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一個故事(一)

昨晚寫到資訊時代資訊過多,不得不學習拒絕部分資訊。想不到臨睡前讀錢其琛的《外交十記》中,附錄有關他在北大國際關係學院的演講中,也有類似的描述:「如果說過去信息匱乏,沒有辦法進行研究;現在則是信息爆炸,材料非常多。這就要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表及裡,抓住要害。」(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頁三七六)說得何其準確!

今天在公司附近的唱片店,買了張學友的《雪狼湖》音樂劇的雙CD。記得找了這唱片很久,也覓盡網上的下載點,總是找不到唱片的歌曲,遑論唱片本身,現在卻發現唱片店進行大減價,兩張唱片也是一百大元,也可算是一個Bargain。我看過這齣音樂劇一次,只記得買的是最便宜的一百元學生票,但位置竟是樂隊旁的山頂位,與紅館舞台前緣恰好是一百八十度直線,加上位置太高,看也看不到演員,只能靠一對耳朵聽歌。

劇中有好幾首歌是很喜歡的。例如「愛是永恆」(本人在卡啦ok的「飲歌」)、「怎麼捨得你」、「等了又等」、「原來只要為你活一天」。當中最有印象的是「等了又等」,但印象的起源並不是音樂劇本身,而是一場球賽:

話說二00二年世界杯中,英格蘭對阿根廷的世紀大戰中,我去了中學女同學兼好朋友Y.H.家中,與一眾波迷觀戰。那時氣氛本已熱烈,加上英格蘭以一比零力克對手,一眾英格蘭擁躉更是樂不可支!球賽既畢,大家意猶未盡,決定先去吃一餐豐富的晚飯「慶祝」,然後再到卡啦OK唱歌「直落」。於是,與Y.H.及兩名中學老死,到了銅鑼灣一間卡啦OK唱歌去。

記得唱到大概凌晨四時多時,Y.H.挑了「等了又等」來唱,在場者都知道,這是一首難度極高的歌曲,而原唱者陳潔儀的演譯,更是一絕。大家也很明白,Y.H.也是一名「唱得」之人,絕對有能力挑戰這首歌曲。但是千料萬料,想不到她將全副感情投進歌內,唱呀唱,竟然哭了起來...我此時才赫然想起,唉,她早些兒發現相交三年多四年多的男朋友「撇」了她,而她偏偏是死心眼那類人,更為此經歷一段「感情失控」的日子,大家更曾一度擔心她會做出傻事來...此時,大家都沉默了,不敢亂說話...

「等了又等」的歌詞,是這樣的:

但願栽花可以忘掉傷感 季節變遷了 始終不改我心
但願你未在人生中消失 抹掉眼淚為你再等
時日秒秒細緻像塵 仍為你記錄了在何年何月與日
曾是愛過便叫人興奮 縱讓折磨的心 等了又等
愛著你 掛念你 渴望你前來和我接近
花也哭 花亦笑 似在說 無望也不要緊
我願意 有日會 一覺甦醒這夢會變真
你若有日回來 重生多可愛 盼為我 親這心 深深去吻
但願花朵可以陪伴一生 季節變遷裡 細數天天變更
動物 作伴未能開解痴心 暗地裡又為你再等

有時,我在夜深時聽著這一首歌,都會不期然想起那晚的情景。「一覺甦醒這夢會變真」,正好說中她的心境。

一首歌一個故事,原來是真的。

0 Responses to “一首歌一個故事(一)”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



%d bloggers like this: