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行:第五天


Wotan (as Wanderer, left) and Mime (right), “Siegfried” Act 1 (Adelaide 2004)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九日 (星期五)

發現聽華格勒的歌劇,不但需要驚人的耐性,也需要驚人的體力。在早兩天看《萊恩河黃金》及《女武神》時,我一直擔心的肚子問題沒有出現,反而教人丟臉的,是我在兩次中途都出現「睡眠不足」的情形,所以期間曾經失去集中力而打瞌睡,簡直失禮死人。但是昨晚至今天一口氣睡了十多小時,到早上十一時多才睡醒,反而遇上一直以來都認為是比較悶人的《齊格菲》時,都顯得精神奕奕。

由於太晚起身的關係,所以沒有到比較遠的地方遊覽,而是到了在旅舍附近、非常著名的「中央市場」(Central Markets)遊覽。中央市場已有百多年歷史,而隔鄰也有一條有相當規模的唐人街,有不少中式食肆,在中央市場的另一端,沿街也有不少唐餐館,我覺得,以阿德萊德的規模而言,這裡的唐人街規模也不算小了。

唐人街的店子,粗略看來與外國其他城市的唐人街大同小異,都是中式餐館,雜貨店,書報社,有華人職員工作的旅行社,等等。不過在其中一間出售電影影碟的店子內,發現了《2046》的「國內版」影碟,真是比較耐人尋味...反而真正的中央市場卻頗有特色。例如水果店、芝士店、肉販店所出售的貨物都種類繁多,而且非常新鮮,市場還有一個舊書攤,擺放了不少以往的《國家地理雜誌》,而且只是一澳元一本,不過想買的雜誌太多,不能入貨太多,所以...還是不買算了。

逛罷整個市場,看錶發現還有不少時間可供「揮霍」,於是在咖啡館坐下,嘆咖啡之餘也順道看看阿德萊德市的報紙 The Advertiser。在報紙內發現有關《女武神》的評論,作者的意見也與本人的意見不謀而合:the performance is getting better and better!也看了一本澳洲出版的雜誌,當中一篇由早些兒在伊拉克被武裝分子綁架的記者所寫,記述他被綁經歷的文章,也是十分有趣。

說回歌劇本身。由於《萊恩河黃金》及《女武神》已給了我們不少驚喜,所以《齊格菲》在製作上的驚喜元素並不太多,我們也對導演將歌劇的背景搬到現代也見怪不怪。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製作單位用了兩名男高音輪演《齊格菲》及《諸神的黃昏》中的齊格菲一角,而在這晚飾演主角的Rideout,演起來十分有「氣」,霸氣也十足(他曾在世界各地飾演齊格菲這個角色)。他的造型也繼續此製作反傳統的風格,似是一名十多歲的「不良少年」多於一名野孩兒。不過相比之下,演Mime一角的演員,則顯得「不夠氣」,與樂隊角力時「相當蝕底」。而在《女武神》中獲得相當好評的Wotan,在今回的造型是一名「遊客」,與原著中「流浪者」(Wanderer)的要求頗有呼應,是高明的一著。

第二幕沒有「龍車」,以一隻「龍手」代替Fafner變身成為的巨龍。反而「林鳥」一角卻走到台上大放歌喉,而由每次出場都有Wotan帶領,隱約展現出Wotan眼看諸神逃不過「黃昏」,倒不如自已引領自已的孫兒齊格菲「完成使命」的味道。

不過Gasteen仍是全晚的焦點。即使Rideout全晚「搏命」演出,但是Gasteen飾演的布倫希爾德一出,齊格菲也即時淪為「配角」。不過兩人最後的二重唱仍是感染力驚人,令人──至少本人──心跳加速個不停!

但是話得說回來,雖然各演員的落力十足,但是相比兩晚前的《女武神》而言,這晚的演出是有點遜色,反而阿德萊德交響樂團在指揮Fisch的棒下,表現堪與外國的著名樂團媲美,尤其是第三幕中由齊格菲與Wotan決鬥後,到齊格菲勇救愛人前的間場音樂,可說是動感十足,而又不失甜美,為我帶來不少驚喜。

回到旅舍,發現一名來自雪梨的老太太,與我一樣也是這次《指環》的觀眾──終於發現在我下榻的地方,也有華格勒迷!


Coffee Break at Central Market

0 Responses to “澳洲行:第五天”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