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Barracuda

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還有一日就結束。今早(星期四)看副總統候選人佩林(Sarah Palin)的演說論氣勢的確是十足的,令我想起她另一個綽號「Sarah Barracuda」。 不過看到她諷刺傳媒的一句:「那些記者及評論員們,我來華盛頓不為求你們的褒獎,而是為服務國民的。」時,可能是我從事的工作有關吧,這句話無疑是負氣了點,搞不好會有反效果。

自麥凱恩選撢佩林為副手的消息「石破而出」後,傳媒的焦點一直集中於佩林身上,連帶上星期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的的效應全部消聲匿跡。Orangutan形容麥凱恩選擇佩林,是為求反勝的Hail Mary Pass,但是這幾天下來,有關佩林的不利消息不斷湧現,雖然未至於為麥凱恩/佩林組合帶來毀滅性的打擊,但是卻開始令人懷疑,麥凱恩當日選她時,有否真正的深思熟慮及「起底」(《紐時》說,阿拉斯加州的政客,很多的未錯聽過共和黨人員來查她的底細),換句話說,這可能是「Desperate McCain」了。

梁啟智說,女性選民分兩種,「一種係傳統保守家庭主婦,一種係女權至上也是希拉利支持者」,前者是共和黨的票源,「打風都唔甩」,至於後者,一看見佩林在不同問題(最簡單來說,就是墮胎問題)的立場,也會立定決心不投共和黨的票。依此思路看來,究竟麥凱恩選佩林,還會有甚麼目的呢?最易說得出的,就是他要為自己的競選大綱加入保守派的色彩,令傾向保守派觀點的共和黨支持者更「放心」。

但是看到近日的傳媒報道,我又突發其想:是不是共和黨籍推出佩林為麥凱恩的拍檔,作為媒體攻防戰的一部分?雖然理論上,兩黨開代表大會,對手不會大搞動作叨對方的光,但是近日有關奧巴馬的報道,可以說是近乎「零」。隨著共和黨本身以至傳媒(以至博客)繼續尋找佩林的過去,奧巴馬的光環被佩林「(可能)出事」蓋過,也不是沒有可能。若是如此,即使奧巴馬的辯材再好,要將他的訊息傳給民眾,是少了一個途經。

之前曾說過,副手是要助正印的不足,爭取更多的支持,上段寫麥凱恩藉佩林,以補自己保守形象之不足,以及奧巴馬選拜登,來加強自己的外交政策都是實例,但是如果說麥凱恩希望藉佩林,就可以一舉扳回劣勢,那無疑就是將選副手人選的藝術神話化--畢竟副總統的重要性,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大」啊。

麥凱恩宣布佩林為副手至今,還不足一星期,民調仍未能全面反映這個決定對選情有甚麼影響。粗略點看,拉斯穆森進行的調查,可以見到仍是奧巴馬領先麥凱恩,幅度也略有增加,但是我期望之後會有針對女性選民的調查,This remains to be seen。

同樣有待「放長雙眼睇」,還是佩林這個人,有沒有在白宮當副手的能力。英國廣播公司的記者,評論佩林的演說時,列出一張她仍未表態的議題清單,當中涉及不少已經曝光的爭議。這些都是要她好好解釋的。她當然可以不賣傳媒的帳,不用乞求對方的褒獎,但是她要到華府當副總統,亦同樣需要可以擔當此職位的credentials。

所以我說,佩林的演說是夠氣勢了,但是一到「埋牙實戰」的階段,會不會「現形」也是remains to be seen。亦因為此,她到時與拜登的辯論,矚目程度應不亞於奧巴馬對麥凱恩。

不過,當我看到佩林形容,派軍到伊拉克是「執行上帝的任務」,對不起,我難免對她的印像大打折扣。若麥凱恩希望佩林牌可以爭到希拉莉支持者的票,那末說真的如Orangutan所言,要多加Damage control了。

1 Response to “Sarah Barracuda”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Desperate? Indeed some days ago, it really looked like a reality show of desperate housewives – the new born is not my baby.

    As reminded by the Economist, I still fancy the life story of John McCain. This is the sort of person who can lead the world.

    But as remarked by the Economist, echoed by the Times newspaper, Mr McCain really must go beyond the story of his life. Americans myst know what he stands for.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