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出醜」記

之前已經說過,這次旅程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到米蘭出席中學同學C的婚禮。其實,除了本人之外,也有兩名中學同學是有計畫出席這個婚禮的,結果其中一名發現香港來回米蘭的機票太貴,結果打了退堂鼓;另一名同學S最後決定出席,不過她本身是居於巴黎,南下米蘭「易過借火」,不過她所坐的廉價航空公司班次,因為飛機在前往巴黎的班次出現延誤,結果晚了數小時才到米蘭,令出機場接機的本人白行了一趟。噢,話扯遠了,總之到場看這名同學出嫁的中學同學,就只有我與S——嚴格來說,我是來自香港的「唯一代表」,也夠偉大了吧,嘿嘿。

不過,回想起婚禮那天的情況,失魂有之,匆忙有之,也正如標題所言,「出醜有之」(至少我這樣認為,因為出事的那人是我)。

新人結婚那天是星期五,按照計畫,新人當天中午會在米蘭市內的註冊處舉行結婚儀式,當晚就在科木湖旁一間餐廳舉行婚宴(上圖就是在那間餐廳拍攝的科木湖照片)。註冊處的地點,位於市內一個叫Palazzo Dugnani的地方,要籠統地說它的位置,就在介乎Porta Venezia與Palestro兩個地鐵站之間的一個公園內。其實,註冊處與我所住的酒店(於中央車站附近)的距離不太遠,要行的話只需最多二十分鐘,不過那天早上,當我匆匆吃過早餐,更衣完畢準備出發時,卻發現出了名「漏氣」的S,卻原來還沒準備好——我還要帶她到婚禮會場呢!

經過「三催四請」,終於等及S打扮完畢,可以出發到註冊處時,豈料一到酒店大堂,卻發現新娘子的母親:原來準備接她到註冊處的男方親戚還沒有到! 不過也顧不得這麼多了,反正我與S是自行前往會場的,時間也沒有多少了(那時已是十時四十分,我被告知要在十一時抵達),出發吧。不過走了沒有一個街口,S就要求轉乘的士前往會場:我忘記了S穿的是高跟鞋,走那麼多路,簡直是要了她的命。

折返走向中央車站,很快就截了一部的士,司機也很快將我們載到目的地,不過下車沒多久,就發現自己總是「周身唔聚財」,摸摸繫在頸上的新領帶,唉,原來是領帶夾不見了! 可能是在的士上掉下的,也可能是在街上跌出來也不自覺的,幸好它不是甚麼名貴的夾子,否則肉痛死了。不過最奇怪的,是我在註冊處門口等了很久,時間也早已過了十一時,為甚麼一對新人及其他親友還沒有來?連S也去了別處吃「遲來的早餐」後回到現場,主角也還沒有到呢。

好了,等了一段時間,主角們也終於出現了(此時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了)。完成了必需的文件手續後,全體賓客進入一個會堂,聽披上意大利國旗綵帶的註冊官(應該是這樣稱呼吧),說了一大堆我們聽不明的文字後,一對新人宣誓、簽字、交換戒指,禮成,期間各人的相機當然是拍過不停。婚禮既畢,一大群人湧到註冊處外的公園拍照,雖然當日陽光普照,但老實說,也不是怎麼的熱,若婚禮是在數周熱浪最嚴重時舉行,那麼穿戴盛裝的一眾人,就肯定吃不消!

婚禮完畢,各人也各散東西,準備在當晚的婚宴再聚。不過我倒發現,S除了「漏氣」外,也原來是「大頭蝦」一名,繼之前一晚沒有帶沐浴用品後,「新猷」是忘記帶牙膏牙刷以至噴髮膠。結果本人要陪這名「大小姐」到超級市場補充物資…….幸好我對我所居住的那一區還有印象,還記得超市的所在地(三年前我也是住那一區),最後總算是完成任務。

下午五時,大夥兒再度在新婚夫婦的住所下集合,準備分乘汽車北上。經過大約一小時的路程,就抵達了舉行婚宴的酒店兼餐廳。在路上,除了見證意大利車多之外,也看到了電單車在車與車之間「攝位」,險些與汽車相撞的驚險場面(真是險過剃頭也),不過坐車實在是個勞累活,車子開了沒半小時,我就已遭睡魔「急Call」了。也正因如此,抵達終點的本人,下車時也實在不太清醒,頭子有點昏昏的,加上在晚宴前有酒會,灌了三數杯雞尾酒後,就開始了本人「出醜」的過程…

