程吹走,現在倒是甚麼事也沒有,只是下著夾雜大風吹來的綿雨,也不必太過挑剔了。況且天氣轉涼,總比走上街上走得汁流浹背強,也提供了一個極佳的理由,去花錢泡溫泉。

說是三天,但實際上只是四十八小時多一點,如果再將來往機場、出入境、領行李等瑣事也計算的話,也就真的不知連四十八小時也沒有。去年遊台北,有很多地方沒有去,好像士林、師大夜市沒有去,中正紀念堂也只是經過,更遑論是在書店盡情打書釘,今次台北「兩天」,也總算是將上次的遺憾「圓滿」了,不過經過兩廳院,發現在我走了以後,先有李雲迪開獨奏會,之後還有STOMP演出,只有慨嘆為什麼不留多一兩天!

這次故意不將行情排得滿滿,只是列了幾個必做的事情。行夜市打牙祭固然其一(去了士林吃鐵板燒),還有行書店及唱片店--書這次買多了,反而是唱片一張也沒有買,奇怪!在牛一的那天,花了錢再去北投泡溫泉,今次沒有挑很多香港人去的春天,而是選了三二行館,雖然價錢是稍微超出了預算一點,不過在私人湯屋內,邊聽音樂邊泡溫泉,真的是一樂也。至於其他的時間,就真的是隨興行事--誰說一個人旅行太悶、不好?

不過這次旅程,主要的事還是吃。好像是廣告的文案說罷,開心時要旅行,不開心時更要旅行,我反而誌為將「旅行」兩字改成「吃」更貼切。此地的旅行書都是集中介紹「地道」的東西,不過今次帶了另一本叫《一日尋味台北》的書,當中介紹了不少吃Brunch、下午茶和喝咖啡/酒的地方,也按圖索驥(還有iPhone的地圖)找了兩間來吃,分別是忠孝敦化附近的「好樣Bistro」及光復南路的「吃蛋吧」,都吃得十分愉快,尤其是吃蛋吧的奄列,真的是十分回味...不過沒有去到《第三十六個故事》取景的「朵兒咖啡館」,還有「小二樓餐廳」,有點可惜。還有在天母區的壽司店「阿吉師」,經過公司多名同事多番慫恿,終於也一償心願吃到了,非常滿足。

雖然天氣不好,但是匆匆兩天多的行程,還是十分高興的。這次沒有做到的事,就不妨留作下次去的理由吧。


(很少貼食物的照片,但是這次真的要這樣做,因為實在太美味了)

樂不思蜀

幾年前曾經寫過一篇,說「一個人去旅行有甚麼不好」,不過現在倒想作一點修改--一個人去旅行當然自由、好玩,但是一群好朋友共同行動,一起玩一起吃,其實也不錯,當然前提是大伙兒都意向一致啦。

過去幾日去了泰國曼谷。天,對上一次去泰國,已經是十四年前的事了,那時亞洲還未發生金融風暴,他信還未當總理,當然也沒有紅衫軍vs黃衫軍。雖說阿披實政府幾個月次清場趕左紅衫軍後,曼谷已經平靜了不少,但是出發前,下榻的地方附近發生了炸彈爆炸(就是在Central World對面啊,酒店後面就是隆披尼公園,紅衫軍佔據附近地方時,也發生過槍擊事件),回港的一天又有炸彈爆炸(雖然是遠在勝利紀念碑),加上當局仍然維持緊急狀態令,都是有點擔心的--不過這些事,在當地傳媒都不多提,每日早餐時讀《曼谷郵報》,幾日的頭條都是泰國和柬埔寨就柏威夏廟的爭拗,還有就是皇儲五十八歲生日,報章一大幅相向他祝壽。

曼谷之旅,觀光成份少,食的成份最大。不是不想去觀光,但是那次大伙兒去到大皇宮,才發現一行人全部都是穿短褲,不能進入--不是沒有解決辦法的,但是一來嫌麻煩,二來是要預留時間體驗segway,結果沒有去成。反而最搞笑的,是每天都花了一段時間,在「現時」號稱全曼谷最大的商場Siam Paragon,只因我那班朋友都是老饕,對商場內超市的日本菜念念不忘,吃了三次那麼多(我承認,那裡賣的三文魚味美之餘,價錢又相宜)!

