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潘朵拉的盒子

若一份報章要定國際版新聞,是以通訊社發來文稿的數量,定出那段新聞大做的話,那麼有三種新聞一定長期榜上有名:伊拉克,以色列-巴勒斯坦,伊朗。但三者之中,近日最出風頭者,則肯定是伊朗核問題的新聞。這樣說的原因,是中英美法俄五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加上歐盟,首先在周一同意,安理會有需要介入伊朗核問題(聲明文件可見此),最新的發展,是英法德三國代表歐盟,在國際原子能機構散發決議案草案,以在今天(周四)的理事會議中討論。

根據新華社的報道,決議案草案的內容扼要為下:

草案要求伊朗全面恢复暂停包括研发在内的与铀浓缩有关的活动,重新考虑不要建造重水试验反应堆,以便让国际社会建立对伊和平利用核能的信心。草案要求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将对伊朗的这些要求措施向联合国安理会报告,并要求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将该机构通过的关于伊朗核问题的所有报告和决议向安理会报告。

草案重申,将继续致力于通过外交途径解决伊朗核问题,要求伊朗方面充分而迅速地与国际原子能机构合作,特别是帮助该机构调查澄清伊朗是否开展可能与军事有关的核活动。

(新華社 via Tom.com

有意見認為,中國與俄羅斯這兩個與伊朗關係密切的國家,突然支持美國及歐盟的態度,同意讓安理會介入事件,是轉軚的表現。但是要指出的是,今天國際原子能機構所開的是緊急會議,雖然預料會投票通過將伊朗核問題提交安理會,但是草案所要求的,要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巴拉迪,就伊朗核問題向安理會報告,則要至早到三月時才實行,因為巴拉迪的報告屆時才能完成。因此今天的會議,看來是為提交安理會鋪路,一方向伊朗展示美國及歐盟陣營「言必有行」,不是說說嚇嚇便算,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為仍有一個多月時間,繼續進行外交斡旋,試圖以外交手段解決伊朗核問題。

的確,近日的外交活動十分頻繁。在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周一同意祭出安理會後,中俄兩國外交官員隨即前往伊朗,為他們的決定「解畫」,在倫敦出席阿富汗國際援助會議的中國外長李肇星,也利用同一場合與伊朗外長穆塔基會面,重申中國希望在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框架內,解決伊朗核問題,並通過外交談判達成長期解決方案(參見新華社的報道)。剛發表國情咨文的美國總統布殊(右上圖,Reuters via Yahoo! News),亦在美國時間周三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電話,布殊亦繼中國後,在通話中支持俄羅斯提出、在其境內為伊朗提煉鈾的方案(參見新華社,及美國白宮記者會的紀錄)。看來現時中英美法俄五國的策略,是對伊朗來一招軟硬兼施,硬的當然是潛在的聯合國制裁,軟的當然是俄羅斯提出的方案,為伊朗提供下台階。

正如法國外交部不久前所言,現時問題「仍有彎轉」,球當然是在伊朗那邊。不過伊朗那邊似乎不太領情,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發表電視講話,聲稱不會屈服於任何「欺凌」,當然,伊朗官方也維持一貫態度,表示核問題若提交安理會,伊朗將中斷一切與國際社會的合作,外交斡旋也隨即中止。

整個問題吊詭之處,是伊朗現時--至少是表面上--進行的核計畫,完全未有超出《核不擴散條約》所容許的民用範圍,但是正如布殊在國情咨文中(全文可見此)所言,「全球社會絕不可容許伊朗政權得到核武」(The Iranian government is defying the world with its nuclear ambitions — and the nations of the world must not permit the Iranian regime to gain nuclear weapons.),西方社會對伊朗的疑心太大,就連中俄兩國也對此感到惴惴不安--至少,面對一個聲稱要消滅以色列的總統,加上一個經常大喊 “down with USA” 的政權,不安的「表面證據」說是成立也無可厚非。但是俄羅斯更擔心的,是一旦伊朗擁有核武,整個中東地區的政治平衡會出現轉變,傳統上俄羅斯在此地區的影響力也會大幅減退,畢竟正如毛主席所言,槍桿子出政權嘛,權力也是如此。

因此,俄羅斯提出「代工」方案,在境內為伊朗的核電廠提煉低濃度鈾,看來是直至現在,最能兼顧問題雙方利益及面子的方法。只是伊朗政府一直「企硬」,奈何!還是要看看二月十六日,俄羅斯再與伊朗再商討其方案的結果,事情才可看出一點端倪。

至於中國方面,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評估中國可能會成為美國尋求制裁伊朗的「攔路石」,不過反而覺得,既然中國已先後表態支持俄羅斯的方案,又願意與美英等國同乘一條船,向伊朗擺出強硬姿態時,假若伊朗仍然「唔聽話」,中國或會覺得「好心做盡」,在安理會一旦表決時,使出兩邊各打五十大板的策略,也即是說,既不支持亦不反對制裁,讓制裁在沒有否決票推翻下通過。這事也不是未有發生過,當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安理會討論以「一切手段」將伊拉克逐出科威特時,當時代表中國投票的前外長錢其琛,在投票前的講話,正正體現了「各打五十大板」的精神。(附帶一提,錢其琛的《外交十記》最近出了英文版,看來挺有趣的)

雖說外交頻繁,但是也不可不談武力解決的可能性。《信報》的林行止在一月二十六日的專欄中,提及網上政治期貨網站Tradesports.com,列出伊朗被核武襲擊的可能性「迄截稿時高達四成」,但是我日前好奇到該網站看看,發現原來它分為三個期貸,最後交易日分別是本年六月底、十二月底及明年三月底,六月底發生事件(空襲伊朗)的可能性最低,明年三月底前發生的可能性最高,最新「成交機會率」有三成六,但即使是上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收市價」也未達林文中所言的四成,真是有點奇怪。看來這段文字,也可以作為一點「補遺」之用。

0 Responses to “伊朗.核.潘朵拉的盒子”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