峇里行(二)

應該是村上春樹在《村上朝日堂》系列中說過的吧,下午不是一邊吃蛋榚,一邊聽Billie Holiday的歌的時候,所以不同的場合,總該總有合適與不合適的歌。面對峇里島的耀明陽光,那種悠閒的氣氛,還有晚上的寂靜,絕不是將音響「焚機」來聽華格勒的場合,那麼又應該選些甚麼東西來聽?

我住的地方是設有一部iPod揚聲器的,也附有一部iPod mini供住客享用,不過選來選去也選不出一些合心水的歌曲,還是用回自己的東西算了。將iPod插在機上,就下意識到選了Buena Vista Social Club(及其他相關表演者)的唱片來播。就這樣,在醒來吃過早餐的早上,整個早上就是攤在梳化及太陽椅上看書及曬太陽,也確是真寫意的。

住的地方雖提供早餐,但要吃午飯及晚飯則要另收費,所以到中午時走到之前一篇提過的大街「搵食」去。本著吃東西不走回頭路的宗旨,第一晚的Gado Gado雖然美味,但是不會再重返的了,見到一間名叫「漁師」(Ryoshi)的日本餐廳看來不錯,就抱著一試的心態進內吃午飯。不過天氣實在太熱,雖然是短短的步程,卻已令人滿頭大汗,即使是進入開了冷氣的室內,汗仍是冒個不停,連帶吃飯也沒有太大的胃口,吃了幾道刺身壽司加一碗湯麵就完事了,百多港元的價錢也就是不過不失的程度。

上次曾經說過,到峇里主要有三件事列在我的「必做清單」中,其中一個是做Spa,所以在出發前也預訂了一間Spa的服務--這間名為Prana的Spa,也是水明漾區另一間別墅The Villas的設施,我也原擬住那裡的,不過卻早已爆滿--在第二日行程的下午。整個療程(英文是Treatment,但是叫療程總是怪怪的)的步驟多得自己也記不了,不過印象最深的,是當我有機會望望掛在牆上的時鐘時,驚覺快活不知時日過:原來已待在床上兩個半小時而不自覺!

Prana Spa的設計是印度風的,但完成療程步出接待處時,發現太陽開始下山,天也開始黑了(六時多就已全黑)。回到住處後,又是考慮晚上去哪裡吃的時間。打開地圖,看到介紹Kudeta餐廳的文字就心動了,雖知道價錢與名氣同樣是水漲船高,但是...人一世物一世,試一次也就好了。

其實這間餐廳也真是夠誠張的,坐車抵達入口,下車就已有保安員「招呼」你進行安檢,放行入內後還有一段步程才到餐廳,但是在門口又有一人再查袋,這樣子的「大陣仗」也倒是第一次體會。不過更有趣的事件仍未發生:

我:(對著receptionist)唔...我今晚沒有訂位,但請問現在有沒有一人的桌子呢?
對方:一人?
我:對,一人,就只我一個。
對方:(一臉驚訝)真的就只你一個?
我:是呀。
對方:這邊請。

一個人在峇里的好餐廳吃飯,真是那麼罕有?

Kudeta與之前一晚所去的Gado Gado一樣,也是以Fusion為主軸的,但「吃裝修」的成份更高。在上菜之前,到餐廳靠近海邊的一方參觀,那邊的酒吧區,是營造成渡假的樣子,只因所有椅子都是太陽椅式的,給人躺下與朋友邊把酒邊談天。此時醒起,好像亞視的黃麗梅在節目中也曾介紹過的...不過我坐的地方是室內比較後的位置,景觀欠奉,但是吃的真是不錯:前菜是鴨汁米飯(有點意大利式的煮法)、主菜是鮮魚及海鮮,但最棒的還是甜品--咖啡、忌廉、蘋果等四種口味的奶凍。不過帳單奉上時,我也真的被價錢嚇了一跳,確實銀碼不說了,總之就是頻呼「罪過」的程度(無他,在當地消費,除了服務費之外,還有政府徵收的最少百分之六稅項,所以「山大斬埋有柴」就是這樣的情況)。不過,也不用太介懷那麼多了,總之體驗了一次就成了。

當晚還有一個小插曲:回到別墅,總是發現客廳那邊有點「怪聲」,心想在晚上出沒的鹽蛇(很多的)沒有這種能耐,再看看,原來是一隻「自來貓」在長椅上悠然自得地休息!牠也真是懂選地方了,因為那也是我在當日最喜歡「攤屍」的地方,我也希望為牠拍照的,但是牠可能對鏡頭敏感吧,一見到鏡頭就已走了。

0 Responses to “峇里行(二)”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