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

自問,寫描述用的文字,我應是頗得心應手的,但是現在發現,這種「成功」應只限於死物。

套用王爾德在《不可兒戲》的那句名言:失去了一次還可算是不幸,失去了兩次就未免太不小心。那麼,三次呢?我只想到經常掛在口邊的那句「三振出局」。

做事最怕徙勞無功。付出了,得到零收穫,那種傻瓜般的感覺,就像是在賭場下注,最終不明不白的輸了錢般,過後並不令人回味,只有苦澀--所以在生活中,總希望在做事的事後,計清計楚,看看自己有多大的機會,確定了有不錯的成功機會後才會出手--但世事又豈會盡如人意?

我只想說,一次、兩次、三次,還有數不清的次數,作出請求,還是換來一樣的回應,一樣的理由,很難令人不懷疑,這不是「不幸」,亦不是「不小心」,而是一個藉口。既然如此,只有用那首歌曲的名字吧: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

回顧這些年的一些事情,或者可以作出一個結論,就是與其每次都令自己面懵、失望的去討好人,倒不如回到房中,過自己樂而從之的書齋生活--至少它們不會令我失望。

1 Response to “Let’s call the whole thing off.”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