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盃前時事兩則

其一。架勢堂與「唔聽話」

商台《架勢堂》節目,因為一個「最想非禮的女藝人」事件而滿城風雨,事件最初被傳媒報道,到後來兩位節目主持人森美小儀作出「道歉」,不但未能令事件平息,反而令更多人產生反感,最後商台要宣布停播《架勢堂》兩個月之餘,兩名主持加上監製都要停薪留職。我想,事件到此也應該有一個終結吧。

這件事,正是「破壞控制」(Damage Control)失敗的「典範」。本來商台有一個絕好機會(第一次道歉)去解決事件,無奈兩名主持的錄音道歉聲明,卻給人輕浮、不嚴肅的感覺,當中一句「要講聲唔好意思」更是難聽非常,難怪這個道歉一出,引起的反感更大。如果一開始不作無謂的抗辯,干脆就事件真誠道歉,後果應該不會這麼壞。或者有人會說,森美小儀兩個主持的風格,一向都是嬉笑恕罵,當不得真,但是得要指出的一點是,事件中心——「最想非禮的女藝人」選舉——鼓吹的是一個非法的行為,也即是說,即使是用上一個輕鬆、講笑的手法去帶出這個調查,逾越了道德以至法律底線的結論,也是不能改變的。

其實,我是可以接受調查冠上諸如「最能引起性幻想」,或「最想與其發生性行為」等的描述,因為這些描述不涉及犯法的行為。如果大家都認為,公開鼓吹「非禮」的行為沒有問題,那麼這個社會就真的是有問題了。

不過今天(周四)讀《蘋果日報》,讀到與此事有關的報道時,我只能說無名火起三千丈。《蘋果日報》整個報道的調子,是高官看見民意是反商台,於是介入事件(也即是施壓),最終要商台將兩名主持「祭旗」──總之這是政府打擊傳媒的一次政治行動示範:

有立法會議員說,現時政府對付傳媒手段,與港英年代打擊異見團體及傳媒方式如出一轍,「好似用廉政公署打港台呢一招,其實港英時代已經成日用,若果係私人機構,就用埋稅局等查你,總之入唔到你罪,都搞到你一身蟻。」

他又以商台《架勢堂》事件為例,政府眼見民意普遍感到不滿,多位高官隨即出手加壓,連廣管局也公開表明嚴辦事件,「政府最叻食住民意,就算明知背後可能有政治考慮,我哋想撐(商台)都冇得撐。」

對此,我只想說的是:如果此等「自作孳」怨不得人的事件,都要上綱上線成為政治事件,這樣將兩名主持塑造成打擊傳媒行動下的悲劇英雄,那麼究竟誰犯了錯?難道鼓吹非禮就是對抗政府的正確並應受歌頌的行為?

其二。行運醫生

行運醫生,當然是「醫病尾」。我覺得今天最配此稱號的人,當首推伊拉克總理馬利基。美軍成功用炸彈炸死伊拉克阿蓋德領袖扎卡維,即使對遏止伊拉克的武裝襲擊作用不大,但總有其意義,這再加上今天伊拉克國會,終於通過國防部長、內政部長及國家安全部長三個重要職位的提名,令伊拉克政府終於「齊人」,也可堪稱「雙喜臨門」矣!這對於剛上任不久的馬利基來說,不是非常幸運嗎?

2 Responses to “世盃前時事兩則”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5.5 on Windows Windows 98

    問題是用不用要王永平親自高調評論 ? 廣管局已承諾按程序處理還不足夠 ?

    信報之後, 商台離賣盤的日子因架勢堂事件又走近了一步.

  • using Mozilla Firefox Mozilla Firefox 1.5.0.4 on Windows Windows XP

    我想, 既然一般人很難窺見政治的內幕, 有各種各樣的猜度不足為奇. 那篇是一篇新聞分析, 至少已交待分析的理據, 當然如果你仲覺得文筆太絕就無說話好講了. 又當然, 分析的角度亦不只一個, 如官員是否為回應記者提問才勉強回應呢? 總之只要不以此來咬定曾蔭權身有屎, 甚至顛倒黑白以維護森美小儀, 我覺得即管分析吧!「自作孳」即使怨不得人, 但當某報居然在新聞正文中引述”讀者來信”要商台停牌, 把個別意見當成主流, 連劉慧卿也要參一腳要求甚麼公開聆訊, 即使廣管局不會借刀殺人, 亦夠觸目驚心吧! 怪論:或者生果報真的錯了, 不是曾蔭權有陰謀, 是個別敵對傳媒和議員想抽水! 又或者, 俞琤得罪哂左中右, 大家都要做低佢! xdddd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