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sinthe

圖左這幅畫,是十九世紀法國印象派畫家德加(Edgar Degas,中文資料可按此)的一八七六年作品「苦艾酒」(L’absinthe)。這幅畫,現存於法國巴黎的奧塞博物館(Musée d’Orsay)

我對繪畫這回事不甚了了,中學時的美術科成績,也是數一數二的差,不過特地找出這幅畫,作為這篇東西的引子,是因為昨日瑞士一宗新聞。

原來苦艾酒(Absinthe) 的「出生地」,不是德國,不是法國,也不是意大利,而是瑞士--全球第一張苦艾酒的「處方」,就是在一七九二年,由一名到瑞士避難的法國醫生Pierre Ordinaire「發明」的。但由於被稱為「綠仙子」的苦艾酒酒精度甚高,會令人產生幻覺,所以曾導致慘劇發生。一名瑞士農夫,就在一九零五年飲用苦艾酒後,就將全家人開槍殺死,瑞士也在三年後禁售苦艾酒,其他國家也相繼跟隨。不過瑞士政府昨日宣布,這條維持了九十七年的禁令,由三月一日起宣布廢除,換 言之,瑞士的劉伶們,從三月起可飲苦艾酒了。雖然美國及法國仍禁售苦艾酒,但本港是可以出售的!

苦艾酒雖然十分「梗」,但若沒有了他,藝術文化將會十分貧乏!海明威、畢加索、梵谷及王爾德,都是好此物者,更是他們創作的靈感泉源,所以嘛,要是沒有了苦艾酒,我們怎麼會有這麼多文學作品及藝術品充實我們的精神生活呢?記得余光中所譯的《梵谷傳》也有描寫梵谷飲苦艾酒的章節,不過一時找不到了,反而嵿大的劉紹銘,曾有散文道出他的飲酒心得:

楊牧說我專攻杜松子苦艾,頗有心得...沈均生與我,除了溽暑天時不得不以此小麥水(按:啤酒)解渴,平時喝的,都是成人飲料,如馬丁尼。茶有茶道,酒有酒道,而馬丁尼的調製,要得上品,需拿出齋戒沐浴的虔誠心情。

先取矮腳夜光杯一隻,置於冰箱冷櫃待用。杜松子與苦艾酒,寧缺毋濫。前者得用英國進口貨,如「吃牛肉的人」,後者應取來自蘇菲亞羅蘭故鄉的馬丁尼牌。一般酒吧酒保,若非事前指定,均用三「松」一「苦」的對比,實小兒科耳。均生兄與我,常從五一之數。是時也,潔手切澄黃檸檬片一小圈片,取出冰櫃已上薄霜之夜光杯,注入受過冰塊洗禮的杜松苦艾,作「唇」飲,味若仙醍。
(<借問酒仙何處有?>,《煙雨平生》,天地圖書)

我不善飲,看來還是當個文抄公,看他人說飲酒算了!

3 Responses to “Absinthe”


  • 本人曾飲過混雪碧的Absinthe,滋味真是畢生難忘.

  • Martini裡面用的苦艾酒不是Absinthe而是vermouth。兩者天差地遠。

    Absinthe是一種被禁了很久的酒,主要是洋艾(Wormwood)作為主要添加物,其中包括了多種有香味的草本植物。顏色是綠的。

    Absinthe之所以有爭議,是因為它容易產生幻覺的作用。一般來說這種幻覺有的人會說是酒精濃度過高的關係。

    但經過化學分析,Absinthe釀造過程中產生含在酒內的成分,跟大麻主要的麻醉成分THC的分子結構很接近,但濃度絕對比吸大麻少非常非常多。

    正因如此,很多藝術家都喜歡喝Absinthe,因為會造成一種無傷大雅的迷幻感,但喝多了就跟其他酒一樣,醉~然後吐。

    我還滿喜歡喝Absinthe的,家裡也有幾瓶。哈哈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5.01 on Windows Windows 2000

    我也是苦愛的愛癮者…

    我網誌也有一些資料,歡迎來坐坐!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