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場大龍鳳還沒有演完(應該)

傳媒大亨梅鐸的新聞集團,收購出版《華爾街日報》道瓊斯公司的連續劇,終於在周三「圓滿落幕」。如果這宗價值達五十六億美元的收購,不是中途殺出道瓊斯公司董事、東亞銀行李國寶涉嫌將收購消息走漏風聲,給梁家安及其丈夫進行內幕交易,而令李國寶被美國證監會進行調查的話,相信這裡的人對事件的注意度肯定會低很多。

無論如何,這名擁有多個媒體、而且近年在收購傳媒--不論新舊也好--方面十分進取的傳媒人,終於將這個「獎盃」(《經濟學人》語)買下,只是其他潛在對手,如CNBC、《紐約時報》及《金融時報》,都只能「有得震冇得訓」矣。

我們讀有關梅鐸收購道瓊斯公司的新聞時,經常看到的其中一個報道角度,就是說之前擁有道瓊斯公司控制權的班克羅夫特家族,以及《華爾街日報》的員工,都擔心梅鐸一旦主,就會損害其編輯自主。看周三其他傳媒對梅鐸成功收購的報道,例如《紐約時報》這一篇,就引述一名《華日》記者所言,「整個新聞部愁雲慘霧」,《衛報》這一篇則引述另一名員工說,梅鐸「事實與娛樂的界線模糊化」,還說「應有不少同事會找獵頭公司另謀高就」。MoveOn.org推出、右上圖這一張惡搞梅鐸收購後的《華爾街日報》頭版,則又是的令人看後大呼過癮,然而與一貫正經且專業的《華日》頭版來相比,自然會發覺這個惡搞是十分令人憂慮的。

根據新聞集團與道瓊斯公司的協議,雙方將會設立一個五人組成的委員會,去確保道瓊斯旗下刊物的服務的編採獨立得以延續。外界一直擔心的是梅鐸的傳媒營銷手法,以及他的政治立場,會玷污《華爾街日報》及其他道瓊斯公司的刊物。但是我最初一直不解的是,以政治立場而論,梅鐸可被列入保守派的一群(至少絕不是Liberal一派),新聞集團旗下的霍士新聞《紐約郵報》就是其中例子,《華爾街日報》也是出了名保守的,立場亦傾向支持共和黨--猶記得四年多前伊拉克戰爭打響時,開戰那天在公司讀《華爾街日報》的社論,真是邊讀邊「媽叉」,因為我完全接受不了報章為戰爭搖旗吶喊的調。乍看上來,保守派的梅鐸收購同時保守派陣營的《華爾街日報》的母公司,不是「天作之合」嗎?

周三《華盛頓郵報》網站有一個互動討論環節,記者Frank Ahrens回答了網民就梅鐸收購道瓊斯公司的問題。第一條問題就是問,有人擔心梅鐸入主《華日》會令該報「共和黨化」,然而《華日》已經夠保守,難道可以更保守嗎?Ahrens的回答,正是解釋了我上段提出的疑問:評論與報道必須分開來看,即使評論如何保守,它仍是不涉及在新聞版面工作的記者,Ahrens還說,他還認識不少在《華日》工作的員工是不讀自家的評論的。然而員工真正擔心的,是梅鐸的「機會主義者」作風,亦即是立場不夠堅定,可以在八十年代支持保守黨的戴卓爾夫人,但是在九十年代支持工黨的貝理雅,又或如先支持列根,後支持克林頓等。也許,這種搖擺不定的作風,在早已認為梅鐸作風煽情、有偏見的《華日》員工看來,又是加上另一條「罪名」:不夠「堅貞」。

因為《華爾街日報》網站要收費,它的內容我是絕少看的,它之後會如何變我興趣不太大,反正不少人都在監察《華日》易手後會不會「變天」,我倒認為梅鐸不敢亂來。我反而有興趣觀察的,是眾人高呼傳統媒體將死的年代之時,在收購媒體四處出擊的梅鐸,如何在這個行業掀動一場革命:霍士財經頻道如何與CNBC對撼、《華日》與《紐約時報》的搶廣告戰、《華日》與《金融時報》兩份財經報章的對決、還有道瓊斯資訊與在五月時宣布收購另一間通訊社路透社Thomson集團在財經資訊的爭奪戰,等等。

新w聞集團收購道瓊斯公司,哄動程度與之前收購MySpace不遑多讓,但是這一兩天看著傳媒的報道,似乎又說不出一個新舊媒體結合的方法,說得大多是道瓊斯的內容,藉新聞集團的名字去散播更廣(如《華盛頓郵報》這一篇)。但是梅鐸連番出擊,在網絡媒體及傳統媒體進行收購,說沒有策略肯定是騙人,下回如何演變還要繼續看下去。

Comments

comments

0 Responses to “這場大龍鳳還沒有演完(應該)”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