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多言變成無言

自小都是一個愛說話的人。小學時的學生手冊,不時都有老師寫上「經常在上課時談話」,或「Talkative but too much」之類的「投訴」,這個習慣,到了中學以至大學,甚至現在上班時也沒有改變。因為,我實在太怕有「死空氣」--Dead Air是也。

不過近來發現自已逐漸變得沉默起來。在八月與大學同學聚會時,發現自已話竟然少得可憐,也沒有找同學談天說地--「吹水」的較典雅說法--的意欲。當然,會場有不少同學,當中更是我大學三年間,吐苦水、談心事、胡扯一番的好「戰友」。但是不知怎的,突然發覺自已很抽離似的,一來不想突然插進其他同學形成的小圈子(很像是強闖,有點突兀),二來--也是最重要的原因--發現自已沒有甚麼共通、特別、能引起別人興趣的話題。談興趣?我的興趣準教人悶死。談自已?有誰會對自已枯燥乏味的生活有興趣?談工作?哎,我的工作算是冷門,而同學們都打跑政治線的,極端點來說,真的有時會「話不投機半句多」!結果,我發現自已沉默起來,或者,出來做事以來,發現每天面對極多無聊事,也開始發現自已也說得太多「廢話」,還是盡量少說話最好。但是,不少人都說,不說話的我太板著臉,太惡。總之就是沒辦法。

相對一眾同學來說,我沒有急才,也沒有與其他人的「一撻即著」,類似「心靈相通」--就像是村上春樹在《舞舞舞》中,主角「我」與他的明星同學五反田對話的情況--的能力,當然,我的性格愈來愈內向也是原因之一。這是不是自已的問題?有時想想,自已話一出口,只有「尖酸刻薄」這四個字,最能形容我說話的風格,但偏偏這最最易得罪人的方式...也有可能是我性格不太適合大夥兒一起共樂,而是最喜小貓三四隻式的談話。也有可能正如同學所言,我在文字的表現能力已經比說話更強。

怎樣也好,想知道我多一點的人,最好多看看這裡。最好,也留下半言隻字,好讓我知道你們來過。

0 Responses to “從多言變成無言”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