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逾越的底線,還存在嗎

香港大學近日一連串論壇,掀起不少話題及討論。在電視看到不少「非本地學生」,以極其理直氣狀的語調,為一貫光榮偉大正確的組織,在二十年前春夏之交,「力挽狂瀾」的轟烈大事辯護時,本人與一眾同事當然是連呼「有冇搞錯」。不過轉頭起來,數天前練乙錚在《信報》的文章,也不能不被迫釋然:現時在大學讀書的一輩,都是在八十年代末出世的人,尤其是非本地學生者,喝著組織精心策劃的教育及思想、「邏輯」薰陶,對於組織在一件他們極少接觸有關論述的事件,被外界猛烈抨擊,肯定是群起護之罷。

事實上,要與他們辯論是很難的。他們由小到大接觸的是一套,我們經歷多年的又是另外一套;我們視為之理所當然的東西,在對方眼中肯定是離經叛道,反之亦然。但是他們口中的所謂公正、中立,怎麼會與我們認知中的一套相差極大?我有時想,欠缺的應該是「不能逾越的底線」的意識。

在曾經在論壇發言的非本地學生眼中,當年學生有錯,甚或人民的軍隊死了人,組織下令行動可以理解,又或者將主旋律的論述再次複述,說換來二十年的經濟增長云云,但是無論是從懷疑論出發也好,從瑣碎到不能再瑣碎的論點,試圖推翻另一個論述,為行動開脫也好,他們都忽略了最重要,也是任何一個政府,都不能逾越的底線,就是:軍隊不能對手無寸鐵的平民開槍。一旦逾越了這條底線,無論用任何理由,都是開脫不了的。

這是一個absolute truth的問題。就算用上proportionality的角度視之,軍隊向平民開火絕無必要,因為雙方實力太懸殊--這畢竟不是黃子華在《秋前算帳》中所說,組織的水龍頭只可用來救火,催淚彈只可在播放領袖電影的時候放的社會。何況在這場政府VS平民的角力中,前者動用武力對付後者,人數、行為都是不合情理的壓倒性,即使是為了清場,都已經完全超出實際需要,即使(如果有的話)學生及民眾有其責任,或者是部份人口中的所謂「過於激進」,在國家暴力之前,都已顯得微不足道,換個更簡單的說法,是國家犯了更大的罪,亦違反了一個政府,對民眾應負的責任。法律精神,對於政府而說,是規定「只可以做的事」(相對於一般人,是「不可以做的事」),敢問:開火是「可以做的事」嗎?

但是從這些非本地學生的言論,我們看不到有這樣的意識。這正是我們要感到悲哀的。

同樣感到悲哀的,是一眾學生。有報道說,那名陳姓學生會會長「重申自己有責任說出所有港大學生的意見」(明報A14版,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我對這個說法很懷疑,不過既然他是被選出來的,名義上一言一行,凡是冠著學生會會長的銜頭發表的,也確是代表著港大同學。但是更明確的事實,是他的言論肯定不會代表港大同學,至少有我的份兒,還有在連日論壇上,斥責荒腔走誕言論的台下學生。

不過昨日明報說,當日陳某人以八百多票的差距,擊敗對手成為會長。翻查學生會投票紀錄,發現這場選舉中,只有兩成三多點的人投了票,當中棄權票數量還有不少。這或者可以說明一個情況,就是大多數的學生,都對選舉一事未有過問。學生會事務乏人關注,也不是近期的事了,如果有人看過鮑永健的《范記軼事》,都可以領略一二,但是這種漠不關心的程度,致使可以打著「理性討論」旗幟的人,在只需得到一小撮人的支持下當選,為犯下逾越底線事件的人為虎作倀。

印象中,港大近年都不時傳出類似的消息,但每次都是在「死到臨頭」的情況時才登上報紙,而不是校內人防微杜漸,這個情況,不也是很教人悲哀嗎?

不過,不獨是內地,香港也是一個不斷逾越底線的社會,最新的一宗,是某局長自以為很出名,只消一張名片就可以「當金使」(讀今天方向報的功夫茶,真箇是抵死之極)。詹德隆在《信報》寫〈中通外直〉專欄時,經常提及「第一原則」,我忽想到,如果他現在還寫專欄,面對一大堆咄咄怪事,可能真有不知從何說起之嘆。

延伸閱讀:
香港仔公國:復活假日懷舊消費
1-555-CONFIDE:做個勇敢港大人

2 Responses to “不能逾越的底線,還存在嗎”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8 on Windows Windows XP

    共產黨本來就是無底線,否則怎會甚麼傷天害理的都做得出,還引以為榮﹖

    看看赤柬就知道了。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8 on Windows Windows XP

    他們根本就是故意忽略底線這回事,否則坦克碌豬怎會被奉為「理性討論」?

    所以共匪黃俄禍世界,不必多言。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