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記者

早上下班回家時,在Twitter芸芸眾推中,見到有人引述田中芳樹的《銀河英雄傳說》系列中,借楊威利之口說記者的一段:

「我來沒討厭過記者,只是不喜歡一部分自稱記者的寄生蟲而已。我討厭的是那些對可能受到政治壓力的事避而不提,卻專寫那些會傷害一般市民的隱私及名譽的記者;更過份一點,成為當權者的利益代辯人的傢伙而已。」(《尤里安的伊謝爾倫日記》)

不過回到家,抽出Tim Harford《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台北:早安財經文化,2011年)來讀,亦發現一段關於記者的文字:

「最後,凡事不要期望太高。同輩親友收入都很高的人、姊姊妹妹嫁給有錢人的女人、還有學歷高但收入低的人都很悲慘。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很多新聞從業者的言行都那麼尖酸。」(頁八七)

還是喜歡Tim Harford的描述多點。

0 Responses to “論記者”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