幾天下來,都算是吃了多頓美食。最難忘的,首推是「阿一」(相比之下,唐人街的銀都就遜色了),有天下午去一間叫Zanotti的意大利餐廳吃午飯,那碟鋪滿Parma Ham的薄餅,亦是拍案叫絕。當然有晚在Siam區吃的泰國菜,以及在半島酒店的午餐等--大抵帶去泰國的錢,有超過一半都花在吃的地方去了...不過有一班好朋友,和你一起共渡快樂時光,那就值回票價了。

說真的,回港之後,就好像患上「狂歡後憂鬱症」似的,這應該是樂不思蜀的最佳注腳吧。

上海.翻牆

以前常說,回內地旅行的最大好處,就是有手提電腦,又或者iPhone之類、可以上網的設備,走進咖啡店,都有免費的無線網絡可以用。記得零七年待在北京的兩個星期,為著「秘撈」交稿的關係,好幾個下午都是拿著電腦,走到海淶橋附近的星巴克,邊喝咖啡邊寫稿的,然後用電郵交給香港那邊。不過在這次上海之旅中,卻發現當地的星巴克,竟然沒有「免費午餐」可以吃--更正確點說,就是他們好像和中國電信(?)有合作,要上網,就先向他們申請一個帳號,雖說是免費,但是我好幾次在申請頁輸入了我在內地的手提電話號碼,卻仍是不得要領,也只好放棄。

不過在外沒有網可以上還算事小,受制於偉大網絡長城才事大。自己的泊被封也沒有甚麼大問題(被一貫光榮偉大正確的黨看上,理應感到光榮才是嘛),不過上不了facebook及其他網站,就真的要感嘆為甚麼要帶電腦上去了。以前經別人介紹,用過好幾個軟件去「翻牆」,其中一個更令我一邊用,一邊叫「XX大法好」(說笑而已),不過軟件翻牆終究還是不方便,不過在出發前,在網絡尋找更好的翻牆方法時,給我發現一個挺不錯的點子--就是設置VPN

一直以為,VPN(虛擬私人網絡)是很高深的東西,自家架設的話,也得找一部電腦當伺服器長開才成。不過在台灣一個討論區,發現可以將比較舊的路由器,換上第三者的韌體來開通VPN、然後翻牆的功能。首先是用上已經放在一旁,已經沒用使用的路由器:我的是D-Link的DIR-300型號,這個路由器可列入「平靚正」的類別,因為即使是買新的,此地電腦商場也只是賣百多二百元左右,更何況我的是免費。

換第三者韌體,需先到DD-WRT的網站,根據路由路的型號,選擇合適的韌體,然後按著這裡提供的步驟,去將韌體更換。驟眼看上來,好像有點複雜,但跟著做應該是沒有問題的,反而是要留心有沒有打錯指令而已...在另一個泊看到,如果買的是較新版的同一款路由器,剛才提到的步驟也不用做,直接在路由器的控制介面,將韌體刷新就可,不過是否「百分百安全」,就真的不能保證了。

成功換上了第三者韌體後,就可以按這裡的指示,設定VPN的戶口,然後再用好像DYNDNS的動態DNS服務,將自設的網址,導向路由器所在的ip位置(因為網絡服務供應商不一定會派固定的ip位置),DD-WRT韌體的控制台,可以設定動態DNS,十分方便。然後在電腦系統,設定好VPN連線,就可以在登入網絡以後,駁回家中的路由器,然後再經本港的IP上網,那末就可以突破網絡封鎖,上網上個不亦樂乎。

如果有兩個路由器的話,更可以在全部更換了DD-WRT的韌體以後,進行「路由器對路由器」的VPN連線,就可以在電腦系統內,連VPN連線也不用設家,只要連線到撥號一方的路由器,就已經進入VPN網絡,詳細的設定,可以參考這個做法

不過嘛,這樣做法,也是有潛在的隱患及問題的:
一.改路由器並不一定百試百中,以我為例,我也改死了兩個路由器,令它們變成了「磚」(Bricked),連復活(重新用回原裝韌體)也不能;
二.內地可能會對動態DNS的服務供應商下手,令在進行VPN連線時,解不了DNS,令連線一方無法接駁家中的路由器,此刻DYNDNS是可以用的,但是據說no-ip是被封了;
三.連線速度不但受國內的頻寬限制,亦要受本港的網絡連線速度所限。我家中的寬頻,是30M下載及10M上載的VDSL,速度是夠快的,但是信號進入國內之後,也得受制於內地網絡,看Youtube都顯得有點吃力,如果是用上只有512K上載的服務,就可以放棄看片了,不過一般瀏覽網頁,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四.看本港以至全球網站,完全沒有問題,但是看內地的網站,就出現部分看不到的情況,不過這個問題,影響不太大,頂多就是關閉VPN連線就成;

就是憑這些安排,我在上海的七日,每日上網生活如常,和我一起出發的同事亦一樣。現在回港以後,也特定設定多一個戶口,給在上海工作的中學同學,現在他也翻牆翻個痛快。所以說,不用花太多錢,就可以有VPN服務,突破網絡長城的封鎖,可說是十分抵玩也。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