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未窮,「節」已現

有曰「時窮節乃現」,不過觀乎近日連串令人啼笑不分的事件,恐怕大家都會認同,不必要「窮」也可顯現一個人的氣節,到底有多少吧。

今日放假,邊坐車到友人家時,邊讀《經濟學人》的Banyan專欄,大有這樣一段

With the end of Maoist mobilisation, the party turned to Western techniques of public relations and mass media, manufacturing consent by guiding public opinion in certain directions while barring it from others.

如果港大學生會會長陳一諤,導致他丟職遭罷免的言論,是整宗事件的主線,那麼它的「側影」,肯定是不少南下學生的言論。無疑,這印證了八九年後的中國,在傳媒策略上是如何的成功,但是即使在國內可以「產生共識」(或,至少是可以見諸傳媒、可以公開討論及宣揚的「共識」),但是這在本港就註定失效。如果說由佘當奴起,以至一眾「尊貴的議員」以及「才俊」的偉論,是試圖在此地製造共識的話,那麼更是令人貽笑大方--我不介意有人出來,為當年部分人的行為辯護,但是他們提出來的觀點、以至背後的理據,其軟弱無力,或是荒謬荒誕之程度,真是讓人納罕:是不是他們能拿出來的東西,就真有這麼「多」?

在不可逾越的底線前,我們見到的是愈來愈多人,唯恐「政治正確」、忠誠不及,紛紛粉墨登場,或大放厥辭、或猜度意旨、或自作主張、或甘當爛頭卒。但是拙劣的演員,終究還是會被人噓下台的,或者是紙包不住火,醜事終究會揚開的。正如廣播劇《十八樓C座》中,周老闆經常鬧人的一句:「你唔出聲,冇人當你啞架!」出來效果差至這樣的地步,為何還要冒這一趟渾水?

言論自由令我們不致於,被試圖強行構造的「共識」所影響,更可貴的,是讓我們更深刻認識某些人的面目。只是唏噓,為的是情況還不至於退無可退的地步,就已令人見盡部分人的「氣節」,以及不少人自毀長城,在大是大非前歸順。

Comments

comments

3 Responses to “時未窮,「節」已現”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