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行:第三天


《女武神》第三幕的”Wunder Bar”(阿德萊德,二零零四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 (星期三)

昨日覺得《萊恩河黃金》的製作甚激,但今天看完《女武神》,雖然激的程度愈來愈「勁」,但感覺卻是漸入佳境。

先說一下今天的遊歷。由於昨晚睡得不好的關係,結果今晨起來的時候,已是早上差不多十一時──至於為何昨晚輾轉失眠,則始終沒有頭緒。由於太晚起身,於是決定今天的行程「隨心所欲」,走到哪裡就觀看哪裡(其實每次旅行何嘗不是如此?只是想不到要去的地方而已)。於是走到North Terrace,沿著北大街的建築物隨處看看。結果在南澳洲州立圖書館,一口氣看了幾個展覽:木球傳奇人物Sir Donald Bradman的私人收藏展覽(不是說笑:澳洲人真是當他「神咁拜」),一個有關澳洲歷史的展覽,等等。此外又到了圖書館看看當地的報紙,想不到館內的《南華早報》也頗新,是兩天前──即周一──的報紙。

跟著信步走到阿德萊德大學的校園,於是走到學生餐廳吃午飯。不過由於學期已經完結的關係,所以餐廳沒有太多人,空空蕩蕩的。解決了胃口需要後,走到隔壁的南澳美術館看看展覽,館內收藏了不少澳洲移民的作品,不過如馬蒂斯、畢卡索及安迪華荷等現代大師的作品也收藏了不少。館內也特闢了一個展覽館,展出與《指環》有關的物品,不錯不錯!

因為今晚的《女武神》在五時半開場的關係,我也要提早回到旅舍「沐浴更衣」,不過今天天氣實在太熱(據說有三十七度),決定將領帶留到在臨入場時才戴上(在大熱天於街上行走時戴領帶,簡直是自討苦吃)。一路走到節日劇院時,看見不少前往觀看《指環》的人穿西裝,打煲呔,難道他們不覺熱麼?

《女武神》第一場的兩大主角──Siegmund及 Sieglinde──的裝束,一如《萊恩河黃金》般現代得很。前者看來是一名背囊客,後者看來只穿了一件睡衣。這一幕的特別之處,是在前奏曲奏出時,沃坦出場將寶劍Notung插在樹中,為幕末Siegmund拔寶劍埋下伏線,不過原著中所謂的「樹」,在舞台中原來是一個水池。至於場景描述中所指的小屋,則是由台下冒起的十多枝鐵矛圍成,凸顯了Siegmund被圍的感覺。至於Hunding本人,導演則將他塑造成一名黑幫首領,更見冷酷無情。

主演Siegmund及 Sieglinde的兩名演員,唱功都非常了得,尤其是Siegmund高呼「Walse! Walse!」 的一刻,可說是震撼力十足,而Sieglinde也散發極強的感染力。不過稍嫌不足的,是幕末兩兄妹相認後,代表激情的音樂愈來愈「激」,但兩人卻沒有擁抱,而是將雜物掉進池中(!),真是有點反高潮呢。

第二幕開場時,全場觀眾都大為吃驚──因為英靈殿在這裡,已成為一個堆滿女武神全身塑像,未來感十足的舞台,著實教不少人嚇了一跳。而飾演布倫希爾德的女主角Lisa Gasteen(左圖)更是先聲奪人,她出場的時的「女武神叫喊」,力量音準俱備,令我感到相當滿意呢,而飾演沃坦的演員,表演也脫胎換骨,在被妻子「說明利害」,最後被迫要下令殺死自已的骨肉Siegmund時,那種悲情,那種心情矛盾的感受,相信全場觀眾也感受得到!

第三幕堪稱是《女武神》製作史中,其中一個最顛覆的製作。原文形容這幕戲在荒山上舉行,不過在這個製作中,劇情發生的地方,竟是一個叫Wunder Bar的酒吧!!!而八名女武神的打扮,堪稱「Punk味」十足,簡直將全場觀眾「殺」個措手不及(事實上觀眾也很受落,紛紛鼓掌歡呼)!對我而言,雖然製作絕非正統,震驚程度十足,但是有這樣的聯想力及膽量,真是教我眼界大開呢!不過對於沃坦而言,生了這八個崩味十足的女武神,相當是十分不好受了吧?尤其是女兒們圍著他求情,要她放過布倫希爾德時,沃坦也為之「頂唔順」,要以雙手掩耳的「小動作」,可說是十分惹笑。

幕中沃坦及布倫希爾德兩人的對唱,則是非常有感情,很「入肉」,以我最常用的用語,是「很對調」!而最後沃坦召來火神Loge,以火圈圍繞熟睡了的布倫希爾德,處理手法更是一絕:沃坦圍著布倫希爾德走,所到之處冒起小小的火炬,到最後舞台漸漸升起,火炬也愈來愈大,很有視覺效果呢。(後來翻查資料,原來負責火焰效果的,是負責二千年雪梨奧運,及本年雅典奧運聖火火把及聖火台的澳洲公司的傑作)我與在場所有觀眾都對這個表演十分滿意,更全場一起站立歡呼鼓掌!

坐我兩旁的女士都與我一致認同,現在《指環》演了一半,有愈來愈好之勢(It’s getting better and better!),希望周五的《齊格菲》,會將這好感延續下去!

0 Responses to “澳洲行:第三天”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