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打三則

其一.星展銀行保險箱事件

寫此文時,正是星展銀行一眾高層召開記者會,宣布對受影響保險箱租戶的賠償安排。根據安排,客戶除可獲得五萬港元的特惠賠償外,也可獲得十萬元的定額保險,但獲得十五萬元的條件,就是不得再向銀行追究責任,也即是說銀行以每人十五萬港元的價格「買斷」追訴權。姑勿論賠償額是否公道合理(星展估計,要為這次事件賠償一千二百萬港元),我覺得銀行方面肯這樣做已經「算係咁」,不過也在看電視的吾母卻說:「唔係嘛,得雞碎咁多!?」(原來她也存放了不少貴重東西於保險箱內)

古龍曾說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反之亦然。這次事件真的印證了他的說法。不過我也發現,受影響的用戶,真的存放了不少貴重的東西--邊個話香港人冇錢?除了此事件之外,平日見諸報章的街頭「祈福黨」、「買藥黨」騙案,不少受害人都可以一時間,從銀行戶口內提走數以十萬計的錢款,真的十分嚇人呢。香港人,有時真的可以用不可思議這四個字來形容。

其二.長毛議員宣誓

「長毛」梁國雄昨日入棄高等法院,就立法會因他擬修改議員誓詞,而不肯為他監誓一事申請司法覆核,結果法院今午不予受理。法官夏正民說,誓詞是有法例規定,除非立法會修改,否則議員要按既定誓詞宣誓。正當我們以為「The Honourable Mr. Leung Kwok-Hung」會義無反顧,在下午的宣誓議式中繼續以自己的版本宣誓時,他卻突然「遵守秩序」,用回原來的誓詞版本,只是在宣誓前後高叫「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反對官商勾結」的口號,然後在又以中英文高叫「人民萬歲,民主萬歲,權力歸於人民,普選特首及立法會,權力歸於人民」的口號。這可說是一種妥協罷?

長毛誓詞的爭議,自九一二當晚已成為惹人注目的議題。梁國雄在點票期間曾說,為不辜負選民期望,他會「重新」考慮是否宣誓擁護基本法的問題。結果高調地與當局周旋大半月後,終於也向其作某程度上的「屈服」,但已教人不得不向他的手段刮目相看!林行止在九月十四日的《信報》中寫道:「筆者要指出的是,梁氏這種擅變善辯的作風,確是當政客的材料,他把可能違背對選民的承諾,扭曲為『遷就』選民而不得不爾,便盡顯政客翻雲覆雨的本色。他不可能不知道許多投他一票的選民,正是被他這項大義凜然的承諾所打動。他能夠於當選後義無反顧地『即時轉軚』,似為日後在若干事項上令其『擁躉』失望的先兆。」(林行止:雙方各盡全力 結果均屬慘勝,信報「林行止專欄」)後事如何,仍有待我們「放長雙眼」看。

以往長毛在立法會中叫囂,次次都被當主席的范太大聲說:「警衛,趕佢出去!」現在長毛貴為「尊貴的議員」,不知日後在議事堂中撒野,再當主席的范太如何是好?不如向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學習:「你今天不許再回來!」

其三.切尼對愛德華茲的辯論

又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辯論(全文可見於此)。事發美國傳媒均稱,兩人也是打成平手,沒有明顯的優勝者,不過有在辯論後即時進行的調查發現,認為切尼表現較好的人比認為愛德華茲較好的人為多,但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的報道則說,有六成二人認為愛德華茲較佳。誰說政治不是一場「秀」?總之,就是十分期待數天後的布殊對克里的第二回會辯論!

2 Responses to “短打三則”


  • 香港近日多鬧戲,今日老董記招開不成,又另一首創。

  • 我倒想看看梁國雄除了高叫「平反六四、還政於民」
    除了在宣誓前大聲叫喊
    宣誓時故意斷斷續續之外
    有甚麼把戲好玩?
    ada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