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了哪兒?

今日讀第八七一期《壹週刊》,見到陶傑在〈坐看雲起時〉專欄中如此寫道:

香港的大學,託前殖民宗主的庇蔭,身在福中不知福。在英國祖家,許多第一流的大學根本沒有所謂校園。

如倫敦大學的政治經濟學院,簡稱LSE,坐落在泰晤士河邊劇院區的一條小街,只有三幾幢破舊的校舍,學生沒有得住宿,一概要在市裡自己找房子。但倫敦大學政經學院的大名卻威震國際。牛津劍橋是培養保守黨政治家的重鎮,但英國是多元社會,當年既能容得馬克思在大學圖書館裡寫資本論,教育事業當然也不容貴族和右派來壟斷。倫大政經學院就是英國左派政治的搖籃和殿堂。

唔,我想,陶傑所說的是他在英國工作讀書時的情況罷。因為如果他說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學生,現時也沒有得住宿的話,我就會問:我去年今年到倫敦時所住的地方,究竟是那個大學學院所開的?難道我住的是「鬼屋」?一笑。

讀到電鋸兄論「修理」,希望這篇純粹拿來講笑的文章,不會像之前這裡寫過陶傑後,結果有這樣的「效果」罷

5 Responses to “我住了哪兒?”


  • using Safari Safari 419.3 on Mac OS Mac OS

    哈,你講得o岩,有時陶傑寫野真係無做足research.

    我記得佢有一次寫係英國讀書個陣,正值Thatcher 火紅年代。即係80 年代吧!

    Rosebery Hall, 我就記得門口有塊石碑寫明196X / 197X 年有人捐錢起。而且LSE 係Uni of London 其中一員,Intercollegiate Hall 一定有,話讀LSE 無縮舍,係亂講!

    Karl Marx 嘛,佢好似係响British Museum 個reading room 到寫Das Kapital的。再者嘛,馬克思佢老人家賣左咸鴨蛋LSE 都未開呢!

    我都唔知佢記錯定係「自己」寫錯野o勒!(「自己」咩意思自己估啦,我都係估咖咋,因為佢有時D 文實在寫得太「陶傑」,好似係故意咁。)

    我暑假個陣都住成個幾兩個月Rosebery Hall 呀!:D

    至於Greenwich 譯格林威治定格林尼治,我覺得呢D 約定俗成咪算。Wyndham Street 同Bonham Road 不是分別也譯作雲咸街&般咸道嗎?Salisbury Road 以前亦作梳利士巴利道啦!

  • using Safari Safari 419.3 on Mac OS Mac OS

    死死,睇漏左最後個句。

    放心,我係認同你對陶傑既批評,唔係黎踩場的。。。

    P.S. 搞笑地,陶傑係我師兄來的,好嬲定好笑 :D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1.5.0.8 on Windows Windows XP

    小弟兩年前畢業於倫大大學學院,當時差不多所有倫大學院應該是頭一年有hall住, 之後兩年要自己找辦法。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1.5.0.8 on Windows Windows XP

    “三幾幢破舊的校舍”...
    未計New Academic Building, 只係計比較大的校舍都唔只十幢… 仲有,話Main Lib破舊真係唔會有人信...(請看圖)
    http://www.lse.ac.uk/collections/pressAndInformationOffice/images/LSE%20Library02.jpg
    http://www.lse.ac.uk/collections/pressAndInformationOffice/images/LSE%20Library.jpg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 on Windows Windows XP

    hc:或者對方說的可能是他讀書的年代呢(要給予benefit of doubt嘛),不過正如上面Keith所言,LSE的宿舍就真的是存在久矣...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