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行.第二天

在倫敦待了一天,第二天就隨即坐火車北上到曼徹斯特,為的就是看曼聯對丹麥球隊阿爾堡歐聯分組賽最後一場。作為曼聯的擁躉,到奧脫福「朝聖」是我一直的心願,這次旅行選了英國為目的地,首要任務也是為看曼聯在奧脫福比賽--雖然曼聯已經提早出線,這場比賽也是「半例行公事」(只爭名次)而已。

在旅行前,曾問在英國讀書的大學同學,火車票的價錢如何(之前兩次去英國,只是待在倫敦,沒有去太遠的地方),對方回答說即場買的話,價錢將會很貴很貴。雖然已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但是星期三到了Euston火車站,準備買Virgin Trains前往曼徹斯特的火車票時,造夢也想不到火車票會這.樣.的.貴

情況是這樣的,Virgin Trains不是沒有網上預售火車票的服務,但由於本人不是在英國居住,所以不能登記購買,不巧我那名同學也急著回港,不太方便為我購票,而我又沒有買英國火車證,所以星期三一早提著行李,到了Euston站預備買火車票。不過在自助售票機按了一輪後,發現即場購買、Off peak的火車票,竟然要六十英鎊--所謂肉隨鉆板上,也得忍痛購買...早知就聽從另一名同學的忠告,在香港先買火車證了。

買了票,就立即到月台上車,坐十一時的班次出發。火車是新型的Pendolino火車,也就是火車在過彎時,車箱會自動傾斜,讓火車可以快速過彎的那種。火車在兩個小時後抵達曼徹斯特,我也在這兩個小時內,開了電腦寫了之前的兩篇遊記,火車內有電插蘇,用電腦等電器用品都十分方便。(這也是遊記這麼「長」的原因)

曼徹斯特的天氣,應該是比倫敦冷了點吧,在前往投宿的青年旅舍時,發現旁邊的運河,河面竟然結了冰。至於當地的青年旅舍,在七年前曾經住過一次,它也在本年進行一次翻新,整個大堂都變了,不過房間的佈局倒沒有怎麼變:洗手間仍是那麼的迫,猶如飛機洗手間般。

在旅舍安頓好後,就得從城的一邊,走到城的另外一邊,理由是要去拿晚上曼聯比賽的門票。在這裡先岔開數筆,談談訂票的事。我在計劃行程時,曾問過數名曾到奧脫福看比賽的朋友,去知道如何去買票:有人經本地專搞「睇波團」的旅行社買票,亦有人是經英國的公司(其實也可以算是黃牛黨)買的,我這次是經與曼聯認可的Co-operative Travel買的(可以循曼聯官網連結到它們的網站,選購的是Matchday Package,費用是一百三十鎊,包門票、購門券、免費場刊及一張餐券。雖然明知會「蝕水」給對方,但價格仍比那些黃牛黨平。

不過如果各位在Co-operation Travel的網站買票的話,會奇怪地發現在輸入地址時,會發現「國家」一欄的選單中,有中國、有台灣、也有澳門,但是偏偏沒有香港。我訂票時曾經打電話到英國查問郵遞詳情,發現原來他們是不會寄門票到外國的,所以外國人要訂曼聯的門票,就要親自到他們的辦公室取票,他們也會在比賽前數天發電郵,提醒顧客取票,也算是照顧周到。

Co-operation Travel的辦公室,位於市中心西北部Victoria Station附近的漢諾威街(Hanover Street),我由旅舍出發,在全曼徹斯特最高建築物希爾頓酒店扔拐彎,由Deansgate一直往北走,行了約二十多分鐘,就到了他們的辦公室,那裡也與市中心的購身中心Arndale Centre也近,所以在取票後也順道「行街街」。

五時多開始出發到奧脫福,不過在排隊等Metrolink(類似輕鐵)時,由於人多的關係,等了很久才能擠上車。Metrolink的奧脫福站,離球場大約有一公里的步程,反而也是叫奧脫福的蘭開夏郡板球場,就位於站旁。走到球場的路上,有不少攤檔賣曼聯的紀念品,當中不少是用挖苦其他球會作題材的T恤,例如車路士的泰利在歐聯決賽「滑倒」,將冠軍「滑給」曼聯等等。

到了奧脫福,自然就不斷拍照留念。我的位子位於東看台,看台底就是Magastore,附近也有著名領隊畢士比(Sir Matt Busby)以及「曼聯聖三一」(丹尼士羅、卜比查爾頓及佐治貝斯,圖右)的銅像,有不少人爭著與他們拍照,我也當然不例外。

在商店「血拚」後,六時多就已入場。不過由於天氣太凍的關係(我懷疑有沒有攝氏兩度),不少人都在賽前待在看台底的大堂內,看著MUTV的節目、吃東西或是研究投注攻略。這夜費爵爺可說只是半力迎戰,雖然前線是朗尼加泰維斯的配搭,不過中場卻派出吉遜、傑斯、蘭尼及安達臣,後防是里奧費迪南、奧沙、加利尼維爾及伊雲斯。剛獲得歐洲足球先生的C朗拿度,雖然賽前有出場,從丹尼士羅及卜比查爾頓手中,拿過歐洲足球先生的獎座,但是他未被列為後備,卡域克、維迪及雲達沙也不在後備中。

