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歲生日的隨想

在比利.懷爾德(Billy Wilder)的電影《熱情如火》(Some Like It Hot)--一部我很喜歡的電影--中,飾演「糖糖」(Sugar Kane Kowalczyk)的瑪麗蓮夢露,在火車上向扮成女人「約瑟芬」的東尼寇蒂斯表示,她快要二十五歲了,並有以下的對話:

糖糖:「二十五歲,那就是一個世紀的四分一,那會令一個女子思考啊。」
約瑟芬:「思考甚麼?」
糖糖:「將來啊。」

一直以來,都以為「四分一世紀」這個大限,對我而言是個很遙遠的事情,但是今天(二十六日)終於踏進二十五歲的大關,二十歲起的十年青年歲月,轉眼間已經過去一半。

今天到了九龍塘的又一城一趟,然後特地乘火車,經過紅磡的前火車總站,前往尖東的新火車終點站。想起五年前--也就是我二十歲、在大學讀二年級的時候--又一城是我經常去的地方,一來不是中學友人都是在附近的城大讀書,會有時約他們吃午飯敘舊;二來又一城也是我與大學同學--包括當時的女友--逛街及為功課討論的地方。至於紅磡火車總站,則是我每天來往大學的必經之地,因為我大學三年都沒有宿舍全,迫使我每天都要先乘巴士到火車站,再轉火車到大學上班。在今天的行程中,忽然發覺兩個地方都變了不少,首先是又一城不少商店已經變了--對我來說,僅有馬莎、香港唱片及葉壹台沒有變,跟著是發現火車再也沒有「紅磡終點站」。頓時驚覺,不單是地方變了,連我自已在這五年來也變了不少。

我一直不敢翻看大學時拍下的照片,反而只看文字的記載--如當時的電郵等。可能是文字提供了自欺欺人的機會--不但那時我的頭髮非常濃密,而現在則不然;而且看著那些相,就會不斷想起大學歲月的種種,有時發現那時的我實在太不成熟,會有「為何那時會這麼差」之嘆。有時發現,人生是一個不斷發現自已「非常憨居」的過程--今天發現五年前的我十分憨居,五年後的今天,也會發現今天的自已也是憨居得很。這或者會適用於所有人罷?

有時夜裡睡不著,會想想這些年來一個又一個的重要決定及事件。有時是當年決定不讀法律而是新聞,若然情況相反時,今天會是怎麼樣?有時是當年被女友「撇」,我採取的解決方法,是不是對自已太殘酷?有時是我還應不應留在現在的公司工作?有時是下一個重要的決定,會是甚麼?有時會自問:我是不是已落後於人?但是前事已矣,想太多也是徒然.倒不如學學糖糖般,想想將來應該做甚麼?

曾對自已承諾,要在三十歲之前,再入大學讀碩士學位,是時候開始計畫一下了。

3 Responses to “二十五歲生日的隨想”


  • Maturity is an ongoing process.

    At 39, I realized that I spent my 20’s learning, experiencing, and exploring. I did everything that I wanted to do as a single man. There are too many things you can’t do when you have family and kids, so now is the time to do it.

    The real milestone is when you get married.

  • 版主,生日快樂。

    又,凈講商店,當然變化大,但係食店戲院冰場,都仲係度,所以
    個變動無你稔到0甘大咯。~~~

    — 大你五年,住係九龍塘的收買佬

  • using Internet Explorer Internet Explorer 7.0 on Windows Windows Vista

    Smile when seeing this entry.

    Dare not to face the true when entering age 25.

    great expectation when I am a child of my adulthood, 25 comes too soon.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