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果稅

我發現,現在與朋友吃飯,壓力很大。

這種壓力是,當整桌人都拿著同一款很炫的電話時,而你拿的一部是兩代以前的電話,雖也同是很有名的智能手機,但是魔鬼--由朋友飾演--在你雙耳邊來個立體聲的劇場:「你究竟何時才肯換機,加入我們的陣營?」

是的,我用的電話還差幾個月,就用了兩年了。雖然面對友人的「迫逼」,我都會含混亂掰過去,他們的樂趣就是從我口中所吐出的數隻字中,參透有沒有口風鬆動的玄機,但是有時也會不禁心動,想想是否要換一部更先進的電話。但是--喂,只是用了兩年也沒有--這與以前對待電話的態度,當中的落差/變化真的很大呢。

去年十二月曾看過路透社一篇報道,說美國每個家庭,在二零一一年時,平均花了四百四十四美元在蘋果的產品上,比零七年差不多多了三倍。與其說「付出」,倒不如說是「奉獻」,因為這是每個家庭心甘情願,每年進貢給蘋果公司這一個「類宗教」的。文章形容這是「蘋果稅」,想起來也挺貼切,因為不是有人說過這樣的名言:「人生中有兩件事必會發生,就是死亡與交稅麼」?一旦入「教」,即使心不甘情不願,但是稅就是逃不了,更何況是欣然奉上?

最近有朋人徵求意見,說是否要為她的蘋果手提電腦續保。素來我也勸告旁人,蘋果公司的東西最好保養一下,因為冷不防突然壞掉的話,維修費是高得令人咋舌的,但是這次我改了心態,勸告對方不如省下這筆錢吧,因為(一)這個費用這得不合理;(二)假如是小心一點用,壞掉的機會應該不大,除非遇到意外,況且修理亦不一定要乞靈於原廠。我自己的桌面電腦也是買了一年多一點,最近才猛然想起,啊!沒有續保啊!不過之後想到就是:嗯,由它吧。

雖然有時看到新的產品,都會怦然心動,好想買下玩玩,但是回頭再想,好像也沒有太迫切的需要去換。手上的平板電腦是第一代產品,拿起來確是很笨重,跑程式起來也有點吃力(尤其是與又新又小的後繼型號比),但是只要忍耐點、將就點,其實還是可以滿足我每日吸收資訊的需求--只是每月下載幾本的月刊時,系統都會不厭其煩的告訴你容量不足而已--這應該算是我唯一一個不滿(足)、有需要買新型號的地方。不過嘛,我就是死也不相信,生產商在愈來愈短的產品周期之下,很快就會推出新型號出來,我就不用花一筆錢,去買一個體積雖然縮小了,但是內涵(科技)卻是早兩代型號的產品。

是心態變了嗎?也許是。這也可以說是,我在科技產品的Austerity--太多人譯為「緊縮」,不如用更古雅的「撙節」來形容更好--的取向吧。畢竟,銀兩有限,產品無限,我也不想每年都要交這麼的多「蘋果稅」。

1 Response to “生果稅”


  • using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24.0.1312.52 on Windows Windows 7

    我老派,而且覺得好唔環保。我不是蘋果用家,但電話還未供完(現在一供24個月是常態了)就要換機,我還是很不習慣。

    不只買手機,買相機/音響等電子消費品也是。我也是左度右度,當然,我不是甚麼相機男,對器材不執著,用得就好。有錢,我情願去下旅行,食餐好d。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