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rief reply

讀到今天《信報》足球版的<惹火集>一文,見該版「任意球」欄作者伏地摩,回應了我數天前認為對方對碧咸存有偏見的文章,謹此致謝。

也多謝對方指出我的文章中的錯字(該煨,不讀報也不知道打錯了「那份」而不是「那位」!),對方特地地引用我一段的文章作回應,事後再看,可能真是情緒激動了點,致使出現筆誤,誤寫碧咸連累皇馬,真是看後感到羞愧,也是一個自我反省的機會。我也發現當日在題目中提及索卡,是本人一時「火遮眼」之過,找剪報時未看清楚,未分開文章究竟是伏地摩還是索卡寫的,如果一如伏地摩所言,「惹到索卡大哥都一頭煙」,真是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除了本人之外,還有其他博客批評伏地摩的文章。不過見文末最後一句,「許多年之後,關於碧咸,你會記得你的什麼?That is the question!」,似乎伏地摩認為現時評價碧咸的legacy,還是太早了點,我現在說「許多年之後,我一定會記得碧咸的球技」,也一定會被認為是過於肯定,既然如此,就不如學當年葉劉局長所言:「放長雙眼慢慢睇!」反正,也急不來的嘛。

但又話得說回來,當日佐治貝斯彌留以至去世之時,除了足球界對其技術的一致讚賞外,好像還有不少寫他當年如何風流,如何迷倒萬千少女,以至後來酗酒傷身的報道。或者,在現今的球壇,沒有可能只論球技了。

2 Responses to “A brief reply”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6.0 on Windows Windows XP

    老實說,小弟幾年前也是反碧咸份子,覺得他在球場外的魅力勝過球場內的球技…可近兩年的皇馬不知所謂,唯讀碧咸表現算是穩定,但無論你傳中如何準確,奈何前線只有一個懶散的朗拿度和低迷的魯爾.
    他永遠是個爭議性人物,我還沒見過球迷對其他球星如此愛恨分明.
    碧咸在世界盃的表現也不錯,老實說,勝過林柏特.沒記錯的話,多哥那場斬了20幾腳傳中,腳腳到位,未完場,同事無不嘆謂:全場最佳!只是前鋒屎波,無計.可是,今季開league後,碧咸的狀態實在一般.快復甦吧,雲佬在等你呢.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1.5.0.7 on Windows Windows XP

    「在現今的球壇,沒有可能只論球技了。」
    以報章體育版而言,以前談運動員真的是只談球技狀態,最多說說某君是茅躉,脾氣是如何的差而已,是否靚仔亦欠奉(少圖配合);現時則是起居飲食男女不缺。
    報紙佬說:讀者愛看。讀者則說:報紙佬有心老作。
    既是老作,何必介懷?
    人言報中不乏令人不快的專欄作者;此等作者泛濫之日,就是我們罷看之時。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