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tislav Rostropovich, 1927-2007

出門口聽音樂會前上網,得悉俄羅斯大提琴家羅斯卓波維契(Mstislav Rostropovich)去世的消息,隨即想起了以下這段文字:

尤里.伊凡諾夫肩上掛著一挺卡拉什尼夫夫機關槍,被傳喚到華倫廷.柏非耶夫的辦公室。這個二十九歲的法律事務幕僚來來被派擔任守衛,現在上級有一項特別任務要交給他。他見到有個人和柏非耶夫站在一起,這個人似乎很面善,頭城稀疏,腰板稍微有點彎。「你認識這位先生嗎?」柏非耶夫問。

伊凡諾夫認出了這個人,驚訝得呆住了。原來他就是俄羅斯最著名的音樂家、全世界最傑出的大提琴家姆斯提斯拉夫.羅斯特洛波維奇。他微笑著和伊凡諾夫握手。「我很高興認識你,尤里。」

「大師是來支持俄羅斯人民的,尤里,」柏非耶夫說,「你負責保護他,即使要犧牲你自己的性命,也要保護他的安全。你明白了嗎?」伊凡諾夫點點頭。

「別對他的話太認真,」六十四歲的羅斯特洛波維奇對他說,「來,我們是好同志,帶我到各處去看看。」

二人立即成了非常親密的朋友,他們並肩在大廈裡巡視,各人看到這個著名的同胞加入了他們,士氣更加昂揚。有一次在播音室裡,羅斯特洛波維奇等候著白宮電台安排他發表講話時,伊凡諾夫因為太疲倦,靠在大師的肩上睡著了,而大師則代他拿著機關槍。

羅斯特洛波維奇扎他怎樣回莫斯科的精彩過程告訴了伊凡諾夫。星期一那天他在巴黎一聽到政變的消息,便立刻決定回來和同胞在一起。他花了一時間寫了份遺囑和處理了一些其他事務。然後,他沒有申請簽證,也沒有告訴妻子(只留了一封信給她,說他必須這樣做),便登上了一架飛往莫斯科的飛機。到達莫斯科後他哄騙移民官員說他是來參加俄羅斯「移居國外人士」的會議的,結果過了關,然後,他坐計程車前往俄羅斯的國會大廈。

「白宮電台」宣布羅斯特洛波維奇已回到祖國來和國人共同保衛自由時,群眾的反應首先是驚訝得目瞪口呆,然後發出響徹雲宵的歡呼聲。這時是黎明時分,羅斯特洛波維奇在燈光照射下步二樓陽台,站在雨中。群眾有節奏地一面鼓掌一面喊道:「羅斯-特洛-波-維奇!羅斯-特洛-波-維奇!」

Lawrence Elliott及David Satter撰,<震撼世界七十二小時>,《讀者文摘》香港中文版,一九九二年一月號

羅斯卓波維契是我十分「迷」的大提琴家,記得他在九六年來港表演,他的技巧令我感到目瞪口呆,他最後在「安哥」時,特地將其中一首樂曲,獻給坐在台後的觀眾,還要將椅子掉轉,背著堂座為我們表演,除了感動,還是感動。羅斯卓波維契除是名大提琴大師外,也是名敢言、追求自由、捍衛民主的人(上左圖就是當年柏林圍牆倒下時,他在圍牆下演出的情況),當年他言行得罪蘇聯當局,聲援索忍尼津,結果要出走國外,上面的一段文字,就是記述他在蘇聯政變時,獨自回到莫斯科支援反政變民眾的情節。

今晚(周五)倫敦交響樂團在演出前,也特地有團員宣布羅氏的死訊,全場那一聲「呀/唉」,也許就是對他最後的懷念吧。

NY Times: Mstislav Rostropovich, Cellist and Conductor, Dies
Washington Post: Mstislav Rostropovich Dies at 80
The Guardian: Mstislav Rostropovich – A prodigious cellist, his passion and influence reverberated around the world
The Times / Richard Morrison: A great cellist and a great man
BBC: Obituary: Mstislav Rostropovich

13 Responses to “Mstislav Rostropovich, 1927-2007”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Windows Windows XP

    OMG…

    原來你都有去,0個日我都有去聽,聽完就立即買左bach既cello suites,重問佢地拎左0個live show既poster放係間房度,一放就放左10年,之後我重去學cello…

    OMG…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Windows Windows XP

    那時我沒有買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反而是買了EMI為他出的協奏曲集,三張唱片有齊我最喜歡的大提琴協奏曲,真是抵食夾大件!不過那晚特定拿了唱片,「癡心」地守在後台門口,希望大師能為一眾樂迷簽名,最後未能成事,真是遺憾...

  • using Flock Flock 0.7.12 on Windows Windows XP

    IMO he was the best cellist in our time. His Bach Cello Suites was the best interpetation so far. YoYo’s record was not in the same class. I have watched him live not only as a cellist but also as a conductor. He was just so amazing. I guess next week RNCM’s Cello Fastival will pay a tribute to him. YoYo will attend this event as well. Alex, buy a copy of Rostropovich’s Bach Cello Suites for yourself, worth every single penny!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11年前的音樂會我也有去,雖然他已經過了演奏的最高峰時期,不過仍是難忘的。不過,既然LSO有心悼念羅氏的話,為何不讓昨晚的音樂會中要求聽眾不要拍掌?
    Richter、Isaac Stern、Sinopoli都曾在其有生之年踏足香江,如今俱往矣。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Windows Windows XP

    拍掌這回事,我倒覺得不是問題。或者是觀眾不知「俾」甚麼反應吧,可能就乾脆拍掌--或者是我經常看足球比賽直播,見外國的球迷做悼念時,都是以鼓掌代替沉默,而受到的影響吧。

    你提及的幾個人,除了Richter之外,其餘兩人也曾聽過,不過當年Sinopoli突然過身,也真是十分突然!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我對Richter遲來的鍾愛,是極大的遺憾。那時取了單張卻沒有買票,還是初中生的我,只因為對「要知道曲目是甚麼」的堅持,沒有去聽,結果是一個天大的損失。如今只能聽著友人的bootleg錄音帶去回味……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Windows Windows XP

    沒有加奏《星球大戰》已經很有心的悼念了.

    To: Alex
    你坐在風琴那一邊嗎?我懷疑我見到你!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Windows Windows XP

    文盲兄:我不是坐在風琴下那一段,而是風琴左邊的一段,大概就是樂團trumpet對上那一段啦。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7.0 on Windows Windows XP

    那我見到的肯定是你了!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Windows Windows XP

    嘿,那末你應該與我相認嘛!好歹也得請我飲番杯,以謝上次替你宣傳音樂會嘛!(進入厚顏mode….)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Windows Windows XP

    驚認錯人嘛, 咁耐無見…..上次見面應該係黃大德指馬勒二了.
    搵次約埋一齊睇音樂會或者散場後聚一聚啊?!

    P.S. 你試下響google search「中大合唱團」,你就知你有幾勁!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Mac OS Mac OS

    哈,那麼說起來,真是有五年多沒有見了。你也真是「走運」,因為近年我已經甚少在本港的音樂會中出現了,每年的「音樂會配額」全留給了外國的呢!不過六月底時Charles Dutoit來指揮港樂,我會有興趣去的,不妨到時一聚?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3 on Windows Windows XP

    既然如此, 那就先約定啦!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