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的Le Petit Cahier

周末兩天,罕有地有一天半不用上班,但是不想論政,不想思考,不想嚴肅的事,不想腦筋勞累,總之,就是想悠悠閒閒的過這難得的一天半。但是仍是思前想後,腦子裡盡是一些不著邊際的東西,所以,還是有以下的短篇。

**
周五晚深夜三點下班,決定出旺角閒逛後才回家。在亞皆老街的報紙檔,買下了Tea雜誌,然後到一麵檔,過過這難得的一刻。這期雜誌的其中一個主題,是悠閒地在雪梨過一天,忽然有再到澳洲旅行的衝動,也想起在雪梨的友人,不斷「催促」本人到雪梨旅行,好讓她當個地主,周圍帶我遊覽。

總之,就是想去旅行就是了,可惜沒錢!

**
這期Tea雜誌訪問了楊千嬅。楊千嬅在訪問中說,她在未入行前的護士歲月,曾有三年的聖誕節都是在工作中度過的,其中一個最大的對比,就是在節日的早上為一名剛去世的病人「打包」,然後當晚與友人唱k盡興。這句話,可堪玩味,很特別。這時想起,楊千嬅討人喜歡的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她沒有太大的明星氣,(出道時)帶著Girl next door的感覺。可惜,現在的她沒有這種感覺了。

有點懷念大學時期,差不到踏進每一間宿舍,各人電腦播出的歌曲,男的只有蘇永康,女的只有楊千嬅的年代。說起來,楊千嬅的《夏天的故事》唱片,照片是在中大校園拍的呢。不過我最喜歡的楊千嬅的唱片,始終還是《冬天的故事》。

**
到彌敦道坐小巴回家前,抬頭望那座很突出的朗豪坊,愈看愈有不可思議的感覺,在一眾舊建築物中突起的朗豪坊,那種景象,有點兒似費茲.朗格的電影《大都會》般。

決定在歸家途上,播放蓋希文(Gershwin)的《藍色狂想曲》來聽。一直都有個心願,希望有一天拿著攝錄機,跑到紐約周圍拍攝一番,然後為這首樂曲配以畫面,因為打從直覺中,就認為《藍色狂想曲》就是為紐約度身訂造的。為何會想到這兒去啦?

**
歐洲聯賽冠軍杯的次階段安排,在周五正式出爐。巴塞隆那硬碰車路士、曼聯大戰AC米蘭等比賽、皇家馬德里對祖雲達斯及拜仁慕尼黑對阿仙奴這四場比賽,真的是星光熠熠!只是對於球迷來說,那時不知看哪一場才好--尤其是車路士及曼聯的比賽,都是在同一晚上進行,你說怎麼辦?

**
上次提及的那個Sennheiser PX250耳筒,蒙香港仔公爵兄介紹,到了銅鑼灣的香港原音店子看看,卻發現竟要過千元之譜,實在是買不起啦!看來,還是退而其求次,買PX100型號算了(說到底,都是用來聽iPod而已,不需那麼高級的聽筒!)。不過較早前到電腦商場,發現既要買一堆DVD光碟來錄電視,也想買一個可放手提電腦的背囊,又心動想買一個「M$」的無線鍵盤,真的是人欲無窮,但資源有限!袲是要向自已說:忍!

**
周六晚到友人家中看足球比賽,然後從西環乘小巴回家時,車上竟然播出William Hung唱的I Believe I can Fly,真的是Painful to our ears!還有,這位小巴司機的品味,真是差極了吧?

0 Responses to “周末的Le Petit Cahier”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