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不知

讀今期《壹週刊》財經版<提早退休 一味靠炒 古鎮煌>一文,赫然發現,原來寫樂評的黃牧,與「識嘆識食」的古鎮煌,原來就是同一個人!真是大鄉里...

說起來,我最初接觸的有關古典樂及其知識的中文書,全都是他在《明報周刊》時期(?)所寫的文章結集,如《音樂的享受》、《音樂的藝術》等書,以及中大出版社出版的《音樂家與音樂欣賞》等書呢。相信不少涉獵古典音樂的人,很可能都讀過他的著作吧?

找來了訪問的全文,在此與大家分享:

提早退休 一味靠炒 古鎮煌
《壹週刊》.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四日

提 早退休,是一眾打工仔的夢想。不過,據國衞保險上月發表的全球退休調查報告,原來本港近三分一的退休人士其實終日無所事事,甚至連嗜好都沒有。退休生活, 可能沒想像中過癮。像古鎮煌,十五年前、未夠五十歲便已賺夠上岸。退休前,他百足咁多爪,既是投資專家,又是旅遊專家、收藏家兼食家。只是這些年來,他想 去能去的地方,都踏足過了;以往玩賞古董錶、古董筆的熱情,亦正慢慢減退。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好玩呢?年過六旬的他,去年忽然在北京開設私房菜館,投資逾百 萬元,只為可以親自設計菜單,讓顧客嚐嚐他認為最美味的粵菜。

初約古鎮煌訪問,他諸多推搪,更反問道:「接受訪問,對我有咩着數?」開口 求着數,皆因去年九月,他在北京一所四合院開了私房菜館,但生意不太好,需要宣傳;其餘於他無益的,他無興趣。上月初,記者到訪餐廳,那個週末夜晚,裡面 一個客人都沒有。怎樣精明的人,也有計錯數的時候。「註冊外資企業,最初唔識,便付幾萬元請律師搞,說要向國家商務局申請、審核資產、又說要在國內投資五 百萬元,總之搞嚟搞去都搞唔掂。」後得高人指點,方知道原來去地區的商務局申請便可;至於資產證明,他向滙豐索取一封證明戶口有錢的英文信,結果申請三分 鐘就辦妥。「開餐館,要先得衞生、消防及環境三個有關部門批准。當時我連員工都未有,但要過衞生一關,卻要有員工做體檢。」

北京客千奇百 怪到真的開業了,他又發現餐廳選址錯誤。古鎮煌一心以為那所四合院,位於恭王府(乾隆時期,貪官和珅的私宅,後收為王府)不遠處,又鄰近蒲點後海酒吧街, 應不愁客路。但事實是,雖然白天到來遊胡同的旅客如鯽,但個個都走馬看花,根本無暇正正經經的吃一頓飯。靠本地人撐生意嗎?附近的居民天天上門參觀,但無 幫襯;又試過有客人臨結賬時,忽然投訴餸菜有頭髮,要求打九折;這些,他都忍了。最叫他氣炸肺的是:「有個叫何勿思的人,進來喝了茶,知道每位最低消費二 百五十元,說我們『太沒道理了』就走了,還要自鳴得意,回去在網上寫文唱衰餐廳。」

古鎮煌堅拒降格,一擲百萬元的這個新玩意,不知何日回 本。不過,十五年前已經賺夠退休的他說:「我人生最大理想,就是於息勞之日花光所有的錢。」他以歎世界為己任,更自創一套倒數經濟理論,大意是:人一生下 來,生命就開始倒數至完結,而投資的目的就是盡早退休,離開打工仔的苦海,盡量延長享受人生的年期。「我以前正職是炒股票,打工反而是兼職。」他說既然不 搏升職,要應付老闆其實不難;當時,他還有餘暇在辦公室秘撈,替《明報周刊》及《名表雜誌》等寫專欄,日寫九千字。七十年代末,他開始涉足投資市場,樓、 股、金、匯,幾乎能賺錢的東西他都炒,更借孖展搏到盡。譬如說,他七九年便炒美漢(佳寧前身)。「一個月俾經紀的佣金,多過我份人工。」以他八三年的三十 萬元年薪計,即一個月付經紀的佣金至少二萬五千元。按百分之零點五佣金計,每月交易金額高達五百萬元。八十年代初,樓價因加息而狂瀉;中英簽署聯合聲明 後,一般人對樓市仍心存陰影,但古鎮煌卻看準收租回報高逾十釐,夠供樓之餘,還有錢落袋,遂於低位猛入貨,一度持有十間豪宅。九成按揭,正合他愛刀仔鋸大 樹的脾胃:「買樓,係借他人的錢去投資。就算樓價短期唔升,長線一定有賺。」

