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的傲慢,讀者的偏見

前言:這篇文章,本來是針對香港仔公國的《狡辯》,以至都是那些日子的《爛仔公安阻礙京奧的新聞自由》兩篇文章而寫的,本來只想寫個留言,怎料愈想愈多,不妨借用公園仔經常用的標題,「又把留言當新章」來寫了。文章裡的東西一直都想動筆寫,但是拖到現時才開始,真是罪過罪過。

看《狡辯》一文的留言,有讀者提到,既然不少報紙都向左走(其實說是趨向保守,會不會是另一個更可準確的說法),一份極右報紙的出現,就可以令社會有不同聲音,又有人提到,既然其他報紙都有立場,「那一份報紙」(或套用《信報》內崔少明的用語,就是「民主報」)有立場也不是不可以的事。

我是認同公園仔所言,所有報紙都有立場的,只是大鑼大鼓的直接宣揚,或是透過取材或呈現角度的隱性流露的不同而已,不過讀到前述的言論,就令我想起昔日冷戰時期般,美蘇兩國的核武競賽,真正的用意不是要來打對方,而是令對方知道,任誰妄動開啟核戰,就會殊途同歸一齊被被毀,結果達致恐怖的平衡,自此天下太平--早幾年提及過,獲頒諾貝爾經濟獎的奧曼,就是信這一套理論的。

傳媒只得一把聲音絕對不是好事,有人敢當異議者,更是社會的一帖良藥。但是要達致我們所希望見到的「多元」,是否要用上這一套「極左對極右」的方式?更加值得深思的,是當多元要用這樣的方式才實現的時候,作為受眾的讀者,會不會隨之領會到呢?--須知道,現時每日讀多於一份收費報紙的人,會有多少呢?對這個答案,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若是如此,那在絕大多數機會之後,讀者還是只會接收到一種角度,而且還會掉進一個不斷惡化的螺旋。

《都是那些日子》的網主提到,既然全世界人都玩親疏有別的時候,那他為甚麼還要由那套「他媽的」客觀公正。我對於客觀公正被形容是「他媽的」甚感驚訝,正如我在公園仔那邊留言所說,「希望對方只是一時晦氣」。不過循對方的思路來看,這種「既然甲這樣做,為甚麼乙不」的模式,倒與「以眼還眼」的「原始公義」(Primitive Justice)沒有太大的分別。不過我納罕的是,「民主報」那一系的傳媒,有沒有需要這樣做?

作為「民主報」的讀者(以及對新聞行業的粗疏觀察),我倒覺得,如果要民主報以這種模式去處理新聞的話,那與被早已歸邊的傳媒牽著走沒有甚麼分別--一直以來,民主報的最大特色是它牽著其他傳媒走,雖然或會有人不認同它那套「鼓吹式新聞」,但是作為議題設定者,它的效力是多次得以證實的。但是在成功作為民意塑造者,吸納了一批「不離不棄」的讀者之後,又應該如何利用這一個地位?與其他搞親疏有別的傳媒「一齊癲」?《都》的網主及後在留言中質疑,為甚麼其他人不對其他傳媒的劣行鬧一句,我反而想說,我們批評民主報,只因對於其他傳媒,再講多一句都已經無謂,反而對民主報還有丁點希望,也(可能是好傻好天真地)幻想對方會有所改進。

我也看到對方回應我在公園仔的留言。我在那一個留言裡,說不想看到「加工」的新聞。對方倒很老實的回應,說若是加工的話,他所加的是「味精」,但是其他人加的是孔雀石綠,會致癌的。我對於對方的老實感到高興,但是又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惶恐--不過對方執意堅持上兩段所述的邏輯,我也不用太糾纏了。但得提出一點:「親民主、疏專制」固然好聽,但是這是否代表可以漠視一切規條?或者以下這個例子是引喻失當,既然民主報的「主導思想」們是崇尚自由市場原則,那末只一面倒的呈現他們所指的「民主」(唱好那種),以及一面倒去呈現「專制」的「陰暗面」,又會否協助讀者們作出好選擇呢--因為作為信息提供者的報章,給讀者作選擇的資訊己是千瘡百孔。

