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rat與我

下午經過住家附近的一間快餐店,見到店內的電視,播放著應是肴關劇場空間在本周末,於大會堂演出的音樂劇《點點隔世情》Sunday in the Park with George)的訪問。雖然是匆匆走過,但是能認出這一個製作,只因是這套音樂劇所用的畫作,就是十九世紀法國畫家Georges-Pierre Seurat在一八八四年創作、現存於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的作品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上圖)。

我對這套音樂劇不甚了了,但倒記得去年因事逗留倫敦數天時,經過查令十字路一帶時,發現在國家畫廊(National Gallery)附近的Wyndham’s Theatre,也是正上演這套作品。

雖說Seurat這名只活了三十一歲多一點的畫家,最著名的作品就是這一幅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但對我而言,他另一幅作品Bathers at Asnières(現存於倫敦國家畫廊)比較「面善」一點。如果各位是麥嘜漫畫的長期擁躉(早至《明周》時代)的話,都會對這幅作品有點「似曾相識」之感,只因為其中一本結集《麥嘜青春舞曲》的封面,就是向Seurat的畫作「致敬」的,結果在數年前第一次造訪國家畫廊,就有一種「嘿,這幅畫我曾經『看過』」的驚嘆。

老實說,我對「畫」這回事的領悟能力一直是低得可以。幸好外國的藝術館,大多設有聆聽導賞或專人導覽的服務,戴著耳筒在各幅名作前,聽著介紹作品是如何畫成的,才對創作背後知多一點點,否則要我一個人站在畫作前,就肯定是看得一頭霧水。對於Seurat的作品,我知道的是他畫Bathers at Asnières及A Sunday on La Grande Jatte時,所用的技法是將原色以點觸筆法「點」在畫布上,觀賞者站在作品前注視時,一點點的角彩就「混合」成不同的顏色,與當時印象主義其他畫家的手法又有不同,確是十分特別。

大概可能是有緣吧。就在第一次觀看到Seurat的真跡後不久,我由倫敦輾轉北上到蘇格蘭的愛丁堡後,在當地的蘇格蘭國家畫廊(National Gallery of Scotland)參觀時,竟給我發現另一幅十分「面善」的作品,停下細看,原來是Seurat為創作Bathers at Asnières時,所畫下的眾多草圖中的其中一幅,那一種出於緣份的驚喜,也實在是永誌難忘。

1 Response to “Seurat與我”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2.0.0.7 on Windows Windows Vista

    作曲者是 Sondheim, 曾經幫 Bernstein 的 West Side Story 填詞,後來自己也去學作曲,之後創作了很多音樂劇是作曲、詞、編曲一手包辦,簡直是音樂劇界的 Wagner !但因為手法比較前衛,叫好不叫座,拿獎多但卻沒有 Phantom 那樣 popular。

    這劇非常經典,雖不知演出如何,但絕對值得一看!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