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談屍證怖誥

公私皆忙,還是短打寫好了。

*政治當然是笑話最佳題材。剛過去的周末,「捱更抵夜」看一級方程式巴西站的排位賽,電視鏡頭出現威廉士車隊的車子,旁述一句「由曾蔭權贊助的威廉士車隊」,教人捧腹不已--只因威廉士車隊的主要贊助商,就是飛利浦也。這個笑話,當然好笑,不過觀乎近日,有關施政報告「派」慳電膽,以至及後引發的利益輸送(或「益襯家」事件),見到有些人的評論,已經脫離對事件的評論,而是人身攻擊,這個就當然不好笑了。

我們常說,罪不及妻兒,遇羅克文革時一篇《出身論》,反對血統主義。這次事件中,普羅大眾以至一眾傳媒,都已認定特首有錯,不過頂多也只是他有問題而己,我們訕笑對方兒子比父親「更樣衰」,又或是嘲笑對方襯家時,就顯得過了火位了。特首說家人在事件中受傷害,又不是沒有道理。

*派慳電膽引發的風波,其中一個焦點,是特首辦諸君政治敏感度不足,換個說法,就是未來做到滴水不漏。做批評、評論,又何嘗不是這樣?近日讀剛出的《中國猛博》,陳婉瑩在序中,引述毛澤東的話,「有理,有利,有節」(頁六),當下此地,但凡只覺有理在手,就可以聲線無限量放大,那怕是過了常態也完全沒有問題,我反而擔心的,是這樣最終會引起反效果,或是外界只會著眼於「過火」引起的反彈,而忽略其他更值得留意的東西/論點--但是此地嘛,稍一和稀泥就會被當成投降派,甚至於敵人,所以人人也得拼命,以鬥激鬥大聲為尚。

*連日焦點都是曾蔭權有沒有利益輸送,更多的論辯及反思,可以見諸電鋸那邊。有電視台做的互動民調,問題是曾蔭權「有沒有利益衝突」,不過若像上周六信報一篇文章,所引述的定義那般,很難說曾蔭權因此有「著數」,不過民意早被傳媒引領,當然會傾向認為他有衝突。至於「利益輸送」,我沒太多興趣理會,反而是此地近年來,多次有關利益輸送的事件,如梁展文等,興其專注在難以證明的「輸送」行為,更應值得關心的,是「自己友主義」(Nepotism)的風氣愈來愈盛。

*再退一萬步來說,假設在這次慳電膽事件中,曾蔭權沒有利益輸送予襯家,但是整個計劃背後的思維,也是十分有問題的。簡單來說,長遠淘汰鎢絲燈泡是正確的方向。但是以單一形式強迫市民更換,而沒有其他可行選擇,是十分霸道的--就以我家為例,可以用上慳電膽、不用鎢絲燈泡的地方,早已換了慳電膽,電燈公司派的換領券,就是得物無所用,但是我仍然為這沒有用的東西,而要支付根本不應該付出的額外電費。整件事的最大問題,在於公眾沒有說「不」的權利,即使信奉市場萬能的人會說,用不著的券,可以售予他人(或其他途經「甩手」),但是為此而付出的成本,卻是完全undue的。

*所以說,慳電膽事件一如之前的副局長國籍風,又或是枚園驗毒計劃般,就是考慮不周詳,就胡亂推出。再加上疑似利益輸送事件,就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但是正如施政報告引發對樓價的討論,遮蓋了對甘乃威事件的風頭,本應對政府如何推動環保,但是執行完全「零蛋」的問題,亦同樣被更Juicy的利益輸送爭拗掩蓋。後者固然要重視及討論,但是對前者未置一詞,那倒是頗可惜的。

*有人形容曾蔭權是「香港陳水扁」,我不太同意。一來陳水扁是貪污自肥,曾蔭權頂多是給人「著數」(或者日後離任後會有回禮,不過假設性問題是沒有意義的),自己的「好處」不太見得;二來陳水扁好歹,也是台灣民眾民主選舉選出來的,但我們的曾特首呢?不用多言了,拿他與陳水扁比,可真的是有辱民主二字!

1 Response to “又談屍證怖誥”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7.0 on Windows Windows XP

    >簡單來說,長遠淘汰鎢絲燈泡是正確的方向。但是以單一形式強迫市民更換,而沒有其他可行選擇,是十分霸道的

    十分同意. 就好像香港的禁煙運動一樣, 問題不是方向, 而是手法, 以及有沒有尊重市民自由選擇的權利.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