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周休

難道的周五周休,得完成手頭上未做的事,然後悠閒渡過餘下的時間。不過,要迫切完成的事並非太多。

由於周四晚放工回家後,掛著追讀前數天買下的《最後的貴族》,結果要到早上五時多才肯掩卷入睡,最後起身時已是下午一點。在準備外出午膳時(吾家有中午不開灶的習慣),打電話到電訊盈科的顧客服務中心,追問為何過了三天,對方仍未與我聯絡,安排上門安裝Now寬頻電視的事。豈料對方告知,他們的同事根本沒有「返單」,也即是說,從未接過我本人申請服務的要求!真是的!結果安排了下周二的中午時分上門安裝,總算是有個了結。

吃過中午,坐地鐵到了深水埗的鴨寮街,為我一對無線影像傳送器,買兩個真正安全的變壓器「火牛」。這對傳送器由於是中國製造,買下時連帶的火牛的插腳,是大陸式的兩扁平腳,與本港所用的英式三腳不同。早些兒使用他時,用以連接電源及火牛的轉接器,竟然「啪」一聲的「小型爆炸」,只是幸好沒釀成巨禍,也迫使我要買一個質量優良的火牛,以免真的發生事故。由於我對鴨寮街的電器店早已老熟,很快就完成了任務,兩個火牛共花了八十元,也比我想像中較便宜。

到了鴨寮街,豈有不到黃金電腦商場之理?到了商場,發現沒有甚麼新產品值得留意,但發現Sony So-net推銷同事,於是為弟弟安排了新的寬頻服務--無他,由於本人使用Now寬頻電視在即,而此會佔有現時我所用的寬頻服務的不少頻寬.加上弟弟既要玩網上遊戲,又要忙於下載電影及歌曲,多達六Mb的頻寬也一定不敷應用。結果還是「分家」,各擁有一條寬頻算了。最後與Sony簽了一年約,每月付約一百八十元。嘿,寬頻現時的價錢,與我四年前初用時實在便宜不少!記得當時每月要付三百大元,速度只有1.5Mb,而且每月只有一百小時可用,超時自付!

然後再過海回到灣仔買雜誌(Wired及FourFourTwo),只見出站時人頭湧湧,原來灣仔會展正舉行漫畫展。以前我也瘋狂追買漫畫,只是到了現在,發現真正的好漫畫實在太少,一直追看的漫畫,又已追上了日本的出版進度,加上作者們喜歡慢工出細貨,弄得我要好幾個月,才會買一本漫畫呢。之後步行到銅鑼灣,原擬與一名中學同學飲下午茶吹水一番,但是對方仍在學校內忙個不停,結果吹水之事吹不成,也只有回家了。

今晚家中有客人來訪,晚飯甚樂。飯後收拾房內「殘局」,發現實在太多早應扔掉,但不知為何沒丟掉的東西(氣死),又要將資料歸檔整理,就這樣,一個晚上就過去了。幸好,還有時間多讀《最後的貴族》一章,不過此時實在愈讀愈悲涼,章詒和筆下的老一輩,個個都有雄心壯志,但個個都被共產黨騙了,成為了反右運動的犧牲者,那種壯志未酬,那種無奈,那種悲憤的感情,全都躍然紙上。不記得是誰說,「他死了,他還活著」,幸好,記憶與知識,是如何也抹不掉的,書中的人,也全都活著。

0 Responses to “周五周休”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