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佬湯與施道芬堡

我不是「靚佬湯」的粉絲,不過倒想問問各位:在湯告魯斯曾演出的電影中,有沒有是講他的角色,會在片末時壯烈犧牲的呢?

上周看到一宗新聞,就是說湯告魯斯會參演由《超人:強戰回歸》導演 Bryan Singer 執導、名為 Valkyrie 的電影。他在片中的角色,就是在二次大戰末期,企圖行刺希特勒未果的「七月二十日陰謀」中,其中一名主角施道芬堡(Claus Schenk Graf von Stauffenberg,右圖 via Wikipedia)。不過電影還沒有開拍,就已鬧出不少風波:首先是電影希望在當年施道芬堡遭處決、現叫 Bendlerblock 的地方進行拍攝,不過地方所屬的德國國防部說不之餘,又將責任「卸」給負責處理政府物業的財政部。然後是施道芬堡的兒子出來,批抨以湯告魯斯演出父親的決定,還誓言「他不得玷污我的父親」。

繼之就是湯告魯斯的科學教成員身份。有德國社民黨國會議員說,湯告魯斯所代表的科學教,以「可疑的方式」引誘他人及令信眾唯命是從,是對在二戰時期對抗希特勒的民主黨人的「一巴掌」。連德國國防部長最初也說,總之電影涉及湯告魯斯,就不得在國防部進行拍攝--雖則最後德國政府容許電影在德國進行拍攝,但在國防部拍攝的計畫仍然告吹

我對科學教認知不多(反而記得兩年多前在阿德萊德時,倒是日日經過科學教的一個「門市」,但是門可羅雀),不過對電影的題材有點興趣。最初我不解的是,為甚麼電影要叫 Valkyrie --一個但凡對華格勒歌劇有點認識的人,就知道這是《指環》第二晚樂劇《女武神》的名字,在網上找資料,原來當年反希待勒的密謀分子,將行刺計畫定名為 Operation Valkyrie。此時也終於明白,為甚麼當年讀威廉.夏伊勒所寫的《第三帝國的興亡》時,提到施道芬堡等人的行刺陰謀時,中文版會譯出一個「伐爾克里」的名字(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一九九六年版,第三冊頁一零二零)出來了。(我也懷疑,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中,帝國軍的戰機「王爾古雷」也就是 Valkyrie 的音譯)

說起來,希特勒對華格勒音樂的著迷,是出了名的深的。納粹主義大量利用華格勒的音樂,又用上他對猶太人的立場,結果令人將華格勒的音樂與納粹主義畫上等號,至今在以色列演奏他的音樂仍是觸犯禁忌。不過想起之前曾提及的那本《華格勒唔駛驚》這本書時,作者 William Berger 提及了不少德國在軍事行動上,利用華格勒筆下的人物或音樂的名字的事件,不過「下場」十居其九都是「悲劇收場」--例如在一次大戰時,德國曾發動名為「女武神行動」(Operation Walküre)的軍事攻勢,又在一九一八年將抵抗同盟國攻勢的防線名為「洪丁防線」(Hunding Line),洪丁是《女武神》第一及第二幕出現的人物,不過最後遭眾神之神沃坦殺死,作者在這裡「質疑」說:「女武神有甚麼了不起?她們從不戰鬥,只是像一群禿鷹般,在戰場帶走死者?還有洪丁?他連一個英雄式的死法也沒有呢!」

不過文中最「頂癮」的地方,是此後第二段的文字:

「一九四四年的德國將領們,要麼沒有學到一九一八年的教訓,要麼就是沒有細讀歌詞,但是他們仍難以抗拒地,將西部的防線名為齊格菲防線。雖然這條防線比一九一八年的洪丁防線挺得更久,也在大戰的最後一個冬季嚴重阻礙美軍的攻勢,但它最終還是崩潰了--這是又一次『人生如戲』。」
(William Berger, “Wagner Without Fear”, New York: Vintage Books, 1998, p.313)

正所謂「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當年施道芬堡一眾將行動名為「女武神」,似乎也未懂得凡是引用華格勒的「樂典」,都有絕大機會「仆直」的教訓呢。

說回來,施道芬堡本人在一九四三年,曾遭英軍戰機射擊,結果瞎了左眼之餘,還失去了右臂及左手的無名指及尾指。現在由十分「靚佬」的湯告魯斯飾演施道芬堡,不要說沒有右臂之類的殘廢了,我真的想像不到他要扮演一個「盲眼佬」的樣子--說到底,我覺得他橫看豎看,怎看也不似施道芬堡本人呢。

紀錄說,施道芬堡被處決時,遺言是「神聖的德國萬歲」。不知怎的,要我 visualize 湯告魯斯在電影中被處決並說出這句話時,我第一時間想起的,是米路吉遜《驚世未了緣》(Braveheart)最後被處決時,那段「夾硬」拉長的 “Freeeeeeeeeedommmmmm” ,真是想起也毛管楝!

最後還得公平說一句,我看電影經常以貌取人,之前曾說過 Daniel Craig 演占士邦太「核突」,不過最後還是收回這個說法,所以 Valkyrie 這套電影他日上映時,我想我還是會去看的。

6 Responses to “靚佬湯與施道芬堡”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