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談「贏」

長輩教落,新年有不少東西不能說,其中一樣東西就是不能談講「書」,只因「書」「輸」同音,所以要讀「贏」。不過這個新年要上班,免去了回澳門拜年的「差事」,在家無聊,就總得要找點東西來做罷,還是高床暖枕,躺在床上看「贏」最開心了。躺在床上看「贏」的習慣是自小養成的,雖然是寫意非常,但是卻導致不能救藥的深近視--至少我家母如是說。

這幾天,都是重讀Antony BeevorStalingrad,雖然新年時節讀這些「贏」總有點格格不入,但是對我而言,歷史書總要讀數次才夠味道,每次看都有些新發現。另一個重讀的原因,是因為早前與別人,在英國的Amazon網站團購的東西,還未到手之故。本來是沒有很強烈的打算去買東西的,不過正如芸所言,「英鎊便宜啊」,見自己個多月前的英國遊,還有書是看中了沒有買之故,加上朋友想買的Yes, Minister / Prime Minister全集,竟然降至低無可低的價格出售,還有其他朋友聞說後,順道託買東西,就自自然然積下一張可觀的訂單了。

今次買的「贏」只有兩本。其中一本就是圖中,由Patrick Carnegy所寫Wagner and The Art of the Theatre。這本「贏」呢,本來是在Charing Cross的Blackwell書店看到的了,不過那時已經敗了不少的家,加上它份量也極重(厚之餘,也是硬本精裝版),結果那時未有買,結果回港之後就是對它念念不忘,最後還是買下了。至於另一本,是Ben MacIntyre為伊恩費林明展覽所寫的Ian Fleming + James Bond,也就是上次去罷博物館後,「補買」的行為也。

訂來的包裹在初四早上送到,隨即打開Wagner速讀一下內容,看到不少著名的製作的照片,真是心裡想說,這本書是買對了,因為它是由華格勒本人的製作,涵蓋到二十世紀末的重要製作嘛,尤其是一看到封面就會心微笑了,因為它就是一九七六年由Patrice Chereau導演,在拜萊特上演時險些引發暴動的《指環》嘛。看來也得邊看,邊拿出那套當年貴得要命的DVD出來邊讀邊看了,不過以本人近來的閱讀進度,要啃下它,不知要多久呢?不過肯定的是,看這本「贏」必須正襟危坐來讀,因為它實在太重,要躺在床上舉起它來看,肯定手斷。

Comments

comments

2 Responses to “新年談「贏」”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7.0 on Windows Windows Vista

    哈,我也很喜歡窩在床上看「贏」,所以很怕捧著重甸甸的 Hardcover 版,如今學精了,如非必要還是等 Paperback 出版吧!(我比較喜歡英國的 Paperback,大小和字體也適中,拿上手感覺實在一點,換轉是美國版,有些出版社所用的紙質太軟捧書也不太舒服)大約相差半年時間而已,不過有時看見心頭好,還是心思思想早點到手吧!

    BTW,由於兌換率低迷的關係,算起來今次訂書應該足足便宜了三分之一。的確是入貨的好時機啊!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5 on Mac OS X Mac OS X 10

    硬皮書雖然重,但是論保存的方便,還是比平裝的好啊,不過就要忍受不能帶出街,又或是隨意的看的不便了。況且,好一點的書,如果價錢不是差得太離諧的話,我是傾向買硬皮版的...說起來,去年牛津出版社又「翻出」董橋的書,今次是硬皮版,是有衝動想買回來,換了那幾本軟皮的...

    說起匯率,早前又到Amazon英國站,發現整套Friends三十隻碟,竟然只需五十五鎊,真是便宜得太過分了!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