曼聯在上半場是向東看台進攻的,他們在上半場也早段也取得不少攻勢,所以坐在東看台的我們自然眼福不淺,說時遲那時快,泰維斯在開賽後僅三分鐘,就接應傑斯妙傳先開紀錄,全場七萬多人立時興奮起來(不過阿爾堡球迷才強,由開賽到完場都唱個不停)--在奧脫福看比賽,真的是氣氛好極,球迷不斷叫口號,真是十分震撼。

不過在阿爾堡真是不能小看,之前看他們在主場與維拉利爾打和的比賽,覺得他們不是魚腩部隊,結果他們在奧脫福沒有怯場,竟然在上半場連入兩球,讓不少球迷大叫「有冇搞錯!」。如果泰維斯在上半場,單刀時沒有射斜,情況就會不一樣...

因應上半場落後一球,費爵爺在下半場終於動真格,一口氣換入史高斯及朴智星,加強中場進攻,幸好朗尼生性,在十多分鐘為球隊扳回一球,最後也以這個紀錄完場,難得專程由香港來到奧脫福看比賽,但是看不到曼聯勝出,真是有點可惜--不過終能來到奧脫福看曼聯比賽,也算是一償心願了。

完場之後,又循原路返回Metrolink的奧脫福站,坐輕鐵返回旅舍。不過這裡的晚上真的很冷,即使是戴上冷帽及手套,也總是覺得很冷。回到旅舍,將在奧脫福所拍的照片上傳到Facebook(旅舍有免費的無線網絡,但得要向工作人員取登入名字及密碼)後,就找周公去也...

明天要到考文垂(Coventry)探望朋友,也順道一遊當年在二戰時,被德軍炸得稀巴爛的大教堂。真期待。

寫於由曼徹斯特至考文垂的Cross Country火車上,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Comments

comments

5 Responses to “英國行.第二天”


  • using Safari Safari 525.26.12 on Mac OS X Mac OS X 10.4.11

    未知我何時可以到奧脫褔一遊呢。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4 on Windows Windows Vista

    首次光臨,之前一直有讀你的網誌,不過沒有留言而已,抱歉抱歉。:)

    哎呀,我人在曼徹斯特啊。Manchester Arndale算是市內相當不錯的商場,不過個人比較喜歡Trafford Centre,不知道你有否到過?

    Old Trafford的Metrolink是曼徹斯特最擁擠的車站之一,尤其是在球賽完結後,人群把車站擠得水洩不通是平常事。我常常見到上不了的人們常常「爆粗」洩憤,好好笑。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4 on Windows Windows Vista

    我是Arsenal迷,04年到Manchester時朋友為我弄到票,看的也是歐聯賽事,對Porto,結果打和,ManU合計被淘汰。幾萬人垂頭喪氣鴉雀無聲離開Old Trafford,我當然有點心涼,但我萬萬沒有想過,Porto最終會是當年真命天子,可見我對英西意以外球壇的無知。

    另,Coventry譯作考文垂,何其雅也。我只知高雲地利這譯名,因我後生屎(你應該未出世),高雲地利城仍是一支中游甲組隊(那時未有英超,甲組已是最高等級)。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3.0.4 on Mac OS X Mac OS X 10

    石先生:總有機會的,不用擔心。

    婉兒:多謝光臨,希望日後多多留言。原來你是在曼徹斯特住的,真是何其巧合。Arndale七年前也曾去過一次,當然那時新翼沒有起好,不過Fast Food Court經過了這麼多年,還是老樣子沒有變過泥。

    至於Metrolink嘛,去時擠在Piccadilly Gardens的站等車,真是月台又擠,車內也擠,真誇張。離開球場時,本來打算坐火車回Deansgate的,不過球場職員勸我最好還是坐Metrolink回去,所以最後還是坐多一次Metrolink,不過可能是我走時,在球場外食了一頓Fish and Chips才去車站,那時人已走得七七八八(反而是阿爾堡的球迷較多),等了一會就可以上車了。

    希望日後再有機會,再到曼徹斯特一次吧--但願不是另一個七年!

    曾堯:考文垂這個譯名,是多年前從《讀者文摘》看來的,高雲地利在英超打波時,我也曾在電視每周精華看過,所以兩個譯名經常混合來用,嘻嘻。

    至於你看的那場比賽,當晚我也有看,看到波圖最後迫和而出線,真是激死,唉...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8.0 on Windows Windows XP

    我係第1次去曼聯朝聖ga…..全靠你提供路線,我先可以順利攞到波飛!我係睇歐聯16強曼聯對國米,好彩個場有贏波咋!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