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

兩天沒寫。一來是累得筋疲力竭(連日來處理教宗的新聞,精神肉體都累),二來電腦進行小升級,加了新硬碟及顯示卡,即使有時間,也沒有電腦來寫東西。終於今天放假,可以「攤抖攤抖」。

見Florence寫美麗女主播,我也湊興寫一篇。看過Florence的文章的人都知道,她的題目來自今期(二零零五年三月號)的《中大校友》雜誌,訪問的是六名中大畢業,都當上了新聞主播的校友。文章內容,Florence及《中大校友》網上版均有介紹,不贅了。Florence的文章說新聞記者前/錢途,談「寶娃娃」的一身名牌,我倒沒有準備在這裡狗尾續貂,反而想談談其他東西。

Florence說「張寶華、魏綺珊、張宏艷和蘇啟智,是我的師姐師兄」,其實,我也與Florence同系(但不同年份)。記得我在選系時,記得當年敝系的文宣,是以魏綺珊為「生招牌」的,到了我畢業後,發現生招牌已變成了張寶華(但不敢肯定魏綺珊是否仍是生招牌一份子)。至於「有線首席主播」張宏艷,在我的眼中,早已儼如「香港首席新聞主播」(查維基百科全書,News Anchor有提及她!),近來還見到她出來拍宣傳片,教授「記稿心法」。

其實張寶華「晒行頭」,我是沒有甚麼感覺,一是因為我從來對名牌衣服這回事沒有甚麼特別感覺,二來丹拉瑟(Dan Rather)說過,他向前輩討教出鏡之道,其中一個準備,是一套倫敦Savile Row的名牌西裝(記得好像從林行止的文章看回來的),穿好點,無可厚非。但得老實說,看罷張宏艷的兩頁紙訪問,我真是有點無名火起。

在訪問中,張宏艷說自已「一手訓練」現時亞視廿四小時新聞台五名主播中的四名,「培育後進,桃李滿門」,我其實想問,你們所謂的主播,是真真正正一名獨當一面,對舉凡本港時事政局,以至全球大勢發展都有掌握能力,能在觀眾心中建立一種信賴感的主播,還是一個又一個的讀稿機器,只是披上一件又一件名牌服飾,成為所謂新聞迷中的「美麗/英俊主播」?對我來說,很遺憾,是後者。

當然,平日無風無浪,主播們坐在直播室內,對著Auto-cue照本宣科,當然是手到拿來,駕輕就熟,最大的風險,頂多是機器突然故障,或者控制室播錯帶,或是自已「食螺絲」。但是遇上突發新聞時,很多時突顯出所謂主播的經驗不足,「死空氣」頻頻者有之,不斷重覆觀眾早已聽厭的背景資料者有之,甚麼亂噏廿四者,提問愚笨至極的問題者而有之。記得當年九一一事發當晚,有一名主播問專家:「紐約世貿d煙,會唔會飄到華盛頓?」聽到為之氣結。

主播不是「靠樣」造出來的。昨天的教宗喪禮,全世界不少電視台均作轉播,美國三大電視網絡也不例外,但是隨著全國廣播公司的布羅考(Tom Brokaw)、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丹拉瑟(Dan Rather)的退休,以及美國廣播公司的彼德詹寧斯(Peter Jennings)因患肺癌而暫時退居二三線(好讓他接受治療),結果三個電視網絡進行直播時,都用上了剛上位的主播,不過我在公司看到的外電說,新手們因經驗不足,結果出現應旁述時出現Dead Air,應收口時仍在不停地說的現象。我舉這個例子,不是要以外國的殿堂級主播來批評本地電子傳媒同業,只是想指出新聞主播不易為,「好樣」之外,也應有一定經驗、修養呀。

我的看法,應該是很老派(甚或過時了),還是quality speaks。Ed MurrowWalter Cronkite為一代代從事新聞行業的人奉為模樣,不是因為他們穿著名牌西服,不是因為他們靠給領導人罵而聲名大噪,而是因為觀眾信任他們,有其權威性。信任及權威從何而來?是對新聞不偏不倚的堅持,對良知、事實的追求,這些,不是光叫口號便成。只是可惜,此地傳媒以為,只需將「專業」二字,加諸主播身上,就是吸引收視的靈丹,可憐「專業」二字的價值,早已大幅貶值。不過觀眾可能會說:「管它的!」

一名從事電子傳媒的同學說,「所謂主播明星,都是無聊的東西」。也許她最明白。

後記:寫後回顧,會問自已:是不是太理想化?也許會得罪一些人吧?Florence說得對,我們的薪金微薄,前景更可說是迷茫,但願在可見的將來,仍有這份Heart。願各從事文字傳媒的Blog友共勉。

9 Responses to “主播”


  • Alex,你的字裏行間流露對新聞行業的滿腔熱血,證明你仍是一個很有heart的Journalist.我病了,精神不大好,咳到睡不着覺,遲些會寫一篇個人粗疏的觀察和感受.

