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救參任務》後記

星期二晚看了賓艾佛力自導自演的《救參任務》(Argo)。相比於早前看的《新鐵金剛之智破天凶城》,我對這部電影是蠻期待的,大概是我幾年前,已經閱讀過The Wired雜誌刊登、Joshuah Bearman所寫的The Great Escape的文章,對中情局如何以假(電影)亂真(護照),將六名在美國駐伊朗大使館遭示威者佔領時,逃出藏匿的六名美國人救出的故事,已經十分感興趣的原因吧。

無可否認,電影是好看的,尤其是電影末段,負責救人的Tony Mendez(賓艾佛力飾)帶著六名喬裝成加拿大公民的美國大使館職員,從德黑蘭機場離開的一節,但是我邊看邊奇怪:明明記得The Great Escape一文中,說這批人離開時幾乎是毫無波瀾的,更有開玩笑的份兒(因為他們所乘的瑞士航空客機,飛機編號AARGAU,與用來作行動幌子的「假電影」Argo太似,為甚麼會有一批革命衛隊成員坐車衝上跑道,幾乎要開槍將飛機打下來?回家後再翻讀The Great Escape的文章試圖確認,也找不到有關段落,反而在Slate這篇文章中,發現除了這段情節是虛構之外,還有不少情節與當年行動的事實有出入的地方。

經此發現,真的是有點洩氣,因為電影一開首就說,「這是真人真事」。的確,伊朗示威者衝入、佔領美國大使館是真有其事;美國中情局述荷李活製作合作,搞一套「假電影」作為救人行動的幌子,也是真人真事;最後六名美國人成功救出,都是真人真事,但是劇中有一些情節並非真有其事的話,《救參行動》不應該全算是真事吧,或者在電影開首加一句,「部分情節經過戲劇處理」,我或者不會有這種「有點上當」的感覺--尤其是電影不斷加插當年的新聞片段,見到包括Walter Cronkite、Mike Wallace等新聞界老前輩,實在太給人「紀實」的感覺了。

不過我這個感覺,實在是太吹毛求疵了吧,怎能對荷李活製作,作如此高的要求呢?只要符合刺激觀眾感情需要,那就夠了。

電影中有一段情節,對我而言是十分可堪玩味:賓艾佛力到德黑蘭後,到文化部說明要拍電影,接待他的官員發表了一留感言。我在網上找不到原文,但大意就是「沒錯呀沒錯,你們這些外國人來這裡拍戲,就是貪圖我們給你的異國風情呀、魔笛呀、飛毯呀,等等」。讀過薩伊德(Edward Said)《東方主義》《報道伊斯蘭》等有關書籍的人,應該都會會心微笑吧?由早數年的《新蝙幅俠之黑夜之神》,還有《世紀戰疫》,以及上周的《智破天凶城》(那段澳門「賭場」,實在令人「O嘴」!),都不難感受到,荷李活對「東方」的想像,是如何根深蒂固地無知--《救參任務》亦不例外。

電影中呈現出來的伊朗人,全部都是暴民:佔領美國大使館的、在機場擒拿前朝餘孽的、到加國大使官邸盤問的、前往市集時遇上的示威人群、在市集內找碴的,當然,還有最後試圖捉拿上機七人的衛隊成員,在我這個非美國觀眾的人而言,不就是一面倒的塑造正vs邪的情況麼?至於電影中說,英國及新西蘭不願收留美國人,以及刻意淡化加拿大的角色(當年加拿大國會曾經秘密開會,批准政府以六個假身份造六本真護照,用來營救六名美國人),都是為營造賓艾佛力的形象而已。

所以我的結論是,《救參任務》好看、可以一看,但切勿當成正史,否則就被誤導了。

附帶一提:負責譯《救參任務》字幕的人,實在要嚴厲批評一下。對話亂譯、亂搞爛gag不在話下,當中幾個硬傷,實在令人感到錯諤:負責收留六個美國人的,是加拿大駐伊朗「大使」Ken Taylor,但字幕譯成「領事」;美國的外交機構,竟然可以譯為「外交部」,竟然連「國務院」也不懂。這是徹.頭,徹.尾.的.不.可.接.受。但既然拍得極爛,完全沒有實質內容的《走過峰火大地》,都可以有廿四點收視時,我又怎可在國際事務上,對人有高要求?

0 Responses to “觀《救參任務》後記”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