另一個(在我眼中)更大的問題,是民主報所謂要全力支持、「親」的「民主」,或守護/鼓吹/實行的人們,在不少人的眼中,卻是爛得不堪的「典範」。近月徙地鐵站回家的路上,見到白鴿黨的宣傳海報,主題是「有事要搵白鴿黨」,英文是DP Works,但是在我眼中,DP不但不Works,而是Stinks得很。看著白鴿黨的「淪落」回然心痛(更心痛的是我們要跟著他沉淪),但是看到它的行事,更是感到憤怒。所謂自作孽不可活就是這樣的情況。或者本地的政治生態,是除了白鴿黨(還可能包括公民袋)之外,就沒有人真正稱得上民主,但是支持民主,並不硬性等於支持白鴿黨。

這也引申出另一個現象。眾所周知,民主報的老闆肥佬黎是堅定不移的民主支持者,另一個眾所周知的事實,是傳媒往往是表達老闆意旨的工具。崔少明在七月十四日的《信報》專欄中提到,《紐時》的座右銘,很可能是 “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 — in the eyes of THIS publisher” ,應用到民主報身上,This Publisher應該是變成肥佬黎罷。決定新聞如何呈現的,是坐在辦公的採主、老總,他們是老闆的意旨的執行者,這雖然有市場、「銷紙」的因素制衡,但是背後決定的思維,其實是一種「專業的傲慢」,認為自己所選的,就是讀者愛看的、支持的,如果還沒有出現這個情況,就是要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去令讀者相信「這件東西」是好的。

說到底,還不是有人Abuse了建立回來的信任。到了現在,我有點懷疑這種專業的傲慢,是否真的反映了我們這一代的情緒。或者這篇文章多次提及的那名新聞界工作者,是誠心信服肥佬黎的一套,但是所呈現出來的面目,卻不教人對民主有怎麼樣的信心--這,當然是我作為讀者的偏見,但正如公園仔所言,「讀者不是傻瓜」,宣揚過了火位就變成反宣傳,又何況是手法不合理的宣傳。還是得小心以免過了火位啊。

後記:對方也寫了一篇新的文章回應拙文,所謂有來有往,好事也。

Comments

comments

8 Responses to “專業的傲慢,讀者的偏見”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1 on Windows Windows XP

    博主,就你最新的貼文,這是我一點粗疏的觀感…

    1. “當全世界也在大玩親疏有別的時候,我仍要堅持那甚麼他媽的客觀公正、那,又是否脫離現實?” 這種處世態度,我會稱之為 “隨波逐流”。做人處世隨波逐流,最大的好處就是方便、”唔使諗”,而且無需面對要作出道德決擇時的因惑與惶恐。擇善固執需要很大的勇氣,這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付出與承擔的。

    2. 客觀、公正、公道這些概念可以是相對而很 “虛” 的,參與討論的各方或者沒有考慮到其實大家的根本立場已有不同吧? 如果大家的基本立場差距很大的話,要進行有意義的討論將會很困難…

    3. 我經常懷疑,我們是否對民主黎投射了太多的浪漫情緒?在我眼中,民主黎永遠是生意第一、民主第二的。某程度上我覺得民主黎跟煲呔針其實是同一類人,他們都很懂得在政治權力圈中鑽營,憑藉建立各種優勢而讓自己從中穫利。所以你問 “(生果報)但是在成功作為民意塑造者,吸納了一批「不離不棄」的讀者之後,又應該如何利用這一個地位?” 我會覺得很怪。答案不是十分明顯嗎?成功塑造了讀者的思維,就是為了追求更高的銷量與盈利呀!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14 on Windows Windows XP

    其實民主黎心底應該懂得,不過即使曹操也曾被勝利沖昏過腦袋,以為可以違背大勢,于是2003的一次幸運變成了荊州的不戰而勝。辛苦耕耘了10多年的資本(人民的信任),于是開始了逐步消耗的路。

