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數則

其一

去周末與舊同事夜約旺角敘舊。由於一早過了海,無聊閒逛,走進一間二樓書店看看書,竟給我看到內地三聯書店,去年再重出的《將飲茶》。雖然索價三十元,但還是按捺不住購買的衝動,買下來了。況且舊版早已紙張發黃,也快被我揭破。

《將飲茶》雖是一本小書,但實在好看,以前的拙作都已經寫過。新版(上圖右)與舊版的分別,在於書本大了些許,又多了一篇當年錢鍾書寫給《記錢鍾書與〈圍城〉》的「附識」。不過最有趣的,是書本的價錢。當年舊版在一九九二年出版時,標價是三元四角五仙人民幣,現在要二十元人民幣了,廿年之間加價多倍,真箇是要學某收費台在周日的特別報道所云:「通脹殺埋身!」。

其二

由小至今,都喜歡聽收音機:足球評述、播音劇、清談節目,無所不愛--唯獨人人愛聽的軟硬,我不喜歡(所以和朋友說電台,沒有太多共同話題!)。記得大學時曾經買過新力所出的一顆小型收音機,形狀如一淚滴,只能收FM廣播,但十分輕便;那些年申請暑假實習,也專程選了電台的幕後工作來做。

不過香港彈丸之地,高樓大廈高山太多,收音機接收能受太大影響。FM還好一點,想聽AM廣播就十分困難了。近日行經中環某電器店,見櫥窗放了不少數碼廣播的收音樂,又想起此地數碼電台廣播也即將「正式」開始,一時之間,也有衝動想買一個來玩一下。不過後來想到,聽電台這個行為,究竟是以方便為佳,還是以音質清晰重要呢?我的電話有一個程式,就是可以收聽到世界各地電台的網上廣播,只需按鍵選擇,想聽本地電台當然可以,也可以選外國電台來聽--近日常聽的是台灣深夜電台節目,不過只要不播「唸你」就成...相比之下,數碼電祐廣播雖然音質不錯,但是選擇程度,卻不如網上電台的多啊。

對電台及電視廣播發展有很大貢獻的薩爾諾夫,曾經形容收音機是一個「無線電音樂盒」,設置不同波段就可以聽到不同東西。他大概也想不到,現在可以進化到這個樣子吧。

其三

看來不少人,都對日前某報形容一條隧道充斥「喪屍」的報道,很有意見,遊走網上,讀了不少批評的文章。庫sir也寫了一篇。不過見到他寫說:「我知批評蘋果沒報格是多餘的,但看著一份如此有影響力的報紙FB化、高登化、民粹化,我們怎能犬儒地坐視不理。」我不禁有點失笑。

這話說出來有點不好聽,但是我認為,要為某報這些嘩眾取寵式的標題、報道而大呼小叫、口誅筆伐,無謂之餘,亦是失焦。庫Sir說某報「FB化、高登化、民粹化」,但這不是近年的事.打從該報由創生之日開始,就從來沒有甚麼老派報人,或學院式的崇高理想,一切編採決定,都是以追求銷量為最終目標。讀者愛看甚麼,它就印甚麼出來--這才是「生果化」的真粹。批評民粹化,倒不如質問一下,為何大眾的品味愈來愈不知所謂?

說穿了,其實情況是,我們覺得合聽的(以生果報的讀者而言,就是鬧中國、鬧政府、鬧李首富,等等),就是「貼近民意」;不合聽的,就是「高登化、民粹化」。此話不是針對庫Sir的前述引言,而是一般論的情況。我們實在不應對生果報有過多的幻想,不然就是太傻太天真了。

3 Responses to “短打數則”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8.0 on Windows Windows 7

    真巧, 剛看完楊絳的幹校六記, 好看, 文字好, 內容更妙, 這書買了很久, 但如早幾年看我不會懂得欣賞

  • using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13.0.782.112 on Mac OS X Mac OS X 10.6.8

    楊絳寫文革的文章好看,《幹校六記》固然如此,《將飲茶》中的〈丙午丁未年紀事〉更佳。愚見認為,好看的原因在於她的輕描淡寫,而且處處樂觀,在我看來,這種曲筆/反託更見文革的荒謬--比直面文革的「傷痕文學」更有力也。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7.0 on Windows Windows XP

    cant agree more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