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換湯,但是肯定沒換藥

忙了好幾天,總算是可以寫點,有關泰國的東西。泰國選舉委員會星期一,突然宣布總理阿披實所屬的民主黨,涉及非法政治捐獻,聲請憲法法院解散民主黨。雖然當地的《民族報》今天(周三)的分析說,選舉委員會的做法,單純是將責任交給檢控部門居多,而非外界的認為的介入當前的對峙,但是阿披實面對的,仍是一個兩難局面:即使檢控部門認為,選委會提出的理據不成立,否決將聲稱提交憲法法院,當前的執政聯盟仍是四面楚歌,紅衫軍更會認為是官官相衛,並加強他們死守現場、非要等到阿披實下台不可的決心;如果檢控部門同意選委會所請,則阿披實又會步上之前兩任總理,頌猜沙馬的後塵,又成為選舉委員會的「犧牲品」。

泰國民主黨被指涉及非法政治捐獻的案子,發生在二零零五年,當時執政的還是他信,選委會在軍方與紅衫軍發生流血衝突後,才突然作出宣布,這個時機,也實在可圈可點。《曼谷郵報》的報道說,選委會是在未傳召證人作供的情況下,以四比一的票數,通過聲請解散民主黨的要求的。

聲請有沒有政治動機也好,由頌猜到沙馬,以至面臨危機的阿披實,相繼哉在選舉委員會手上的事件,其實某程度上,反映了當前泰國政治制度的死結:當權派/軍隊/城市精英階層,與在平民組成的草根階層互相對立,誰也看對方不順眼,但是現有的政治機制,根本無從調解,當一波又一波的抗爭、僵局持續經日(甚至經月)而看不到解決願景(所謂no end in sight是也)時,就只有用選舉委員會,找出執政那批人的「技術違規」,然後循司法途經予以解散,就此暫時化解短期的政治危機--過去幾年泰國的政局,就是如此經歷幾個循環。

不過,這是典型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情況。問題的癥結,還是在於「後普密蓮」時代的政治。此地有人認為,泰王普密蓬現時不出來,因為未是關鍵時候。但是我倒認為,現在的亂局,相信是普密蓬自己也控制不了:維持現狀(status quo),與在當年「祝福」軍方發動政變,推倒他信無異--尤其是當年黃衫軍發動包括包圍曼谷機場的大型示威,最終導致頌猜下台一役,黃衫軍是打著支持普密蓬的旗號,「王室-精英-軍隊-反草根」軸心,印象太深刻。

但是改弦易轍,更是一個不可想像的事,因為這等同將過去幾十年,泰國賴以維持表面穩定的政治體制完全推倒。難怪現時泰國王室可以做的,是出面說願意為在去周末衝突中的傷者,承擔所有醫療費用,這種彰顯王室宅心仁厚的小修小補了。

所謂「後普密蓬」時代,就是他日由王儲瓦吉拉隆功上台時,泰國的政治重心,是否仍維持在現時的模式中。瓦吉拉隆功不討人歡喜,是很多人的共識,而瓦吉拉隆功與他信的密切關係,更被認為是當年泰國軍方,發動政變推倒他信的理由之一,但是除非瓦吉拉隆功的繼承權被褫奪,否則情況很難改變:軍方及精英階層的影響力會遭到削弱。但就算是換了其他人上台,泰國民眾要求重塑政治制度的呼聲,可說是肯定持續,當局勢向壞的方向發展時,繼任人也沒有普密蓬的德高望重(或者是道德號召)能力,作出一錘定音的判斷,予以平息。

最詭異的,是人人都知道普密蓬年事已高,總有離開的一日,但從來沒有人敢提出,後普密蓬時代的泰國政治景象,是要作出甚麼樣的調整,因為只要提出這樣的論調,就免不了被控告「大不敬罪」(lese majeste)。《經濟學人》在零八年十二月的專題文章,就指出這種忌諱,是做成當前泰國政治亂局的主因,我覺得倒可以再添一筆:他信的行事方式或者有有問題,甚或獨裁,但是他給了平民權力的「甜頭」,無異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一般民眾又豈有放棄之理!但是在既有利益者不願攤薄利益,加上兩派對立的嫌隙太深,即使當下阿披實以技術理由「被罰離場」,紅衫軍獲得勝利,但是之後的發展,難保又不是一次黃衫軍示威,政治事不能政治了,又只有靠好像選委會,甚或軍隊出場去橫手解決,這不但只是無止境的惡性循環,這並非泰國軍隊總司令一句,需要政治解決方法,就可以解決得了的。

0 Responses to “(可能)換湯,但是肯定沒換藥”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