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訪問,這是一次寵幸

今天打開報章,見諸各報的其中一條新聞,是今日(周五)最後一日上班的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接受樹仁大學學生的訪問。許仕仁在訪問中「炮轟泛民」(《蘋果日報》標題),指泛民「過了界線」,走到「積極反對的極端」(《信報》);又稱若港人就普選方案「取得高度共識」,又獲三分之二的議員支持,「料中央不會反對」(《經濟日報》)。

許仕仁的批抨並非首次。還記得立法會辯論政改方案一役,最後方案不獲通過,許仕仁在隨後舉行的記者會中,那種對泛民「恨之入骨」的態度及表情,至今還歷歷在目。反而我最注意的,還是訪問者的身份:反政府親政府的傳媒通通落空,奪得訪問許司長的榮譽,落在兩名樹仁的學生身上(我還和別人開玩笑說:為甚麼不是中大或浸大?)。看《星島日報》的解碼,說的是許仕仁平時絕少接受訪問,但是基於「平衡」的原則,既然接受了中央電視台的專訪,就得要給香港傳媒一個機會,而他「對樹仁兩位創辦人胡鴻烈同鍾期榮堅持多年的辦學理念非常敬佩,於是藉接受學生訪問『借花敬佛』」。

有人在報道「出街」後 cry foul ,大部份傳媒都引述記協主席胡麗雲說,處理訪問的手法是「只想單向發布消息」樹仁大學新聞系系主仁梁天偉則「反駁」(《成報》語)說,學生提問題不比現職記者遜色,訪問由新聞處「主動出擊」,並在月初落實及在上周五進行,內容是他與兩名進行訪問的學生擬訂,事前學校有發給新聞處(《信報》),除私人問題外其他問題皆可提出,並可追問。梁天偉以「中性」珍容訪問的「安排」,還說:「我也不知道對方為何會給我們,而不給傳媒。」(《香港經濟日報》)

說高官、巨賈、名流之類的人物,沒有傳媒 preference 肯定是說鬼話。近的不說,當年老董說「八萬五不再存在」的訪問,不也是當時被批抨指只看數個「友善傳媒」發放訊息麼?老董說他拙於公關,換了要搞 spinning 的佘當奴,這種情況只有更烈。官員挑比較友好的傳媒進行「放風」,以至近年報章電視新聞充斥「來自政府消息人士」之類的新聞,已經不是新鮮事。在這個要搶獨家、搶新聞的年代,這些寶貴的「料」當然是一眾新聞工作者追逐的目標,但是從「教科書式」的傳媒道德出發,這個情況卻會引發討好權貴,以求獲得優待的問題。

報道說,訪問許司長的兩名樹仁學生,在訪問前做足功課,「花時間搜集資料」(《成報》),但是私見認為,這不是一次訪問,而是一次「寵幸」。從報道得出的事件圖像,就是整個「獨家訪問」的主動/主導權,都是在落政府/許司長/新聞處手上的。撇開政府主動接觸樹仁大學的做法不論(可以用「放風」的手段而說得過去),但是政府官員處處設關設限的痕跡卻十分明顯--比如說樹仁事前將梁天偉與兩名訪問學生擬訂的問題交予新聞處,我們聽到的理由是要「阻止問私人問題」,但是隱暗藏在背後的,是一個可以去除不合被訪問者之意的題目的機制。雖然訪問許司長的同學說,問題沒有遭更改,她「覺得訪問沒有不妥」(《信報》),但是在政府規定問題必須事前「送檢」,訂問題的時候,不知這三人有沒有感到壓力?有沒有覺得有需要進行自我審查?

又或如說,樹仁那邊希望訪問可以錄影及進行剪輯,但是新聞處以「地方淺窄」成由,「不能同時擺放太多攝影機」,最後改由新聞處統一錄影及剪輯。但凡讀過電影理論,或者電視新聞(Broadcast journalism)的人都會知道,剪輯是有強大的能力的,通過拼砌不同的片段,往往可以展現原來錄像中沒有的意思,比如說「克洛雪夫效果」,又或如艾森斯坦名片《戰艦波特金》中那段著名的「奧德薩階梯」就是例證。當樹仁學生做的是筆錄,還要是在其報道未出街的情況下,經過剪輯的訪問片段就由官方進行發放,控制內容多寡的權力在新聞處人員手上自不待言,更恐怖的情況是正如胡麗雲所言,整個訪問是不折不扣的單向,只因坐在「淺室」的梳化上,向許司長「發問」的學生,說得難聽一點,是政府官員「傳召」而來的記者而已!

