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似水年華--拐杖

大家可別誤會,我不是說法國作家普魯斯特的「大」作《追憶似水年華》(In Search of Lost Time),這麼大堆頭的製作,我簡直沒有膽量去看,情況就如喬伊斯的《尤利西斯》般--雖則家中倒有一全套《尤利西斯》。

入正題:近日大雨頻仍,出街或上班時,總得要帶一把雨傘。雖然「縮骨遮」好用及方便,但我最喜歡的還是一本直骨雨傘,因為可以在行路時「答」「答」地敲打地上,很有趣,也很有英國紳士用「士的」的味道。不過我拿雨傘的姿勢有點奇怪,通常是用右手拿,將傘頭向前放的一刻,一定會和右腳同時向前伸。這個習慣,完全而我中六時一次受傷經驗有關。

話說當我讀中六時,有一次體育堂的自由活動時間是踢足球(因為我是籃球及排球白痴)。雖然名義上是叫「足球」,但實際上踢的是俗稱「西瓜波」的塑膠足球,因為操場的面積太小,加上附近校內建築物的與操場的距離極近,所以用真的足球,很容易會擊碎玻璃。在球賽中,對方隊伍一次攻門不成,出了底線,我於是上前拾回皮球,但由於本人對球技太有自信,於是希望以「踩後腿」的方式,用腳跟將足球倒後踢回給龍門,但此時...出事了!我竟然「踩波車」,整個人的重量全壓在圓型的球體上,然後就是葫蘆倒地,而且右腳「拗柴」,痛得大叫!

這次一倒,可不得了。由於我的右腳有「每年一拗」的光榮傳統,此時重重拗柴,受傷程度簡直嚴重得不得了。送入急症室(幸好,鄧肇堅醫院與敝中學僅一馬路之隔,非常近),照了x光片,吃了數天藥,也完全沒有起色,於是求救於中醫,還得問一名女同學借來一枝木製的拐杖,以讓我可以「步行」回校考年終試。說起來實在有趣,這支拐杖在那幾年在同學間經歷多次轉手,只要有同學拗柴的話,那就拐杖就順理成章地,從先前那位拗柴同學手上,轉至「新病患」手中。話扯遠了,在一九九七年的六月,我每天都是拄著拐杖上學、考試,然後到銅鑼灣一間中醫診所,又敷藥,又用電流治療傷處(那名中醫師看過場我的x光片,也驚嘆受傷程度的嚴重),於是當年的診斷開支十分高昂之餘,更令人激氣的,是我和母親都不記得將診所claim保險,事後兩人頻呼不值!哈...

就是因為這般,自此之後,拿起直骨雨傘來,就不其然像那年六月般,用右手拿雨傘,撐起右身的重量走路。不過最大的心願,都是不要像那次般嚴重受傷了,至少,出事的話也要記得索回保險費!

0 Responses to “追憶似水年華--拐杖”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