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條長路要走

穆巴拉克這個「老法老」下台,埃及民眾終於得償所願。有朋友說,十八日換走一個法老,「抵」,更有論者說,一場「中東波」即將展開。

雖說穆巴拉克下台值得高興,不過一個獨裁政權下台,換來的(希望暫時)是軍人統治,兩者都是文人民主政治的大敵,在高興的同時,亦應該提防軍人干政的危險。現時接掌權力的埃及軍方最高委員會,沒有設立交權的明確時間表,只是泛泛而論,說以建立自由民主的埃及為目標--問題是,現時只是穆巴拉克一個人辭職,他出任埃及總統三十年期間,所建立的國家機器,還是他賴以在位長久的網絡仍然存在,當中又包括軍隊:領導最高軍事委員會的國防部長坦塔維,亦有「穆巴拉克的走狗」惡名。

只是換走一人並不足夠,更重要的是將整個政治制度作出變革,但如何在在軍隊在埃及政治,長久以來積聚的既得利益,獲得保障(或損失減至最低)的情況下,他們才肯交權,又或者對新政權作出「祝福」或首肯,都是埃及未來其中一個最大的挑戰。

評論幾乎一致認為,埃及軍隊的取態甚至最後關頭的「逼宮」,是穆巴拉克下台的最後一根稻草。這個說法,令我想起近期被不少人提及過的「土耳其模式」。評論所指的「土耳其模式」,是指在後穆巴拉克時期,作為埃及最大反對派的穆斯林兄弟會,應該效法土耳其的正義與發展黨,採取中和路線去爭取選票,但觀乎近日事態發展,更有趣的觀察/疑問,是埃及軍方是否可以與土耳其軍方相提並論。

土耳其軍方過去曾經多次干政,只因他們自視為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所訂立的世俗主義的捍衛者,而他們在每次政變後「功成身退」,交出權力;但是埃及軍隊在這次事件中,似乎沒有甚麼賴以為行事的指導思想,說得難聽一點,是在最後看到穆巴拉克大勢已去時,再支持他於事無補時才「粉墨登場」。所以說,將埃及軍隊及將領的角色,吹捧上天似乎是太誇張,亦不應對他們存有太多的幻想--正如這篇在《耶路撒冷郵報》發表的文章所言,埃及沒有「土耳其模式」的條件(大型政黨、不同力量制衡等),單憑良好願望是不足夠的。

還是套用那句老話:這不是結束,而是一個開始,埃及去除穆巴拉克政權留下的弊端,到最終建立民主政治制度,仍然長路要走。不過我仍然樂觀,因為他們已經沒有回頭路走,亦體會了人民力量聚合起來,是如何的強大。

0 Responses to “還有一條長路要走”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