說房間容不下更多攝錄器材的理由,則顯得更加可笑。況且假若真的是容不下的話,樹仁那邊理應要爭取參與影片編輯的權利,也不能將報道的主導權(如出街日期)白白送給政府,不能任由政府那邊的人胡作非為--其實說到底,這是一個樹仁大學獲得獨家榮譽的訪問,還是一個樹仁派員「參演」的一場政府秀?新聞署公布的訪問稿,又是不是訪問的全部?

梁天偉說學生提問不會比記者差;政府新聞處發言人說,訪問沒有增刪。這實都可能是事實。但是事實背後的問題,除了是許司長向一個學術機構 showing favour 之外,他及其他參質其事的政府官員,透過尋找經驗相對現職記者較淺的新聞系學生,以及預知問題內容(而非訪問題材的大綱)等隱性操控的手段,而去避免正式媒體的挑戰,從而發放自己想要公眾知道的訊息。我不願猜測背後的用意,但是整個過程給我的感覺是非常「難睇」--這不是一次寵幸會是甚麼?

梁天偉以「學生不會差過記者」為擋箭牌,我明白能奪得一個極之難得的訪問機會,任何傳媒都不願白白錯過,但是其中卻做壞不少規距。不少讀新聞系、而又有志跑新聞的人,或多或少都對政治新聞有一種響往,但是與官員打交道、套料,是否就代表可以不惜一切?

更加可惜的是,讀今天的報紙,引述胡麗雲言論的報章數目真的十分少。我以為《蘋果》會另闢一文狠狠地來個批抨,但是只在報道尾部輕輕數句帶過,反而是《AM730》、《成報》及《經濟》予以重視,突出這點加以報道。不過我想用《星島》「維港會」的一段文章來為這篇東西作結:

許老爺一番心意的安排,昨日惹來質疑,記協就懷疑他想借學生哥作單方面表達訊息,許老爺身邊人就叫大家不必多疑,因為以許老爺的老練,又何須借學生哥過橋!另一邊廂,身為樹仁新聞系主任的梁天偉亦力挺學生,話當日曾提出過自行拍攝同刪剪,可惜因為地方太細不能容納太多機位,但他相信做訪問的同學,水平拍得住其他記者。盧駿聞說,當日樹仁兩位學生哥並無因為對方官大而腳軟,發問不乏尖銳角度,所以即將出版的樹仁訪問,大家可以走着瞧!

除了丟下「核突」兩字之外,我還可以用甚麼來形容呢?唉!

延伸閱讀:
香港仔公國:這不是寵幸,這是另一次就範
都是那些日子:肥龍之詭道

政府新聞處公布、樹仁大學訪問許仕仁的訪問:
一.許仕仁:政治委任必不可少
二.綠皮書勾劃政制長遠發展
三.配合國家發展 開拓更佳前途

(上文圖片取自政府網站)

Comments

comments

5 Responses to “這不是訪問,這是一次寵幸”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現在的政府官員越來越奇怪
    不過,許先生一向自視甚高且我行我素
    這樣不合常理的安排
    我們是否太大驚小怪?(無奈)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唔知係扮野定無知定低b,佢地真係幾鍾意自欺欺人!

    唔好當咩新聞,當搞show來睇就得,佢鍾意點拍米點拍,難得有人lur飯幫手。

    個個唔do都要噴一肚氣仲得了?!又唔知自己口臭!

    (永平d英文水皮乞人憎係一件事,佢走得幾大體!)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4 on Windows Windows XP

    佢咁做擺明屈機,好肉酸嗟,都唔知有咩好睇。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4 on Mac OS Mac OS

    nikita:確如你所言,這是許仕仁是屈機,還是要屈一班學生,這樣才是真正是卑鄙。但是更令人嘆息的,是獲邀受訪的一方樂意「配合」之餘,主事人還要拋出一堆十分難睇的理由。

    Ada:可能是我大驚小怪,但是見到不少人不當它是一回事,我則感到有點失望。

    pk_:如果許仕仁要吐烏氣,倒不如學學佘當奴當年拍電視講話般,對著鏡頭自說自話算了,何必要找一班學生「較飛」呢?還不是累了學生!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 何必要找一班學生「較飛」呢?還不是累了學生!

    用得著,佢唔care!

    不過 to be fair 好難談得上道德與否,政客從來善於煽動界別/團體切身利益,highlight矛盾,從中得到支持作籌碼,玩唔倒政治,都可以自我宣傳,大賣為xyz爭取abc;工人,社工,老人家,單親家長,etc,成日都係咁比人”用”架啦!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