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哥德

上篇文章登出後,有不少回應。事件主角哥德也特地寫了長文,回答我對他的意見。同樣地,看後我仍有不少話要說。

哥德質疑本人:「你不滿我不敬丫,定係不滿我話個海嘯威力不大?」但他看來沒有引用我認為他不敬之前的話--因為我寫道:

「天!!就是這一個比水浸「多小小」的事件,導致了超過十四萬人死亡,威力不大還算甚麼?我覺得,對於十四萬遭滅頂之災,被洪水沖走家產、家人的倖存者,以至被洪水奪走性命的亡魂,On Goethe這一句話,真的對他們很不敬!」

很明顯,我所指的不敬,是針對死者家屬及災民。他與我對「海嘯威力」有不同的詮釋,他說他指的是能量,我指的是後果,但是,如果即使如他所言,上周的海嘯的能量不大的話,對於一眾災民而言,有甚麼分別呢?還不是家園被毀、永失家人摯友!同時間,一句「海嘯能量?唔係好大o者!」去評論上周的慘劇,那末,誠如香港仔公爵所言,真的教人心寒!

哥德又說:

至於不敬麻,再慎言d呀下。不過,我suppose,衣個personal blog,唔會有當地人睇到。當然,你話,衣個blog係公開,就咩人都睇到,所以講咩都要小心d喇﹗
咁,我就覺得自己好悲囉。事關,一路,我都係係度自己同自己講野,唔太希望同其他人有太大interaction (well,所以,衣個blog一番生,我就希望大家唔好link佢;有幾位朋友好聽話呢)。

請哥德搞清楚,我從來沒說過「呢個Blog係公開,就咩人都睇到,所以講咩都要小心D」之類的言論,我亦覺得,你將這句話加諸本人身上,與「砌生豬肉」無異。你說你在自Blog自說自話,同自己講野,是你的自由,我亦無權干涉,但是我相信,我也有在我自已的Blog就我所見所聽的發表評論的權利。同時間,你不太希望與其他人有Interaction,以至回應旁人的意見,是你主動範圍以內的事,沒有甚麼悲與不悲的。但是,既然閣下現在出來回應,參與了互動,但仍然在此說覺得悲,oh sorry,我「鄧」你可憐囉。

然後哥德寫道:

可以討論咩係remote。不過,我討論既係,點解多數人可以對遙遠既印尼人捐款,但又唔會理下身邊有需要既人?即係,雖然「遙遠」雖然係相對既概念,不過我就係質疑緊點解d人可以對受海嘯影響既人同埋其他人有兩種標準,係米因為電視做左個包裝,所以d人先有衣d標準(拿拿拿,我一路都以為自己主要講衣樣架。你睇唔到,又係我d中文有問題﹖同埋,如果唔係講衣樣,咁無喇喇提個呀婆做咩﹖)
同埋,我有不齒咩﹖我一路以為自己講緊,捐錢,比咩都唔做為好。不過,哦,你話我有米有囉。

「不齒」一詞是否用得妥當,可以容後再談。不過,在你的《海嘯》一文,好像沒有說過「捐錢比咩都唔做為好」之類的言論,若你說「不過,今次香港人真係捐得好勁。但,就好似pk_咁講,如果佢地既愛心同情心,唔會咁「突發」,咁香港會好好多。我又同意通寶咁講,有心,就直接捐落銀行啦。」,就是你所指的「捐錢比咩都唔做為好」的意思,那末,只能怪本人領悟能力有限!

至於「不過,係回應個時,唔該問清我講咩,而唔好一野講粗口。唔該曬~~」這句話...我有說過粗口嗎?請先查找清楚再說,別將本人與本人的朋友混為一談。

第六個回應是這樣的:

同埋,丫頂,我成篇野都係問,既然而家好似係「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咁點解D人可以對身邊有需要幫助既人又唔理﹖

要搞清楚一點:我們是不是「真的」沒有理身邊有需要幫助的人?我相信不是。香港眾多慈善團體幹的是啥?每年的籌款節目中的市民捐款又是啥?你所指的「不理」,究竟定義是甚麼呢?請不要在南亞脤災氣勢一時大盛,對比出平時救助貧困的聲盛較少時,就將平日援助機構的努力一筆抹殺。我的理解是,你的確是指我們(即你所指「D人」)平日沒有理會身邊有需要的人。

我re左喇。不過,我都心寒。因為,以你既道德標準,香港好多人都會令你心寒(話時話,如果用關心社會,關心其他弱勢黎做標準,你反而會覺得我令你較為窩心添)﹗

可能我真的是理解能力有限,我真的搞不清楚你說甚麼。我的意見就是,社會以至世界各地有人出事,我們就應該盡力去幫,但是因為活在現在社會的我們,資訊太發達,太多,導致我們訊息超載(也同時變得冷漠),所以很多時要依靠傳媒的報道--甚至炒作--去鼓起我們的善心,從而幫助他人。若果明日傳媒將本港一宗極為需要別人救助的事件「吹行」,我是會伸出援手的。但是說笑一句,依照哥德所言,他很可能將他的理論無限縮小,會質問我們為何只幫助傳媒報道的個案,而不是離我們更近的人了!

哥德不滿我沒有看到他在第一篇文章的回應。其實我在寫對上一篇文章是,是有考慮到他的回應的--若不然,怎麼會指出他誤指伊朗巴姆大地震一事?我是這樣寫的:

你可以不齒香港人的「忽然好心」,也可以批評平日香港人沒有發揮善意,更可以說一己之力,不能幫全世界的人。但是唔可以幫全世界的人,就等於你可以拋出遙遠一字,對地震海嘯災民視若無睹?

第一,我相信的所指的「唔可以幫全世界的人」,就是回應你所寫的「所以我唔可以幫全世界要幫既人」這句話。第二,你在指我斷章取義的時候,請不要忘記,我在一開首時,是已經將你的文章的超連結,放在我的文內,也同時將他的原文整篇登出。前者,我認為是符合了Blogging原則,讓讀者直接連結至我所要評論「事發現場」,讓他們作一個論斷,後者,我覺得,連別人的回應也引用,若然別人的回應「水蛇春咁長」,那還得了?

最後我要說,我不認為哥德是「冷血貴利王」,我只是不滿他可以對災民的慘況,只以「今次海嘯好小兒科」的話一句帶過,是不滿他的inconsiderate。我認為他質疑為何我們「無啦啦」被傳媒引導去大發善心,是可以討論的,但既然他說他只會捐錢給最有需要的人,難道,此時此刻,你仍然不覺得最有需要的人,是面對著疫症威脅、數以百萬計的災民?又想問,你以甚麼途經及準則,去辨別一個人的需要最值得你捐錢給他/她?

為免被指我沒有引用他的文章,特地在此再貼多一次他回應本人的長文連結,請按此

再者,cuiyao,我從沒有覺得我與哥德的意見是主流與否。但是,我不認為他認為海嘯「濕碎」,是因為他看了太多的片段,以致震撼力減退所致。他是說得很清楚的。

0 Responses to “再回哥德”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