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記

其一

陶囍在今日《明報》專欄談惡作劇。陶囍認為,多數恐作劇沒有惡意,這可能是事實,但是對於被整的人,那種不知為啥而忙/勞心/折騰,成為了別人的樂趣,對我而言,倒是極端無聊且有點過份。我素來不喜歡對別人搞惡作劇,亦不希望別人對我搞惡作劇,因為這是一種費時失事的行為。

再作一點聯想。我亦不明白為何有些人總是油腔滑調,說話無半點墨,卻總是博得旁人(尤其是異性)的歡心。

或者會有人說,我是個極端板起面孔的人吧。不過做人還是得老實點好。

其二

讀十二月號的《小日子》,劉奕成的專欄說:

「世界上大部分的交通卡,都命名為『一卡通』,顯然是從卡的角度來揣想的。香港的叫『八達通』,英文是Octopus,是從路網、商店網的角度來想像的,要把人攬緊緊。」

劉氏曾在台灣的悠遊卡公司做過高層,不懷疑他對世界各地同類系統的認識。不過由英文名字,進以想像到以八達通以商為主,作出「不夠人的角度」的結論(因為他寫只有台灣的悠遊卡,名字是從人角度來懷想的),則似乎有點想太多了。即使octopus的另一義八爪魚,確是要把人攬緊緊,但是「四通『八通』」不是亦以人為想?雖然,「悠遊」二字確是文雅得多。

其三

《金融時報》駐京記者Simon Rabinovitch長文報道葉詩文(見十二月八日Life and Arts疊)回國後,早前在黃山復出參加賽事。文中提到,他訪問央視的游泳記者後,反倒成為央視的採訪對象,因為他要寫關於葉詩文的報道。Simon的結論是:「中國相當渴求外國肯定她在游泳界取得成功。(China is hungry for external affirmation of its accomplishment in the pool.)」

早前和友人在臉書談起我早前為文記之、《經濟學人》「馬英九是笨蛋」報道一事。友人說,「台灣由傳媒到政客….對外國有關台灣的評論咁有興趣;大陸對外國勢力報導甚緊張,一句講晒,自己信心不足!」Simon的經驗,相信又是佐證。

2 Responses to “雜記”


  • using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23.0.1271.95 on Windows Windows 7

    我向來都將八達通解讀為 (一卡四通八達) 而非八爪魚把人攬緊緊

  • using Google Chrome Google Chrome 23.0.1271.97 on Windows Windows 7

    澳洲幾大城市的交通卡,Brisbane 的叫 Go Card (好直接!),Melbourne 叫 Myki (大概是 My Key 諧音吧?),Sydney 叫 Opal ,完全不知所云。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