    只是民主黎的很多粉絲并不了解這一點,只把這當作一場辯論游戲。中體西用的辯論訓練有時候真會害死人。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7.0 on Windows Windows XP

    >「中體西用的辯論訓練有時候真會害死人。」好深,唔明。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1 on Windows Windows XP

    “民主報的老闆肥佬黎是堅定不移的民主支持者”
    我很懷疑這句說話的真確性。看過他的電視訪問,他給我的印像不是擁有深厚的民主人權思想。他給我更强的印像是一個支配者,更像秦始皇、毛澤東,民主只不過是他用來打擊對手的口號,他是會犧牲其他人的人權而獲取自已利益的。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14 on Windows Windows XP

    常常(當然不能一竹竿都打死)為水果報辯護的apologists都把討論當作辯論來玩,即使連自己都不相信的東東也當作論據之一,又或抓住對方一些無關宏旨的字眼來攻擊。

    似是而非的推演等中式辯論的技巧,刻意把邏輯的嚴謹性模糊化,乃中體西用訓練的產物。

    例子:“既然甲這樣做,為甚麼乙不”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1 on Mac OS X Mac OS X 10

    sekssdragon:就你所述的數點,簡單的作個回應。當然,隨波逐流以至唔駛諗,在做人而言是非常方便,但是若新聞工作者都是懷著這個信念,又似乎有點那個;至於立場方面,我和對方所想的實在相差太遠,只能各自表述了,我也壓根兒沒想過要辯到對方

    至於民主黎嘛。他當然是搵錢第一了,只不過他利用民主這回事去包裝,令他的一套更有吸引力。所以我也經常說,其實民主黎與他的「對手」都同樣「一擔擔」,只是讀者比較受落民主黎那套而己,不過為民主黎效力的人,一聽見這樣的論述,就會莫名其妙的火起...

    sun bin:多謝解釋,我也實在太嘮叨了,不及你一句便點出重點。

    閒人:民主黎是否支配者,我沒太大的把握這樣說,不過他在呈現自己是一個民主支持者這一面,是做得挺成功的,至少我對他的某些做法有異見,但至於在其他議題上的立場是相近的。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1 on Windows Windows XP

    我對生果報的作為也不以為然,不是說不能有立場,而是建構立場的基礎太薄弱,沒有深思、詮釋及理解的空間。據說,生果報不只封殺建制派,就連一些泛民邊緣人,如何秀蘭、勞永樂,王岸然就更不用提了。而生果報的敵人亦然,最近,方向報經常批評警權,與我自己的立場相近,但我並不欣賞,因為,批評時有點不太講道理,擺事實。

    所謂立場,也不是只有兩種(所謂「左」與「右」)。

    在媒體裡,我會比較喜歡一個較方便的說法,「基於事實,尋求理解」,當然,事實是存在爭議的,也可以有不同角度及位置呈現,不一定是記者貌似抽離的位置才能生產事實,事件的參與者也可以有不同的事實呈現,甚至可以互相爭辯。至於理解更需要立場之間的互動及衝擊,是個永遠玩不遠的遊戲。我想,現在互聯網的環境,正鼓勵這種媒體溝通。

    我不會期望「客觀」的傳媒,「客觀」一詞在哲學及科學史中充滿爭議,媒體亦然,呈現正反觀點就是「客觀」?記者抽離事作就是「客觀」?只有非常不長進的新聞學院的老師才會如此教學生。至於「持平」是甚麼,早前法官夏正民說得很不錯,詳情可看這篇文章:

    http://www.chonghead.net/2008/05/10/%E7%94%9A%E9%BA%BC%E6%98%AF%E6%8C%81%E5%B9%B3/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1 on Mac OS X Mac OS X 10

    chong:「泛民邊緣人」的說法似乎有點客氣,或者更極端點說,就是非白鴿黨或公文袋的人,都會近乎封殺。至於方向報嘛,長期好此,不用多提了,看過便算,不要認真。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