曾任記者及公關的古鎮煌,耳目眾多。他會迅速分析消息、然後 狠狠下注。八五年一月二十二日,和黃、置地及港燈齊在下午停牌。當時市場已猜到,和黃有意收購置地旗下的港燈三成半股權,更盛傳和黃出價為每股八元(港燈 市價約七元五角),置地同系的怡和怡證亦狂升。怎料收市後,和黃宣佈收購價僅六元四角。曾長居倫敦的古鎮煌立刻意識到,香港收市的時候,正正就是倫敦開市 時,那些港股交易員可能還在歎咖啡,未收到壞消息。於是,他馬上致電經紀,以近香港的收市價,即約十元狂沽怡和及怡證的股票;當日怡證一度跌至八元九角 半,他便低價補倉,獲利不菲。一個月之後,又給他遇上第二個機會。當年仍屬英資的會德豐正陷航運低潮,邱德拔趁機收購,出價六元。古鎮煌卻認為他的舊老 闆、已收購了九龍倉的包玉剛,有可能加入爭奪,遂狂掃會德豐。不久,包氏果然以七元四角的出價,贏了爭購戰,古氏手上的會德豐股份亦升值近兩成三。然而出 手如何快狠準,都難敵股災。八十年代初的前途危機,曾令古鎮煌領教過重新開始的滋味。但他自恃年輕兼高薪厚職,輸完又嚟賭過,結果八七年又遇上黑色十月, 那次股災,古鎮煌永世難忘:「當時破產咁滯。」雖然專家預言地產市場絕望,但他堅持不賣樓,一年後樓價回升,較跌市前還高一倍。

就憑死守 那四個位於香港及英國的物業,他九○年放棄中大的鐵飯碗,退休去也。他退休前賣出一間港島千五呎豪宅,去年趁英國物業市道仍佳,把英國的兩個物業也賣掉, 肯定夠食過世。「我唔嫖唔賭唔吹,食一餐不過一千幾百,退休其實不用太多錢。」以他的話說,是終於「成功擺脫每朝鬧鐘的威脅」。退休後專心玩樂,讓他避過 金融風暴及科網股爆破等劫數,他說:「依家死都唔投資,唔想煩,Cash is king!」退休這十五年間,他吃盡美食,把香格里拉的Petrus、半島嘉麟樓等名店,視作飯堂;足跡踏遍五大洲,上至北極邊緣,下至紐西蘭南島(遊覽 南、北極太辛苦,他才不會難為自己)。如此生活,一個月使費仍在十萬元之內。

「錢,識得使,其實好好使。」古鎮煌愛享受,但不揮霍。舉例 說,香港飛倫敦,他會知道在英國出票更便宜;會替法國波爾多的一級佳釀格價,然後得出結論,在紐約或倫敦買最便宜。連嗜好,他都認為以能帶來收入的為佳。 愛品紅,他就把紅酒的學問研究到底,透徹得可以率團參觀波爾多酒莊;愛收藏古董錶、古董筆,便矢志成為世界級專家,閒來上郵輪開壇講收藏心得,順便再為郵 輪撰寫旅遊文章,便可免費上船旅遊兼賺錢。再者,他更可以寓玩物於投資,一旦山窮水盡,便賣掉其過二十箱紅酒、二百隻古董錶及過千枝古董筆等。機關算盡的 他,無妻無兒,聲聲嫌這類投資沒回報。以為他眼中只有錢?認識他四十年的董橋說:「他的音樂造詣好高,其實好藝術。」浪漫文藝的一面,古鎮煌藏得好深。

1 Response to “不說不知”


  • Hi Alex!!!
    仲記唔記得我? 上王建元果個科幻小說課同你認識既朱振威.(都唔記得果時我點自我介紹啦……)

    估唔到search黃牧先生既資料時會搵到你個blog!!

    我都係睇佢既書而開始認識古典音樂!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