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囈語

周日。起身看電視新聞,說的是昨日零七年七月七日,全球各地有不少男女結婚,因為是「三條七」,是幸運的象徵。說的真是,我昨日也受邀出席一名大學同學的結婚儀式,若不然就不會之前的「難題」--話說回來,最後我決定買禮券送給這對新人,外加一張賀卡。

昨天是「三條七」之餘,也是農曆中的「小暑」,香港的熱是又濕又熱,在大白天下外出,行了還不到一個街口,就已經汗流徹背,更何況是要穿恤衫打領帶?之前約Nikita交收一點東西,結果她看到我一年難得幾回的正式裝束,第一句就是問:「你剛放工?」不過為了這名同學,「冇計啦」,只是久未穿皮鞋,發現它又重又不舒服,該煨!

同學的婚禮在教堂進行,少不了唱聖詩、佈道等儀式,禮成之後有一對新人發表感言。這個過程,兩人向家人、朋友、同事等等人致謝自是少不免,新郎新娘都是從事法律行業的,致謝名單中也當然包括不少律師,例如男的說多謝某某律師行(忘記了名字)當日聘請他,令他可以儲得一筆「老婆本」。不過最深刻的一句,還是來自新娘的致謝辭。她與丈夫一樣,也向不少法律界的朋友致謝,其中一句就是感謝其中一間律師行聘請她,理由就是:「令我可以成功轉行。」

我這名結婚的大學同學,就是這名新娘子。當日她畢業以後,進入了新聞行業工作,後來少了聯絡,輾轉從其他同學的口中得知她去了讀法律,從新聞行業轉到了法律行業。不知怎的,在教堂中本來有點「魂遊太虛」的本人,聽到「成功轉行」這句話,突然Alert了起來--老實點說,真是有點感慨。

人望高處是常性。阿堵物這回事,有誰不想掙得更多?從事法律行業與從事新聞行業的報酬,有明顯落差也是眾所周知。近年與同學見面聚會,聽到的是更多人轉行、離開新聞行業的消息,與仍留在這一行業的同學「吹水」,常有的感嘆,是仍在新聞這一行打滾的人,真是「十隻手指都數得晒」。早前有同學為一個智庫機構幫手,搜集有關對傳媒行業的意見,發電郵廣邀一眾大學同學徵求意見,也提議時間搞吹水會,那時我人在北京,有意出席但形勢不許可,後來回港後問問這名同學,結果得知:反應不佳。

豈不能沒有感嘆?只是數年而已,熱誠消失速度之快,真是始料不及。曾有友人問:「到底這行業出了甚麼問題?」的確也是問題多多的,由最近香港記者協會今天發布,說言論自由空間收窄的報告,到早前「日月怪談」事件,還有無處不在的把弄,以及一系列愈來愈反智的事件,顯示的是無論是現實還是理想,都教人洩氣、失望。成功離開這個愈來愈熱、教人待不下去的「廚房」,怎能不稱慶?「留下來要更大勇氣」是老董當年的名言,現在想起來也真是有點道理的。

**

附加一句:今日去了看《史力加3》,不好看,笑料少,好悶亦非常失望,唉!

5 Responses to “周日.囈語”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4 on Windows Windows XP

    Hi! 我好鐘意睇你個blog 架!覺得你寫d 野有point 之餘亦不失文采~我而家仲讀緊書,係選科gai 過程有掙扎過究竟要麵包定係興趣?但係最後我都係自我安慰覺得選咩科唔代表做咩工作咁揀左社會學,好多人表面上都話無乜野,但我知佢地笑緊我不切實際,不過我都無後悔……但係而家返黎香港,聽得越多,越覺得自己真係太天真。本來我想做一個唔需要高薪但有高度自由的工作者,例如記者,但是總覺得在香港這種地方從事這些工作,會鬱鬱不得志……
    哈哈…其實你而家係做緊咩呢?希望我可以同你做個朋友啦。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我第一次看這個欄,只是不經意的路過。
    許可說是前同行吧?
    早陣子,有需要與記協聯絡。主席胡麗雲的電話,有非常明顯被竊聽跡象,外搭其他線路有人用電話的雜音。出現雜音後胡說,假如等會突然斷了線,會再打過來的。後來,果然斷線了,不止一次。
    看來,她早明白是什麼回事。我卻很介意。許或因為見識少,這是自89後,我再次發現在港有人很公然地(為警告?)竊聽平民電話(外加截看電郵)。
    胡麗雲幹了何事?為何要受這樣的遭遇?如此施加無形的心理壓力,實在令人沉鬱。
    當然,對比內地的同行,如果不像程翔般愛國的話,我們的人身安全是較有保證。不過,也跟內地同行說,其實很羡慕他們的工作環境,因為,他們正努力地朝一個目標,用盡些旁敲側擊的方法,打一場仗--在真實與被遺忘之間。假如他們回首,會感到曾經參與了社會風氣的推移,大概無悔吧?
    在香港,很難找到可為之作戰的定位,不用挑戰自己的良心,已還得神落,高工時低工資,要說出一個可給自己交代的原因,有時卻啞口無言...
    (假如您在有線和《蘋果》做,有點值得恭喜,從製成品看,他們似乎還有些空間,給些愛做夢者試試?)
    高度自由?可以,如果你只想混飯吃,儲儲名片。
    言論自由?大概只能私底下在BLOG裡尋。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成功轉行…
    呢四個字,好多現職記者也恨說出口~~無奈耶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4 on Mac OS Mac OS

    豬兜:我想你大概可以從其他人在這裡的留言中,猜到我是從事甚麼行業的。

    至於理想及現實的問題,我自己還是覺得,讀書讀甚麼科與將來從事的工作,沒有必然的關係,我也認識不少人,大學本科與畢業後的工作,是完全兩碼子事,工作這回事,都是自己做得開心就成了,至於我的感慨,也可以樂觀的看成是仍對新聞這一行有點感覺吧--況且,沒有感覺的話,也就不適宜在這一行打滾了。

    月明中:你用上「前同行」三字,也應該是已脫離了新聞這一行了吧?我自己覺得最不幸的,就是「理想」往往成為遭人利用的藉口,你說「高工時低工資,要說出一個可給自己交代的原因,有時卻啞口無言」,真是一矢中的。

    Ada:對於你的留言,大家心照啦。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2000

    我都剛剛離開,繼續回學校進修。若不是有機會讀書,我恐怕也會繼續做下去,畢竟做慣了一行,一時間也很難改行,要改頂多也是換換版面做。

    從正面些行,舊人不去,新人又怎會有機會?沒有熱誠的走,換上有熱誠的,不也是好事嗎?

    當然,我也不會覺得,可以轉行而謝天謝地。到離開的時候,才會更明白做記者之好,若不是做記者,我可有機會寸煲呔、寸何鴻燊、寸李國寶這些權貴咩?記者的訓練、對閱歷的增長,是其他行業無法提供的。

    其他職業人擁有的,我不會有;但我擁有的,他們也沒有。固然記者工作總有幸酸,但總的來說,美好的回憶還是較多,我很慶幸自己做了六年記者。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