意大利的婚宴,菜式數量也真不少,至少有六道菜,菜單一時找不到,但記得當晚的頭盤有Parma火腿,然後有烤魚、意粉等,當然還有美酒供應。不過吃到中途,卻開始發現身體有點不妥,有點痕癢之餘,怎麼鼻子突然變得通紅?我想起了我在本年元旦的不幸經歷——不是又是風疹或食物敏感發作吧?總之,Running nose的情況愈來愈嚴重,不時要辭席到洗手間「整理整理」(唉!),不過我突然想到:會不會是白酒作祟?總的來說,我可算是「滴酒不沾」的那類人,年中要飲酒的次數不到十次,不過之前每次飲白酒或紅酒的,都會事後出現「傷風」的症狀,會不會是杯中物之故?

此時,席間眾人也開始留意到我的問題(所以哪,這不是出醜是甚麼?),幸好C的母親隨身有防敏感的藥(偏偏我的藥放在米蘭的酒店房間內),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吃了才算。幸好她的藥也很快見效,不出一會就已舒緩了病況,不過這樣弄得主人家這麼不便,我也實在不好意思。

值得一提的說,意大利人吃晚飯的時間也真夠長的,晚宴由七時多開始,完畢時已是十一時多。本來我是可以選擇在科木湖度宿一宵的,但是我在訂米蘭的酒店時一口氣訂了四晚,不想白白付房租,最後決定坐順風車(由新郎的其中一名「兄弟」駕駛)即晚返回米蘭。不過想不到的,是晚宴的完結時間是這麼晚,最後回到酒店,已是凌晨一時多了——此時我已經累得要死,結果梳洗過後,就立刻倒在床上呼呼大睡。這天實在漫長啊!(同樣地,這篇記事的篇幅也很漫長……)

8 Responses to “婚禮「出醜」記”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张相引死人,可否告知酒店名称地址?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你這篇我也想起自己一件關於婚禮的”瘀”事.

    話說公主註冊那天, 我們一早起身準備, 新郎及兄弟們也來接我們前往註冊處. 而太后及皇上則先行到達註冊處(因為不同車). 我們出了門口到了樓下準備上花車時, 才醒起公主的花球漏了在屋內. 我便急忙回家取花球, 豈料鎖匙一直開不到…因為那時候剛搬家不久, 負責配鎖匙的皇上分配鎖匙時給了我一把錯的鎖匙, 開不到鐵閘的鎖, 結果要急急請男家的親人立即去買一個新花球. 這件瘀事, 兄弟們足足笑了我差不多一年, 直至公主擺了酒才肯罷休 (因為註冊及擺酒分開舉行)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1.0.6 on Windows Windows XP

    “卻發現出了名「漏氣」的S,卻原來還沒準備好——我還要帶好到婚禮會場呢!”

    帶好到婚禮會場 — 請問是甚麼意思?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sf: “帶好到婚禮會場 — 請問是甚麼意思? ”

    我想是帶”她”到婚禮會場的手文之誤吧!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無獨有偶,我最近亦經歷了一件「瘀」事。

    http://sentimental-darkchocolate.blogspot.com/2006/08/blog-post_23.html

    此事令我苦悶了一整個下午。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Poor Alex! I have serious allergy as well; my two buddies that coexist with me:
    1) Naxonex nasal spray
    2) Claritin
    They could be purchased online I think, or over the counter if you have friends oversea. These are the exact same things a doctor in Hong Kong will prescribe but only they charge for triple the price.

  • using Safari Safari 419.3 on Mac OS Mac OS

    sf:的確是本人手民之誤,將「帶她」打成了「帶好」,不好意思! 這都是速成輸入法的錯啦…

    sputnik:你的疼事也真夠疼啊,不過被人笑足一年也的確經典…

    Ling:多謝你的提議,我會試試的。

  • using Safari Safari 419.3 on Mac OS Mac OS

    住家男人:那間酒店名叫 “Hotel Ristorante Villa Flora”,位於拜木湖畔一個叫Torno的地方。這裡應該是它的網站。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