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教宗,及其他


新教宗本篤十六世(中)在聖伯多祿大教堂向群眾祝福。(路透社)

這邊廂,下午寫了一篇東西,估計教宗選舉不會那麼快結束,但令人始料不及,今晚已經選出新教宗。來自德國的樞機主教拉青格,相信在第四次投票中拿了足以當選的三分之二票數,成為羅馬天主教會第二百六十五任教宗,取名「本篤十六世」--絕不是無線電視最初所說的「貝內迪克特十六世」(「罪證」可見此),譯名跟內地做法而非天主教慣譯的「蝦碌」事件,此為例也。本篤十六世後來會見群眾,發表了演說,另可提的,是拉青格是羅馬天主教近千年來,首名「日耳曼裔」(Germanic)教宗。

本篤(Benedict)這名字,在拉丁文的意思為「賜福、恩典」,若以意大利文「Benedetto」來解,則有「受祝福」之意。這名字的對上一次使用,是在一九一四年至二二年在位的本篤十五世,本篤十五世當選的時候,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不久,歐洲大陸風雨飄搖;拉青格成為本篤十六世,面對的挑戰也相當多--如對同性戀、避孕、婦權、愛滋病的立場,與回教等其他宗教的對話,以至作為保守派代表的他(拉青格捍衛天主教傳統立場甚力,有「上帝的洛威拿」之稱),面對天主教會內改革派/自由派之挑戰等。不過多數人都認為,以拉青格的極端保守立場而論,恐怕未來梵蒂岡出現重大改革的機會,應該是微乎其微矣。

這次梵蒂岡樞機團,選出七十八歲高齡的拉青格當教宗(右圖是梵蒂岡報章《羅馬觀察家報》的號外,題目解為:「我們有了新教宗 拉青格樞機主教 取名為本篤十六世」),論者多認為呈現兩個傾向。一是拉青格的角色將是一名「過渡」教宗,二是樞機主教們認為羅馬天主教會,在未來仍須採取保守立場--他們要的是保持天主教會的原則,即使令不滿教徒脫教也沒問題。這種情況,在美國以至歐洲將較為明顯,尤其可見於人口控制、墮胎等問題上。當然,日後事態如何,這裡說不得準,單是今天下午與現時的情況,已經大大不同了--事實上,事情發展之快,真教人始料不及。

這裡可說說處理這宗新聞的「七國咁亂」的情況。由於梵蒂岡一早宣布,每天西斯廷教堂會放兩次煙,黑煙即未選出,白煙即選出,並將敲鐘確定。不過最「騎呢」的,是周一晚第一次冒煙時,出現了先白煙後黑煙的情況,而今天下午第一次冒煙時,冒的是黑煙了,但無人(包括梵蒂岡的官員)想到那時正值中午十二時,教堂的鐘是會響的,結果出現了一個「黑煙但有鐘聲」的情況,結果不少在聖伯多祿廣場聚集的信眾,一時間都摸不著頭腦。

原本以為梵蒂岡「兩度蝦碌」已經夠數,豈料正式宣布一刻,更是驚險百出。話說那時差不多到午夜,報紙「埋版」的時間已差不多,由於一般預期在凌晨一時才會有煙霧訊號,所以那時工作都不太忙,然而美聯社突然傳來消息:「梵蒂岡電台稱,西斯廷教堂冒出黑煙,顯示會議未能選出新教宗。」好了,第二次也是冒黑煙,可以叫同時寫個確定一點的版本,供最後埋版用。

不過...且慢!看著CNN直播的同事們,突然大叫「好似係白煙喎!」這時法新社的消息卻是:「教宗選出:白煙」一個通訊社說是白煙,一個通訊社說是黑煙,究竟是黑,還是白?這時誰人也作不出決定,但是「死線」迫在眉睫,差不多要按掣「開車」,由美聯社第一條消息(二十三時五十五分)至法新社第三條「教宗選出」的報道(零時二分)間的七分鐘內,都不知道要怎麼改--大家都問同一個問題:為何確定當選的鐘聲,還未響起?兩個通訊社南轅北轍,美聯社堅持說「不斷有黑煙冒出」,法新社堅稱「出的是白煙」,信哪個好?

結果,美聯社開始發現「唔對路」,先是再引述梵蒂岡電台說,「未能確定冒出的煙是黑色還是白色」,此時也已經是零時四分多了。到了最後,零時九分,看到電視直播的鐘聲響起,美聯社也終於改口--此時,我們已經忙個不停了--一來要將第一版的報紙改為選出新教宗,二來,也要為第二版改頭換面。不過,這令人充滿不安及期待的十多分鐘,真是夠過癮的。

在十一時多至十二時的關鍵時間,出現這些非改不可的新聞,是很令人煩惱的。改,會令頭紙的印刷時間拖遲;不改,則肯定不是正確的做法。猶記得去年美國大選,克里在本港時間十一時多十二時致電布殊承認落敗,消息一傳出,只聽見一眾編輯一個單字:「X!」同樣地,你們在報攤會看到有報紙,因受「開車」(術語:印刷報紙)時間所限,只能在第一版說「選出新教宗」,亦有報紙能開車時間推遲,加上「拉青格當選教宗」的消息。

總之,新教宗選出了,我明天(周三)休息也可安心點--不得不說句:感謝上帝!

4 Responses to “新教宗,及其他”


  • 最初以為 TVB 跟內地將 “Benedict XVI” 譯作 “貝內迪克特十六世”,但今早大公報已跟羅馬教廷用 “本篤十六世”

    但內地傳媒是否不跟香港大公報而用 “貝內迪克特十六世” / 其他名呢 ? 待查

    雖然這樣做對天主教是大不敬,還是譯外國賭博網站賠率比等煙囪冒煙快捷

  • 教庭好像有提供官方中文譯名。

  • 查天主教香港教區的資料,的確是有比較「官方」的譯名,不過他們將Pius譯為「碧岳」而非「庇護」,則令人考起了。

  • 大不敬的說句…. 都望八之年了,會唔會唔駛六七年就玩多次煙囪遊戲?

    他會不會只是過度性教宗? 係天主教(相比基督教)風雨飄搖之際,理想都是一個六十來歲,預期可以帶領天主教上十年的才是好人選。

    下期教宗賽,可以開始留下五十上下的主教級人馬喎…

    btw,今次教宗仲係唔係終身制kar?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