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門引起的聯想...

Florence的blog,她說看到「佘當奴」(看得太多曹仁超,冇計)自宣布參選特首後(其實,很可能不必「選」),腦內不時想起比才歌劇《卡門》(Carmen)的序曲(考究後,發現應該叫「前奏曲」Prelude而非「序曲」Overture),因其有「跑馬仔」Feel也。

音樂能給人不同的聯想,正如Florence認為《卡門》第一幕的前奏曲,能給她跑馬競賽的聯想,對我而言,真正的「跑馬仔」音樂,是意大利作曲家羅西尼(Rossini)為歌劇《威廉泰爾》(William Tell)所寫的序曲中,末段由小號吹出的著名「跑馬」旋律般。不過讀Florence這篇文,卻令我有他想。

其實,《卡門》第一幕前奏曲,不止是Florence的Blog內所提供的版本「那麼短」。當一般人以為,當這首音樂以極其燦爛及歡樂的氣氛下結束時,樂隊會立刻奏出曲子內的另一個旋律(見左圖紅色所標部分)。這段音樂的氣氛,與之前的相比,可謂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它極其陰沉、抑鬱,預示了全劇最後的悲劇收場,這種「山雨欲來」的張力,到最後扯得無以復加時,樂隊來一個非常響亮的和弦,將整首前奏曲結束,然後才進入歌劇第一幕的第一場(西維爾的煙草廠外)。

右邊的Radio Blog,也加了這首前奏曲的錄音,大家可以聽聽曲中第一部分完結後,所呈現的悲劇主題。

正如前奏曲的第一部分,在第四幕中再度出現,伴著鬥牛士魚貫進入鬥牛場(這部分的高潮,是鬥牛士埃斯卡米洛〔Escamillo〕進場,氣勢磅礡)般,前述的第二部分也有在歌劇中出現。在哪裡?說起來不知是好笑還是諷刺,竟然就在第四幕末段,男主角唐荷西,在鬥牛場門外手刃卡門後,眾人呈驚愕狀時奏出!

劇情是這樣的:唐荷西見不能抱回卡門的愛,於是殺死卡門(「那好吧,你這魔鬼!」”Eh bien, damnée!”),此時鬥牛場再度響起對鬥牛士的讚歌(「...鬥牛士,愛情在等待著你!」”Toréador, Toréador, L’amour t’attend!”),但觀眾出場時,看到的是卡門的屍體,及殺她的唐荷西!

此時唐荷西說:「要拉請便,我就是殺她的人...卡門!我所愛的卡門啊!」(Vous pouvez m’arrêter -c’est moi qui l’ai tuée!… Ah! Carmen! Ma Carmen adorée!)全劇就這樣落幕。大家可以留意,先前第一幕前奏曲中第二部分的主題,在唐荷西的哀號中再度出現(見右圖紅色所示部分)。

Radio Blog中第二首音樂,就是這個情節的錄音,由大約兩分二十二秒開始,就是唐荷西殺死卡門的一刻。如果想找英漢對照的鋼琴伴奏版,可到美國印第安納大學Varitations計畫的網站,再根據幕數場數,一邊聽一邊看。(上面兩幅琴譜,也是從該網站找回來的)

寫到這裡,心生一問:如果「佘當奴」參選特首,最佳配樂是《卡門》第一幕前奏曲的第一部分,那麼,上面所說的第二部分,又代表了甚麼?誰人會是手刃「卡門」的唐荷西?嘿嘿!

之前曾經寫過《卡門》的錄音,這次在Radio Blog內播放的,也是出自EMI唱卡公司錄製,由畢潯爵士指揮的版本,若嫌「齋聽」不夠過癮,左邊的DVD是個不錯的選擇:有大場面、名指揮、當然還有3 Tenors之一、荷西.卡拉雷斯唱唐荷西一角(若無記錯,他主演這製作時,應該是血癌痊癒後不久的事)!

0 Responses to “卡門引起的聯想...”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