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啖笑」的《世紀戰疫》

請注意:以下文章有電影劇情內容。

中秋夜去了戲院,看午夜場的《世紀戰疫》(Contagion)。不少人都對此劇有點期望,一來是演員的陣容(有三名金像影后耶);二來史提芬蘇德堡所導的電影,照計不會壞得那裡去;三來--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電影的藍本,有參考當年的沙士疫情,實在令人有點衝動,想看看電影如說「覆述/重述」這個故事。

電影僅長一小時四十五分鐘,在有限的時間內講一個神秘傳染病,由第一個感染者傳染給別人,最後造成蔓延全球的疫症,繼而令社會秩序崩塌,還有研發疫苗、抑制疫情的故事,《世紀戰疫》的劇情確是十分緊湊。正如電鋸所言,劇情密度「就像是電視劇」。對於醫學知識盲如我而言,看了電影也有所得著,好像是傳染病擴散的種類及形式等等,都說得簡潔易明。至於電影中那名「興風作浪」的陰謀論博客,去鼓吹人吃「連翹」去防疫/醫病,與當年沙士初期,民眾搶購板藍根,又或是早前「盲搶鹽」事件,實在是同出一轍,對於曾經經歷過沙士的香港人而言,感受更深--也許是這個原因,令香港成為《世紀戰疫》第一輪上畫的地區之一吧?

不過看罷電影,思前想後,反而覺得,電影中有關香港的段落,真的是「得啖笑」。何超儀死在「廣東省」的長途巴士內,純然是自己太熟悉那一幕,只是石澳的巴士站拍攝,但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瑪莉安歌迪娜所飾演的世衛(?)專家,去香港查案期間,是她竟然可以被衛生官員「綁架」,更令人感到「錯愕」的,是她被綁架到大嶼山幾十天,外界可以不知不覺?還有在此期間,瑪莉安歌迪娜疑似出現「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最後在得悉真相後跑回村落,真的是令我有點「O嘴」。還有,看到她在港調查時,幾乎所有的華人都是說國語的,也未免不太符合港情了吧。

也許編劇是想借港諷中,說大陸的衛生官員十分不濟,不過對於極度愛面子的中國而言,堂堂一名外國專家被綁架,「國家級醜聞」在前,怎能不會卯足全力去尋找?就算退一萬步,當事件的確是在香港發生好了,此地警方應該也不是白痴的吧--或者套用近期潮語,警方被黑影蒙著,以致找不著人罷。況且,片尾那名用安慰劑,將歌迪娜交換回來的人說,「中國政府不與綁架者談判」,似乎又刺中了香港人的神經,因為中國與香港,畢竟是兩個司法管轄區(將來是否如此,難說)--記得在上一套《蝙幅俠》電影中,葛咸市的人說,香港是不會將「劉」交給美國,因為中國與美國沒有引渡協議,我當時就相當錯愕,心想「這樣的錯也可以犯」,沒想到在《世紀戰疫》內,又看到類似的情況。

(附帶一提,在《蝙》中禽演「劉」的新加坡演員黃經漢,就是在《戰》中綁架歌迪娜的那名衛生官員,對照兩片的「漏洞」,真是何其巧合)

不過細想一層,這實在又是反映出,長久以來,外國人對於中國/香港的想像而已,實在不必太認真。對於像我們那般,知道當中分別的人而言,「得啖笑」就是這個道理,就當是在電影院,看了一套「毛記編劇級」的電影就好了。

0 Responses to “「得啖笑」的《世紀戰疫》”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