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的藝術

新年伊始,出現一宗啼笑皆非的新聞:民建聯在添馬公園舉行二十周年黨慶啟動禮,「狼」梁振英突然出現。按「畸寶台」的說法,他是「不獲邀請」,新聞下的跑馬燈寫得更絕,是「不請自來」;「現在台」說梁振英「未獲邀請」,這倒好玩了--不獲邀請可以理解為梁振英有意出席,但慘吃「檸檬」,「未獲」的話,還有點不知情式的沒被請,主人家及主角還保留丁點面子。

不過,誰管著呢。本來焦點是黨慶,但是現在個個都說梁振英突然現身民建聯的活動,而且與不是成員閒喧聊天,弄得有人急著跳出來,說還未決定支持哪人呢!

梁振英說今次「出席事件」純屬路過,不過「路過」這回事,實在有其政治藝術,隨手想起兩例,都與中國的外交事業有關--話說當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重獲聯合國會員的資格,「將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團抵達紐約,不過當年反對聯大2578號決議的美國,卻與是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打招呼,成為了一個問題,事關當年中美尚未建交也。於是乎美國就設計了一場「路過」的場合:喬冠華坐電梯,上聯合國大會會場時,當時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老布殊,就「剛好」步出咖啡廳前往電梯,兩者碰巧在同一個地方「路過」,就可以握個手打招呼了。(我參考的版本是章含之在〈昨日舊事殘夢〉〔《跨過厚厚的大紅門》,上海:文匯出版社,頁270〕的說法)

到了一九九零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後,當時任中國外長的錢其琛出訪中東,當時中美關係因為六四事件而陷入低谷,但當時形勢又需要兩國官員商討局勢,結果中美敲定:在開羅會面。錢其琛的飛機到了埃及開羅機場,而正好美國國務卿貝克,此時到機場準備離開,結果兩人就可以碰面開會矣。(見錢其琛:《外交十記》,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頁80)

由此可見,「路過巧遇」碰上政治,旁觀者有無限聯想,參與者也有操作的空間。中共固然精於此道,更何況性格如「狼」的梁振英?眾人也知道,民建聯之流,到了選委投票選特首的一刻,怎不會乖乖聽阿爺指示投票,怎麼會有自由意志之可言!如果他日梁振英真的當選,這次巧遇之所謂「含蓄」,肯定被人分析再分析了。

又或者:假如梁振英選不上呢?那麼民建聯就真的被人做架樑了,亦可以用當年某人形容城中一些富豪是「XX之星」般,他就是一個「攝位之星」,就如一些奀星博上位般,去騎劫一些場合去搏見報。無論是哪一個情況,都是娛樂性十足。

0 Responses to “「路過」的藝術”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