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刮鬍子

放假的日子,人自然慵懶起來,最顯脈不過的特徹就是:不刮鬍子。反正不用見人,不用整裝,不用理會儀容,當然對刮鬚刀或電鬚刨之類的東西敬而遠子。不過想起電影《閃靈》中,積尼高遜在酒店吧檯,遇著酒保Lloyd的名句--「女人。有又煩,冇又煩。」終究剃鬚這回事,還得是要做的,尤其是放假完畢,準備上班的時候。

只是數天下來,所謂「濃密/長」就是一個裡外不是人的情況:長不是太長,密不是太密,但就是要除之而後快。不過家中的廉價電動鬚刨,對於這種情況完全發揮不到應有的功能,來回繞了多匝過後,摸摸面部仍是能顯能感覺到「不乾淨」的地方。當然有人說,買個貴價的電鬚刨,或者可以解決問題,但是對於我這種人而言,就顯得殺雞焉用牛刀,未免太不划算。

所以呢,如果說對刮鬍子的愛恨,猶如Lloyd的名句,工具而言也如是,因為剃鬚刀有時的確很管用,但是又給人不.少.麻.煩,因為有些時候,要剃個乾淨溜溜,還得要用上剃鬚刀。記得小時候去剪頭髮,去到最後一節,師傳不知從椅子哪個位置,拿出一把傳統式的剃刀,在繫在椅邊的磨刀帶擦呀擦,然後在面上刮呀刮,師傳的手勢,從不像差利卓別靈在《大獨裁者》的一幕俐落,也從不明白,對著幾歲的「豆丁」幹嘛要用這些東西,不過刀子架在頸上,怎容反抗餘地?

當然,長大以後,一直都是貪方便用電鬚刨,但是一次旅行,偏偏帶了一個要充電才能用的電鬚刨,而偏偏忘了帶充電器,碰巧(或不巧)電池用光。結果死死地氣去了超級市場,買了一大堆即用即棄式的剃鬚刀,還有一大瓶剃鬚泡沫來用。第一次對著鏡子,拿起剃鬚刀來用,那種感覺真的是戰戰競競,生怕稍一不慎就會釀成血案(笑)--此後有時心血來潮,又或是有時間的話,還是喜歡用鬚刀多一點,不過找來找去,總找不到用來將泡沫掃在面上的掃,真可惜。

說起剃鬚刀,忽有奇想:其實這與人喜歡冒險尋刺激的心理,有點相似的地方。比起電鬚刨,剃鬚刀的危險性高得多,手勢有錯,可以流血不止,即使剃鬚刀本身已經進化成「安全鬚刀」,但是絕對談不上「絕對安全」,換個將事情過份簡單化的說法,就是拿著一把刀,在頸上玩命兒,不過一輪冒險過後,換來的是乾淨無比的快感,這與那些人玩笨豬跳之類的活動,不也是一樣麼?英文有一個說法,叫on a razor edge,就是處於危險邊緣,也就是同出一轍。

剃鬚刀冒險得來,也帶有象徵意味。記得幾年前,在外國雜誌看過老虎牌啤酒平面廣告,一名蛇蠍美人侍服白人男子,手上拿的就是老式剃鬚刀,廣告三個中文字「等著瞧」,就是令剃鬚刀成為東方Femme Fatale的致命武器。當然,尊尼特普在《魔街理髮師》用剃刀殺人,就是令殺人武器也變得淒美了。日本卡通片《機動警察》中的特車二組第二小隊隊長後藤喜一,平時愛理不理,但其實是深藏不露,是唯一可以與內海鬥智的人,他的外號正是「剃刀後藤」,說的就是他的智慧Razor sharp,奇銳無比也。

不過,我既不是後藤,也不是可以在浴缸邊浸浴邊剃鬚,也可以對付敵人的占士邦,只是一個凡夫俗子而已。拿起剃鬚刀刮鬍子,還是屏息靜氣,專心一致比較好點。友人曾戲言,在浴室洗澡時喜歡想來想去,寫泊的題材不少由此得來,我也承認我洗澡時喜歡胡思亂想,很多時連自己洗了頭沒有也想不起,但是淋浴時失神,頂多只是浪費一點時間及食水,刮鬍子時失神或胡思亂想,後果卻是剃鬚刀或向橫一開--哇,流血了(信我,我經常如此)!附加一句:「做乜諗野!」

Comments

comments

3 Responses to “有關刮鬍子”


  • using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4.0.201.1 on Windows Windows XP

    寫得好野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5.2 on Windows Windows XP

    浓密胡须的男人总给人一中沧桑感。

  • using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2.0.172.43 on Windows Windows XP

    咁又唔洗擔心…剃得多已成本能式反射動作,多年未有剃損過…有時用來代替黑頭針戮破暗瘡也是閒事…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