    你還年輕,不要氣餒啊

  • 還以為張劍虹才是中大新聞的生招牌,
    雖然他不是主播.

  • 有報導曾指當年黃應仕加入 TVB 後,刻意改變劉家傑報新聞年代的主播制,若無理解錯,即廢除當主播只管報新聞,採訪和寫新聞的工作由記者負責的制度,和限制主播接受其他傳媒訪問,及接電視台要求主播以外工作,如大 show 司儀。另外一路訓練新主播,使資深主播們知道他們的崗位並非 “無左佢唔得”,以防主播們坐大和動不動就跳槽。

    我有無理解錯 ?

    因未再有 911 的突發事件,未真正考驗到珠珠、玲玲等新一代少女主播現場應變的功力。但剛過去的教宗喪禮,TVB 仍用周潔儀姐姐做現場直播 ( 若魏綺珊仍在 TVB,多數會找她做 ),它仍未放心讓珠珠和玲玲等做這類 > 半小時的新聞直播節目。

  • 港燦兄提及「劉家傑報新聞年代的主播制」,記憶所及,當年有所謂「Anchor」存在於電視台。電視台製作部主持節目的人,中文稱作「主持人」,而英文就叫做「Anchor」;而在新聞部,日常讀新聞的那些仁兄仁姐有時稱為「Anchor」,有時又稱為「Announcer」、「Presenter」、「News Reader」,向無經常又一貫的稱謂;如要使用中文稱謂,會用「主持人」或「報導員」。至於「主播」的稱謂,似乎始自八十年代,由台灣傳入。
    個人認為,香港電視台「Anchor」的定義,尤其在新聞部,至今還停留在「主持人」或「報導員」的階段;台灣人把「主播」作為「Anchor」的中式譯法,地位也捧得半天高,「主播」來到了香港,一下子令不少「主持人」和「報導員」飄飄然,以為自己真的可以「主」播起來。
    在劉家傑報新聞年代,當年的朱維德、李大為、高德培、陳日里、何鉅華、蕭若元,甚至陳富成、許冠文和何守信等,都曾被稱為「Anchor」的,他們亮相於新聞時事或體育節目,但只有其中一二位親自參與新聞編採。
    至於是否在黃應仕加入 TVB 後,就刻意改變「主播」制?香港的電視新聞,從未有如外國的「主播」,何來改變?不過黃應仕在電視台新聞部的運作上,確實有很多改革或規範。遺福或遺禍後世,應是見仁見智。
    香港的電視台主腦,尤其是新聞部的負責人,很在乎出錯的問題,因為其影響足以「釘牌」,港英時代如是,特區時代更不用說。一般來說,「Anchor」照稿讀成為較為安全的做法。至於照稿讀都會出錯,例如劉家傑牽涉在內的「毛輯事件」,那是合該有事,據一位前輩口述,當時是播片時現場讀稿,豈料主持人脫嘴,導致畫面和旁白不夾,日本人屠殺中國人的畫面,旁白成為國民黨殺共產黨人。此事導致主持人即時停職,新聞部數位高層炒魷。
    後來電視台這類特輯,一定會先剪好片、配好音、主管反覆過目多次。
    此外,電視台很著重時間的控制,很怕主持人的失控,即使主持人很有料,很有見地,但多一句少一句就成為控制時間的障礙。製作部的主持人尚要儘量規範,新聞部更限制其自由發揮。「主播」在香港,始終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 老周,我相信香港裡至少百分六十以上o既人鍾意睇靚女主播,百分三十唔係好知你講乜,百分之十o既人知道你講乜,又可能有一半人唔係好認同你o既意見。(下文二萬字)

    我作為一個無知o既小市民,我應該係比較鍾意睇靚女主播o既一群。

  • 無計,而家太多人唔係睇新聞內容,而係睇樣,所以我呢d唔靚的女記者,永世都唔駛做電視,哈哈!
    小妹對張宏艷小姐的「偉論」亦不敢恭維。雖然佢講到自己幾咁桃李滿門,又成日拎番在神戶地震做扒張相,證明自己唔係讀稿機器,但事實勝於雄辯--「九一一」一役,大家對呢位「大家姐」的斤兩已心中有數。

  • Alex:

    今日,因你呢篇啟發到我諗起 d 野,一時手痕,響自己個 blog 到亂嗡左一 d 每日自己睇各類媒體新聞後既感想。歡迎指正。

  • Alex,你講得好岩。其實讀新聞果個人,差不多係臨場最後把關人。如果阿茂阿壽靠個樣就做得,一旦報錯真係大鑊過大鑊今

  • Alex,

    小妹曾在某電視台當外電翻譯,對於香港主播的水準也是不敢恭維。
    但我認為最根源的問題,還是觀眾沒有水平。如果觀眾對主播有要求,電視台就斷不會只找俊男美女當讀稿機器。而如何可以改變香港觀眾?這就真是一個超大的難題了…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