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理雅:岌岌可危?

英國工黨年會,昨日在南部海濱城市布萊頓舉行。一般人預期,由於工黨將在明年年中宣布舉行大選,所以這次年會被視為大選前工黨最後一次年會。不過對於英國首相兼工黨領袖貝理雅而言,這次大會絕不好過:周日英國三份報章發表的民意調查都顯示,工黨的支持度已落後於反對黨保守黨及自由民主黨。

例如梅鐸系的《世界新聞報》(New of the World)的民調,顯示支持度最多者,依次為保守黨(32%)、自由民主黨(29%)及工黨(28%);《星期日獨立報》(Independent on Sunday)的民調則較佳,依次為工黨(32%)、保守黨(30%)及自由民主黨(27%);最後《觀察家報》(The Observer)的民調是保守黨(33%)、工黨(32%)及自由民主黨(25%)。

當然民調總有誤差,樂觀點看,我們可以說若現時舉行大選的話,選舉結果將是一個「難以斷言」(Too close to call)的局面;但悲觀點看,工黨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大選中的「大獲全勝」(landslide)優勢將會一舉扭轉,將過去執政七年的江山,拱手讓予保守黨及自由民主黨--尤其是後者近年表現愈來愈佳,很可能打破英國政壇傳統的兩黨(保守黨及工黨)鼎立局面。英國工黨主席表示,工黨可成為「首個可管治一整代英國人的政黨」(”We can be the first Labour Party to govern for a generation.”)之話,恐怕成真的機會不大。

對貝理雅而言,當前最大的問題仍是伊拉克的爛攤子。不但黨內有不少成員反對英國跟隨美國攻打伊拉克,黨外的反對聲音更大,加上英國人質比格利(Kenneth Bigley)生死未卜,貝理雅更被指摘對事件「麻目不仁」,縱使工黨如何宣傳在他們的帶領下,英國經濟如何欣欣向榮(相對歐元區而言,英國的經濟可謂表現突出,一枝獨秀),恐怕在伊拉克局勢出現突破前,伊拉克問題相信仍是英國的政治主導議題。

面對黨內外壓力的貝理雅,可以說是面對兩難的局面,一方面他不能表現軟弱,貿然撤走英軍駐伊部隊,或向肆虐伊拉克境內的恐怖分子讓步;另一方面,若他堅持當前的伊拉克政策,恐怕他的聲望將繼續江河日下,在明年大選中將執政權丟失。他在周日接受英國廣播公司訪問時,承認他在伊拉克政策上有失誤,又對《觀察家報》表示,現時伊拉克情況,就像二戰時英國的黑暗日子般(右圖),可能是他現時只可能說的。

除了伊拉克問題外,黨內的鬥爭也困擾貝理雅。英國政界一直流傳這樣的說法:貝理雅與出任財相的白高敦(Gordon Brown)有一秘密協議,就是貝理雅會在第三任首相任內,將英揆之位讓於白高敦,以回報對方當年支持貝理雅成為工黨黨魁。作為英國財政政策的設計師,白高敦的表現可謂突出,然而近日卻有不少報道、書籍,指出貝理雅及白高敦之間的不和正在加劇,而今天的《每日郵報》(左圖)更稱,兩人的關係已經「決裂」,《金融時報》及《每日電訊報》也稱,白高敦正向貝理雅「逼宮」,要求在明年大選「擔任領導地方」,似有將貝理雅排擠到二線之勢。毋論如何,在明年大選前的關鍵時刻,工黨內部出現分裂,搞不好是「棺材的最後一口釘」!

貝理雅有甚麼好報喜的?我實在想不出有甚麼。但是一旦工黨失勢,英國政治又將是何等景象?過去七年工黨的一帆風順,除了工黨的執政得宜外,也多得對手保守黨的不濟。由夏偉林(William Hague)、史密斯(Ian Duncan Smith)以至現時保守黨領袖夏偉明(Michael Howard),都不是獨當一面,能帶領英國在國際舞台上前進的政治人物,至於自由民主黨領袖肯尼迪(Charles Kennedy),雖然近年帶領自由民主黨節節上升,但是按現時的情況來看,該黨頂多只能成為與「陛下忠誠的反對黨」平起平坐的第三黨,但同時成為令未能成為多數政政黨(或微弱多數執政黨)的關鍵聯盟,其取向可能對英國政治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在去年主導攻伊的四國領袖--美國的布殊、英國的貝理雅、澳洲的霍華德及西班牙的阿斯納爾--均已或將面對選民的「審判」。其中阿斯納爾已經出局,霍華德及布殊也將在兩個月內面對大選,相比之下,貝雅雅仍有不少空間,可為伊拉克問題為工黨帶來的傷口做彌補工作。霍華德及布殊的選情,某程度上顯示選民對反恐政策的取向,在現時全球「寧錯莫缺」的反恐思維下,兩人都可能獲勝,但只可以說是慘勝。這結果,將對英國明年的大選有啟示。

3 Responses to “貝理雅:岌岌可危?”


  • 周兄你個blog好正,內容合晒我胃口,多謝連結,敢問周兄我可唔可
    以link番你呢?

    — 收買佬

  • 沒問題!請隨便!

  • Did you hear that ?

    Ken Bigley: “Tony Blair, I am begging you for my life, I am begging you for my life.

    Dressed in an orange jumpsuit to mimic those worn by terror suspects held in the American prison camp, the civil engineer said: “Tony Blair is lying … My life is cheap. He doesn’t care about me.”

    The Briton then added: “Tony Blair, I am begging you for my life, I am begging you for my life. Have some compassion please.

    “My captors do not want to kill me. They could have killed [me] a week, two, three weeks ago, whatever. All they want is their sisters out of prison.”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