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漫談


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的首五小節(取自美國印地安那大學Variations電子音樂計畫網站)

布拉姆斯一生只寫了四首交響曲,我最喜歡的是第一及第四交響曲,但若要我兩者擇一,我會選第四交響曲。它特別的地方,在於它不但滲出布拉姆斯音樂中絲絲的苦澀味外,第一樂章也摻進大量的悲涼味道--這是在其他作曲家的作品中,是難以找到的。尤其是第一樂章開首的主題,若有指揮家「撚盡」其對比的話,那種感人的力量,實在令人難以形容。芸芸錄音之中,我最喜歡的是卡洛斯.克萊伯在八四年指揮維也納愛樂樂團的錄音,因為他的演譯太有個性,加入了大量的情感,不同於其他指揮家只是「照本宣科」。

有時聽這首音樂,就會想起元代馬致遠最著名的作品,《天淨沙.秋思》:

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樂曲開首的主題是以兩個為一組的音符,與這首作品中以兩字為一組的意境,何其吻合!再加上曲中所描寫的意境,又與樂曲的悲涼互相呼應,這兩個創作,真的是十分相似!

1 Response to “音樂漫談”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