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行.第一天(2)

這次到英國,有幾樣東西是老早列在我的「必做」清單的,到帝國戰爭博物館(Imperial War Museum)看紀念占士邦系列作者伊恩費林明(Ian Fleming)誕生一百周年,而舉辦的特展「For Your Eyes Only: 伊恩費林明與占士邦」就是其一。

下午二時多去到博物館。由於是之前已在博物館的網站訂了票的關係,所以只需在展覽入口報上名字,就可以徑自入內參觀了。伊恩費林明以創造占士邦這個角色著名,但是它本人的一生也是傳奇得可以。出生富貴大家,少年時讀伊頓公學但成績平平(唯獨運動方面無人可敵),之後入軍校讀書,做過記者(曾去信要求訪問史太林被拒,但有對方簽名信回覆!),也做過金融從業員,更加與不少女子(大多時年紀比他的女人)搞上,到二戰時負責情報工作,都為他創造占士邦這個特務,提供了不少素材。加上他只寫他知道、做過研究的東西,以及做通訊社記者學來、寫得準確的技能,難怪他所寫的占士邦小說,都是那麼像真度極高。

展覽還有不少珍貴的第一被占士邦小說,以及電影海報及道具等(最新的,是丹尼爾基克在《智破皇家賭場》中,那襲染血的恤衫),付了八英鎊看這個展覽,確是物有所值的。不過最可惜的,是展覽不准拍照,太可惜了。

說回帝國戰爭博物館。它是我最喜愛的倫敦博物館(個人認為,比大英博物館更有趣),不過它的展品實在太多了,如果要細看的話,我想一個星期也未切足夠--雖然不是專題展館,如一戰、二戰等都是常設的,但是每一次去,都發現展品有了變動,或者是加了入新的高科技素材。加上今年是一戰結束九十周年,博物館也開設了名為In Memoriam的展館,展出不少與一戰有關的物件;還有從兒童角度出發的Children At War的專題館,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二戰這場戰爭。不過這次沒有去看Holocaust的展館,一來時間不夠,二來這個展覽太叫人沉重,我今次不太想看...

五時多踏出博物館,發現天已經全黑,但是沒有想像中冷,只需加上一頂冷帽就可以了。

**

一直都是歌舞劇《孤星淚》的粉絲。兩年前在倫敦,放棄了《孤》而去了看《歌劇魅影》,這次去到倫敦,肯定是要到看一次《孤星淚》的。(嘿,看了七次也未覺得悶!)

在去帝國戰爭博物館前,已先到Queen’s Theatre買了票。幸好近日英鎊匯價跌個不亦樂乎,買稍貴的票子也不覺得特別「肉赤」(想不到,七年前的十一算,現在竟然重現),也因此可以坐在堂座第四行,讓演員幾乎站在你面前來唱。

不過整劇第一幕的處理,讓我不太滿意。一來演員及指揮都用了一個非常快的節拍去表演之外,我也發現有不少小段落都給刪了,例如小Cosette唱了Castle on the Cloud之後,應該還有一小段獨白,說她要快點幹活,否則就被會Madam逮住,然而整段就是刪了...另外演Fantine的女演員,好像加入了太多怒氣,加上唱得太快的關係,感人度有點不足。

看過《孤星淚》的人,都會知道Valjean接過Cosette,場景轉到巴黎後,舞台兩側就會推出「貧民區」的大佈景出來的,但是在表演中,右邊的部分是出來了,但是左邊的卻沒有出來--結果整個表演要暫停數分鐘,去解決這個技術問題。

第二幕的處理,明顯比第一幕好,演員們都沒有像第一幕般唱得「趕」,尤其是Eponine,是唱得很好(得承認,我是對Eponine明顯偏愛的),到最後全部人高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時,情緒也自然的高漲,看了這麼多次也不厭,就是這個道理。

演出之後自然要吃點東西,就自然到了服務「出了名」的旺記,不過今次去到,那些以叫「樓上、樓下」出名的侍應們,服務態度好了不少,真是有點不習慣...

0 Responses to “英國行.第一天(2)”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